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王秋大师

更新时间:2015-11-06 11:03:54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42

“雪瑶他祖父不是病危了吗?她这样时候找林哥做什么?”王秋眉头一皱,大步流星往电话房走去。

  “王秋怎么是你接的电话,林凡还没有回来吗?”电话那头沈雪瑶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事儿电话里面给你说不清楚,你赶紧去将林凡找过来,实在不行让林庙祝走都江郡一趟也行。”

  “林凡还在新都郡散人联盟那边没有消息,林庙祝闭关一个月了都没出来,雪瑶你倒是说说什么事情呗,说不定本大师能够帮你呢。”

  “行,这事儿告诉你也没什么。”电话那头沈雪瑶犹豫片刻,似乎是王秋平日里那些自吹自擂起了作用,少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原来按照林凡临走前的交代,沈老爷子去世后应该应该让张龙虎诵《度人经》七日,等头七过后才能葬入沈家祖墓之地,可昨日沈老爷子刚撒手而去,今天二房族长沈伯仁就跳了出来,联合沈家族人准备将沈老爷子强行下葬。

  沈雪瑶虽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但也从张龙虎口中知道了七日后下葬能让自己未来儿子贵不可言的事情,所以极力反对沈伯仁的做法。

  沈老爷子逝去前将沈雪瑶托孤给了张龙虎和沈伯仁,虽说张龙虎念在沈老爷子昔日的恩情下极力维护少女,奈何沈伯仁在沈家权势太大,,如果不是影子跟在沈雪瑶身边震慑宵小的话,说不定沈伯仁的计划都得逞了。

  “要是林凡来一趟都江郡就好了,他的风水相术已经获得了龙虎先生以及我沈家很多族人的认可。”

  “雪瑶你别担心,我这就来都江郡找你,要不是本大师指点的话,林哥又怎么会有今日的成就,本大师出马一个顶俩,你放心好了。”

  挂断电话王秋兴奋的摩拳擦掌,这一个月王秋差不多将林纯阳的公开藏书都看了个遍,虽说每本书都是好年了浑沦吞枣一知半解,不过甚在读的数量够多啊,连带着王秋都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风水大师了。

  “小林,和你商量个事儿,反正林庙祝他老人家都在闭关,比如你将他那一身风水堪舆的行头给我穿几天?”

  “这……”

  “少和我磨叽,你小子暗地里瞒着林庙祝去赚钱的龌蹉勾当还少了不成?你信不信我把上次你拿假货冒充林庙祝开光护身符高价卖我的事情说出去?”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这一百块你拿着去喝茶,我就用一天,晚上就还回来,反正此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怕他个鸟。”

  “好吧。”

  在王秋恩威并济一顿并许诺日后介绍女朋友的份上,小道士只能无奈点头,带着王秋去了林纯阳的衣帽室。

  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王秋的身材体格本就和林纯阳相差不大,穿上道袍手握拂尘倒也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派头。

  离开城隍庙后王秋又去小商品市场走了一趟,出现在都江郡的时候已是一副额发童颜仙风道骨的样子,嘴巴下面还粘着三尺长髯,看的下山来迎接王秋的沈雪瑶一脸茫然。

  “王……王秋?”观察了好一会,少女这才试探的走了上来,惊疑不定的试探问道。

  “贫僧道号飘渺子,今日偶然遇过此地,这厢有礼了。”王秋打了个稽首,举手投足间居然将林纯阳模仿了个七八分,若不是眼神有点问题的话,少女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王秋你这是干什么呀,怎么将自己打扮成这样?”确定王秋身份后,少女长大了嘴巴一脸愕然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虽然本大师学究天人风水堪舆无一不精,不过咱们大明国有句老话叫做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同样一句话从我本人口里说出来和从我假扮的世外高人手中说出来简直就是两回事,你还想不想让你祖父七日后才下葬?’

  “好吧。”少女彻底无语了,却也明白王秋这样做是在帮自己,翻了翻白眼带着王秋一路往山上而去。

  “这位道友好生面生,你是?”刚走到别墅门口,沈家专用风水师,天师道正统传人张龙虎走了过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张龙虎成名多年,凡是蜀地稍微有点名号的风水相师都了然于胸,可张龙虎想破了脑袋也没有回忆起蜀地何时多了一个类似王秋这样看起来很牛的老道。

  “贫道峨眉山飘渺子,师承司徒鸿,早年随恩师游历在外,一甲子前于峨眉后山结庐闭关,昨日刚出关便发现七星黯淡似有大德仙逝,冒昧到访还请勿怪。”王秋将拂尘潇洒一甩满口胡诌道。

