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棋差一招

更新时间:2015-11-06 11:03:2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69

林凡和易小天白卷赌的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是秘辛,可对于蜀地散人联盟的成员来说却不算什么。

  蜀地学子中已经有近十年无人白卷赌,所以林凡和易小天二人因为白卷赌小小的火了一把,如果林凡真被定性为高考作弊了,那他在玄门的名声就臭了,就算林纯阳日后出来补救也没多大意义。

  “你说我高考作弊?你有何证据?”林凡暗道自己高考虽然耍了一些手段却并没有违规,说起来来自然中气十足毫不畏惧。

  “按照我联盟规矩,白卷赌只能在高考前一天布置风水阵更改气运,可你却在高考当天布阵,你这不是作弊又是什么?”

  易青云一声大笑,将手机递给了马长老:“小徒为了让林凡能够原形毕露假意却上厕所,林凡以为自己能够瞒天过海忽悠世人,却不料这一切都被小徒用手机拍了下来。”

  马长老看了一遍视频后将手机传递给众人,皱着眉头冷冷说道:“林凡,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按照盟约我散人联盟将会收回你的资格令牌并驱逐,此生之内你不得在大明国范围内从事风水相师行业,来人!”

  “且慢!”就当两名膀大腰圆的执法弟子狰笑着走向林凡的时候,林凡忽然一声大吼。

  “林凡,今天就算你口绽莲花说破天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你还想怎样?”易青云心中大爽,宛若吃了蜜般甜。不屑的俯瞰林凡道。

  “马长老,你仅仅凭借着一份视频就要治罪于我,你们执法堂的执法程序莫非是儿戏不成?”

  “放肆,我执法堂执法如山,更是多次配合官方六扇门惩奸除恶,你倒是说说老夫哪一点不符合流程?”马长老怒极反笑,拄着拐杖喝斥道。

  马长老虽然偏向易青云,不过马长老能被高层委任到蜀地执法堂任长老,从内心来讲还是一个有正义感之人,如果林凡能拿出足够的证据的话,那么今日之事也不是没有转机。

  “在场都是我蜀地有名望的玄门高人,刚才的视频你们也看了,我想请问你们一点,我究竟是在修缮阵法还是在从零开始布阵?”

  “这……”

  众人议论纷纷,易青云脸色一变,见众人似有支持林凡的趋势赶紧喝斥道:“虽然从视频中来看,你的确只是修缮阵法而非从零布阵,不过这不排除你有高考当天布阵的嫌疑,马长老,您可是我蜀地玄门包青天,可别被这小子给忽悠过去了。”

  “按照盟约的规定,林凡你最近这一段时间哪儿也不能去,就呆在这里读书写字修生养性好了,老夫会派专人去调研此事,一旦真相大白你自然可以无罪释放,你可有异议?”沉吟片刻,马长老说出了让众人纷纷点头感觉靠谱的话来。

  “林凡,你小子就算在高考成功布阵成功人又能如何?我师傅只需在联盟运作一番,同样可以让你在这里呆上两月,到时候等你出来黄花菜都凉了,我看你如何跟小爷斗。”易小天一脸兴奋,望向林凡的目光充满了嘲讽。

  “我既入散人联盟之门,那就是联盟的一份子,联盟的规矩自然要遵守,对于这一点我没有异议,只是从视频摆设的角度来看易小天的手机应该是提前放置在考场上方,而绝非他说的什么趁着上厕所的功夫从窗外偷拍,所以他也是嫌疑人。”

  “你……血口喷人!”一听这话易小天顿时笑不出来了,气急败坏的跳出来怒喝道。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只需找一个技术员来检测便可知晓,你身为一个凡人却妄图陷害我这堂堂联盟成员,你又该当何罪?”

  说来也巧,一名在蜀地数码界颇有威望的大学教授刚好在此地,马长老让人将他唤了过来一检测,教授得出了和林凡差不多的结论。

  “易小天,从即刻起你将被打入地牢,真相一日不出你一日不能出来,不知道你可有异议?”

