第二十七章老狐狸小狐狸

更新时间:2015-11-06 11:02:59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16

“大胆林凡,你徇私舞弊该当何罪!”

  轰——

  刚走下奔驰,一声浑厚有力的嘶吼如天雷般滚滚而来,其音铿锵让林凡耳鼓镇痛,若不是林凡前世三十年如一日修炼内家拳强身健体的话,恐怕光是这一声怒吼即便不会让林凡变成聋子,躺在床上三五个月却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了。

  “易青云!”林凡傲然抬头,腹部如蛤蟆般鼓荡,声音凝结成线径直向前,清晰的灌注到了迎面而来的老道耳中。

  吼——

  这声音在旁人听来平淡至极,落在易青云的耳中却宛若虎啸山林百兽臣服,措手不及之下脚下一滑,众目睽睽下从大殿石梯上如西瓜般滚落下,恰好双膝半跪在林凡面前。

  “易前辈亲自出来迎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何必如此大礼,快快请起。”

  “黄毛竖子,老夫和你拼了,啊——”

  玄门战斗多以杀阵堪舆为主,易青云在蜀地玄门威望颇高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当下捡起一块石头怪叫着往林凡的头上砸去。

  这惊人的变故看的众人目瞪口呆,易小天眼睛一亮兴奋不已,心中疯狂的呐喊着,祈祷上天帮忙让林凡的脑袋被开瓢。

  不过让众人愕然都是,面对易青云如狂风骤雨般的人身攻击林凡却无动于衷,站在原地一脸淡然仿佛易青云即将砸中的不是自己脑袋似的。

  林凡一来散人联盟就被易青云用道家气功“天雷吼”来了个下马威,而后易青云失足倒地反而要用石头砸林凡,这一幕让在场很多人感觉易青云堂堂前辈居然对一个小辈下手很是不耻,却无人愿意招惹麻烦上前相救。

  “住手!”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伴随着一声苍老浑厚的声音,易青云忽然一颤,手中的石头仿佛被一种无形力量牵制般戛然落地。

  一个拄着拐杖穿着汉服的干瘦老头从大殿中走了出来,苍老的眸子中精芒四射,即便是相隔很远,林凡依旧感觉到了老头强大的气场。

  “此人头顶红光杀戮滔天,他手中的人命恐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莫非他是执法堂的高层?”林凡心中一动暗暗惊讶。

  “马长老,这小子以狮子吼气灌我耳,让我仓促间心神失守险些中招,还请你以执法堂的名义将他打入地牢。”易青云理了理道冠走了过去,一脸义愤填膺。

  “我在家中先是被人恶言相向强行掳到此地,又险些被易青云这为老不尊的鼠辈用真言震的耳聋,如今这老东西居然还陷害我会上门佛门狮子吼,诸位评评理,这究竟是谁对谁错?”林凡装出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指着易青云怒声喝道。

  “狮子吼乃是佛门不传之秘,需有天赋者从小开始淬炼五脏,穷二十年之功方才小成,想要以气灌耳又瞒过咱们的感觉至少要三十年之功,这小子才多大啊?”

  “易青云和林纯阳两虎相争也就罢了,欺负一个小辈算什么本事?”

  能站在这里的人大都是散人联盟中颇有权势之人,他们论起身份地位并不在易青云之下,说起话来自然也没有什么顾忌,眼见众人大都对林凡投以怜悯同情的目光,易青云一脸憋屈,忽然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师傅,这小子一派胡言,我和几名弟兄被林凡打的鼻青脸肿,明明是他欺负我,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见林凡一脸“无辜”的样子易小天也看不下去了,跳出来怒吼道。

  “笑话,就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我能一个人打五六个人混社会的大汉?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是咱们散人联盟的地盘,马长老都没有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了?”林凡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你……”易小天憋红了脸,心中的郁闷无复再加,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找不出反驳林凡的理由。

  “伶牙俐齿颠倒黑白,林纯阳那老东西莫非就是这样教徒弟的不成?”

  “够了!”

  眼见易青云情绪失控说话越来越离谱,马长老拐杖点地怒声喝道:“老夫这一次是为执法而来,而不是听你们吵吵闹闹的。”

  马长老这话让林凡心中一沉,这话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却让林凡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

  果不其然,听了马长老的话后易青云彻底平静下来,望向林凡的目光一片冰冷:“林凡,你身为我散人联盟的一员却擅自利用风水相术布阵祸害世人,你该当何罪?”