  峨眉山虽是佛家四大名山,却和青城山一样是三教并列的洞天福地,宋时玄门高人司徒玄空归隐峨眉豢养白猿,创通臂拳和越女剑,乃是佛道两家都推崇备至的先贤。

  司徒玄空后人遵循祖训时代归隐,到了近代更是出了一名和终南三老齐名的得道高人师徒鸿,此人云游四海居无定所,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还在人世。

  王秋在城隍庙书房偶然看到林纯阳早年曾三上峨眉寻访司徒鸿,但最终却只见到了司徒鸿的弟子飘渺子,所以这一次胡诌起来倒也不怕别人看穿。

  “原来是司徒先生的弟子,失敬失敬。”张龙虎眼睛一亮,赶紧恭敬的打了个稽首,沈雪瑶将头转到一旁强忍笑意,忽然觉得自己让王秋来帮忙实在是太操蛋了。

  张龙虎将王秋引入客厅将其身份一说,正争吵的沈家人顿时停了下来,沈伯仁走过来亲切和王秋握手:“先生不愧是世外高人,都这把年纪了白发中居然还有黑发存在,真是羡煞老夫啊。”

  “哪里哪里,古人云专心至柔可以婴儿乎,贫道不过是夜吞月华日纳阳精,清心寡欲六十年方才生出了一抹黑发,和师尊他老人家相比实在是差远了。”王秋哈哈一笑,听的沈家人纷纷动容,对王秋越发的尊敬起来。

  不过如果沈家人知道事情的真相是王秋在染发的时候没注意留下了一些破绽的话,真不知道沈伯仁会不会有一种气的吐血的冲动。

  因为人是沈梦瑶带来的,张龙虎又对王秋推崇备至,所以大多数沈家人都觉得王秋能在这个时候到沈家很不错,这应该是沈家的机缘。

  在座一些略懂风水的沈家人不着痕迹的提了一些风水玄学问题来试探王秋,王秋虽然风水相术不怎么样但方方面面都涉猎一些,张口闭口一套又一套玄学理论信手拈来,听的众人频频点头。

  “说起来也不怕大师您笑话,咱们沈家正在为何时下葬我大哥的事情而争论,不知道大师您怎么看?”见火候差不多了,沈伯仁走了过来,对着王秋行了个大礼试探问道。

  王秋自称是观星胡有所悟而来,又“凑巧”在玉垒山下遇到了沈梦瑶,所以沈家人压根儿就不知道王秋早就知道沈家事件始末,沈伯仁这也对王秋最后的考验,想看看王秋究竟真正的得道高人。

  “如果贫道没推测错的话,沈老爷子可是将埋葬在玉垒山巽位居多之地。”王秋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说出了让沈家众人动容,沈伯仁一脸佩服的话来。

  “先生不愧是得道高人,您说的一点都没有错,那老夫想请教一下,我大哥究竟何日下葬最好?”沈伯仁试探问道。

  这话一出,沈家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虽然沈伯仁执意要将沈老爷子明日下葬,不过在张龙虎和沈雪瑶的努力下,沈家还是有一些老人支持七日后下葬,虽然这些老人数量不多但在沈家地位很高,沈伯仁一时间也奈何不了这些人。

  “根据贫道的推算,明日申时日出东方三花聚顶,锦江之水自宝瓶口滚滚而来,阴阳二气将会在那一刻达到一个巅峰,如果在那个时候下葬的话,他的后人亲族原本就贵不可言的运势将会变得更强。”

  “说的好,老夫就说明日下葬是最佳时刻,可你们偏生要相信林凡那嘴巴没毛办事不牢的臭小子胡诌,如今大师也支持老夫,我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沈伯仁纵声大笑,一脸畅快的俯瞰沙发上那几名脸色难看的老头子。

  “那个不好意思,贫道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当沈伯仁认为大权在握掌控全局的时候,王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大师请讲。”沈伯仁一脸笑意,坐在沙发上悠闲喝茶说不出的得意。

  “按照我大明国的传统风俗来看,逝者三日下葬最佳,七日亦可,只需最迟不超过一月即可,然而沈老爷子命格太硬非凡夫俗子所能相比,他如果七日后此下葬的话,那么在座诸位日后的气运将比三日后下葬强上不止十倍。”

  咣——

  话音刚落,沈伯仁双手一颤手中茶杯砰然落地,明显的感觉到一些被自己收买拉拢的沈家人目光变得犹豫起来。

  “该死。”沈伯仁一脸铁青,沈雪瑶和张龙虎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容,二人显然没想到一场家族危机居然这样被王秋轻而易举的给解决掉。

  “简直是狗屁不通一派胡言!”却不料就当胜利的天平往沈梦瑶这边靠拢的时候,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