  马长老虽有心偏袒易小天,奈何易小天并非散人联盟之人,在众目睽睽下马长老只能按照盟约宣布了对易小天的处理结果。

  “师傅,我不要去地牢,您劝劝马长老吧,要不咱们砸钱也行啊,您昨晚不是和马长老去洗桑拿做大保健谈妥了吗?怎么事情还没成?”望着两名凶神恶煞般走过来的执法弟子易小天慌了,眼巴巴的望向易青云语无伦次。

  “混账东西。”

  啪——

  眼见众庙祝望向自己的目光一片戏虐,易青云气的一巴掌甩在了易小天的脸上,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师傅,啊——我不要去地牢,救命啊。”易小天被执法弟子如小鸡般拧着往地牢而去,林凡一脸冷笑,和我斗?你还嫩着呢。

  易家师徒本想算计软禁林凡,却不料易小天将自己也搭进去,林凡虽也被软禁在此,但因为自身是联盟认证见习风水师的原因,只要是不走出天灯山的范围,林凡的活动还是没有收到限制的。

  天灯山乃是蜀地龙脉中心,这里的天地灵气相比外界浓郁的多,林凡夜晚在山巅呼吸吐纳,白日在藏经阁内翻阅百家经典,修为在不知不觉中精进着,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飞逝,距离高考揭榜的时间越来越近。

  ……

  另一边,王秋按照林凡的吩咐去机场将沈梦瑶拦截下来,听完王秋的述说后沈梦瑶也急了:“这件事我还处理好了。”

  “那就好。”王秋点了点头,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小姐。”二人刚走出机场,一亮奥迪呼啸而来,西服男小苏走了下来。

  “小苏,你脸色怎么怎么难看,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沈梦瑶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老爷他……不行了。”迟疑片刻,西服男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不可能,我走的时候祖父气色还很好,他还说说陪我去大学报到呢。”沈梦瑶心乱如麻,美眸中有泪花浮现。

  “梦瑶你先去处理家里事情吧,林哥的事情我去找他师傅好了。”见西服男阴冷的望着自己,王秋赶紧说道。

  “祖父对我恩重如山,我一定要回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林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打电话。”沈梦瑶将自己的号码给王秋后,乘坐小苏的奥迪绝尘而去。

  “但愿林哥没事。”王秋摇了摇头,明白沈梦瑶这边是指望不上了,虽说林凡曾言不要去打扰林纯阳,不过事已至此,王秋也没有了其他办法。

  坐公交车一路颠簸,当王秋来到城隍庙的时候已是日落黄昏,一名年纪相仿的小道士走了出来,见王秋顿时一乐:

  “胖哥,今儿是什么风将您吹来了,是不是又要求庙祝大人的开光护身符?我不收你九十九,你现在只需要九块九,开光护身符你拿走。”

  “卧槽,我和林庙祝的亲传弟子林凡那可是拜把子的兄弟,我要护身符还需要找你?”王秋摆了摆手,一脸凝重的说道:“快带我去找庙祝大人,我找他有急事。”

  “哟,这还真不巧了,庙祝大人他老人家昨夜观星占卜忽有所悟,此刻正在闭关之中。”小道士耸了耸肩道。

  “那林庙祝什么时候出关?我可以在这里等。”

  “这可就说不准了,有可能是三五个时辰,也有可能是三五天,一两个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纯阳是人不是人,一两个月辟谷不食人间烟火那自然不可能的,这里所谓的闭关其实并不是在一个密封的静室内与世隔绝,而是在特定的时间内不和外人接触独自修炼,每日三餐会有专人按时送来。

  小道士便是每日给林纯阳送人之人,不过林纯阳曾交代过自己闭关的时候就算天塌下来也别来干扰自己,所以无论王秋如何恳求小道士也不愿意去触霉头。

  一番沉吟,王秋到外面公用电话亭给自家小区的门外李大爷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帮忙转告父母自己最近不回去了,王秋转身又进入了城隍庙。

  “这些钱你拿着,算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和住宿费,一旦林庙祝出来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为了死党林凡,王秋咬牙将三丈伟人头递给了小道士。

  “胖哥你住这不打紧的,说钱多不亲热。”小道士笑脸如花,话虽然这样说手却麻利的将钱收好,为万林准备了一间上好的客房而非普通信徒借宿那种大通铺。

  林凡在天灯山读经阅典专研风水相术,王秋则是呆在城隍庙无所事事百般无聊,每天让小道士泡一壶清茶缩在书房看林纯阳的道家藏书,虽然王秋看的有点心不在焉兴趣乏乏,不过一来二去倒也增长了不少玄学见识。

  时光如白马过隙,眨眼就过了一个月,眼见距离高考揭榜之日越来越近林纯阳却还没有出关的意思,王秋开始暗暗着急起来。

  “林哥,有一个叫沈梦瑶的女孩子打电话过来找林哥,要不你去接一下?”这一日,就当王秋琢磨着要不要硬闯后院去找林纯阳的时候,小道士忽然走了进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