  “你不是执法堂的人凭什么质问于我,你身为我散人联盟一员却让易小天这样的外人插手联盟事宜,你又该当何罪?”林凡不屑一笑,毫不客气的回敬过去。

  “你……”易青云勃然大怒,显然没想到自己那个不善言辞有点木讷的老对头林纯阳居然能够交出林凡这样善于诡辩的弟子,一时间居然想不到该如何反驳。

  “林凡,无论怎样你布置阵就是不对,按照联盟的规矩你必须关两个月紧闭。”想不到反驳理由易青云索性揣着明白装糊涂,再次将话题引到了林凡身上。

  “原来这老小子是想让我没法上大学。”

  如果林凡真被关两个月紧闭的话,那么白卷赌即便是赢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大明国的学子在接到大学通知书后必须在一个月内前往学校报备,否则将视为自动放弃学业,等林凡两月后出来黄花菜都凉了,易青云之心不可谓不毒。

  “林凡,关于易庙祝的话你可有话说?”马长老目光刀锋般刺向林凡,似乎想要用眼神看穿林凡心中所想。

  林凡师傅林纯阳和易青云都是庙祝,所不同都是林纯阳是青松镇城隍庙的庙祝,而易青云却是青松郡城隍庙的庙祝,一镇一郡差距巨大,二者在散人联盟中的地位差距自然显著。

  “和我玩心理战?你真当我前世三十年打坐吐纳淬炼的道心是泥巴捏的不成?”林凡心中冷笑,已经明白马长老会偏袒易家师徒,但他又不敢在众目睽睽下作的太明显,所以试图让自己不打自招。

  只是这算盘打的倒是不错,可他们却做梦都线不到林凡这个十八岁的身躯里面隐藏着一颗老辣程度丝毫不逊色他们的灵魂,这一招对别人或许有用,可对林凡来说却只是一个笑话。

  “易庙祝你说我以桃花迷魂阵祸害世人,那我敢问你此阵的功效是什么?”

  “自然是增强人的桃花运,不过桃花过旺便是桃花劫,此劫凶险莫测危害不逊色于杀阵,你这不是祸害世人又是什么?”

  “说的好,不愧是我玄门前辈,但我请问你一句,蜀地之中能以阵法摆出桃花煞的又有几位?他们最年轻的又是几岁?”

  “这……”

  易青云闻言一呆,一旁众人也窃窃私语起来,桃花阵法是很简单没错,可想要让人桃花运转为桃花煞却很难,在场很多庙祝自问自己都摆不出如此多大阵,林凡一个十多岁的小辈又如何能摆的出来?

  “即便如此,可你不经过联盟授权私自在外布阵谋利也犯了禁忌,这一点你又从何解释?”易青云眼珠子一转,直接转移了话题。

  按照规矩来说,散人联盟麾下的成员都必须提前报备,并将自己所得收入分一成给联盟,当然联盟也不会白拿这笔钱,这笔钱会转换为贡献度储存在成员的令牌中,贡献度能够购买很多外界买不到的好东西,乃是一种双赢互惠互利的事情。

  也有一些风水相师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在第一时间到散人联盟报备,也有一些风水相师贪图凡尘荣华不愿意上缴一成收入,对于这些事情平日里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较真,但一旦有人较真那执法堂的人还是要管的。

  对于易青云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来欺负一个刚加入联盟啥也不懂的小辈,众人虽然心中不耻却也变得好奇起来,想要看看林凡究竟如何化解这次危机。

  “这一点更是可笑之极,我的桃花迷魂阵是在前往大青山之前布下的,这只不过是我自己用来增强自己桃花运泡妞玩的,莫非易庙祝你是不爽我抢走了你的女人想要报复我不成?”

  “放屁,老夫就算要玩女人那也是三十岁以上的少妇,又怎么看上那些十多岁发育不全的小丫头。”

  哗——

  易青云这话一出众人哗然,易小天难过的将头转了过去,暗道自己师傅平日里人老成奸那么滑溜的一个人,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下说出这种龌蹉话呢,丢人呐,幸亏他还算没糊涂到家将自己和他双飞大战的勾当给说出来。

  “行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散人联盟虽然执法如山,但却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一切以证据说话。”

  马长老话音刚落,一名执法弟子捧着文件走了过来,里面详细记载了林凡高考前一段时间的活动,文件用红字标注出了大青山之行的时间,这时间明显在林凡正式入盟之前,换句话说,林凡无罪。

  “就算你这件事你能糊弄过去那又如何,马长老,老夫要举报林凡高考作弊!”就当一场闹剧即将化为无形的时候,易青云阴测测一笑,说出了让林凡色变的话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