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道高一尺

更新时间:2015-11-06 11:04:27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20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道袍手握拂尘的老道走了进来。

  “青云大师。”沈伯仁眼睛一亮,兴奋的迎了过来,沈梦瑶和张龙虎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安。

  蜀地玄门以散人联盟为尊,不过也有诸如天师道、全真道等势力,张龙虎是张道陵正统传人,而丘随风却是青城山全真道当代传人,身份同样不俗。

  全真道一脉源远流长,宋时祖师王重阳收七大得意弟子,“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于中亚机遇天可汗铁木真,以“一言止杀”名动天下。

  后丘处机创“全真龙门派”,玄门秘法历代相传,自大明国之时更是龙门派更是出了王常月这样的“中兴之祖”,丘随风是王常月的徒孙以及丘处机的嫡系后代,在蜀地的名头极大。

  “老夫昨日夜观天象,发现破军黯淡似有大德仙逝,遂以罗盘定位而来,却不料是沈老爷子故去,呜呼哀哉。”

  丘随风打了个稽首,然后指着王秋怒声喝道:“亏你还是白猿祖师之后,居然在此妖言惑众,简直是一派胡言。”

  “你说有一派胡言?真是可笑至及,贫道损耗数年功力还为沈老爷子推衍,到了你的口里居然一文不值?”王秋大怒,指着丘随风喝斥道。

  “是不是一派胡言咱们比一比一切自见分晓,你可敢和老夫一比?”

  “比就比,贫道还怕你不成。”王秋一脸傲然说道,心中却有点发虚,自己那一套骗骗一般人还行,如果丘随风真是玄门高人那乐子就大了。

  “好,那二位大师不如就到我沈家祖墓进行风水堪舆好了,谁胜我沈家便采用谁的意见,诸位以下如何?”沈伯仁望着沈家众人说道。

  “如此也好。”沙发上一名拄着拐杖的须白老者先和沈梦瑶对视一眼,这才点了点头。

  须白老者是沈家三房族长沈天剑,此人也是沈梦瑶的最强力支持者,在沈家老一辈中威望极高,见沈天剑点头其他几个老头子也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一大帮子人浩浩荡荡的坐车前往祖墓之地,张龙虎本想将昔日林凡说的那些话告诉王秋,奈何沈伯仁似乎早有预料提出和王秋一车,让张龙虎郁闷的不行。

  “此山为父母山,自沈老爷子这一辈开始出了岔子,似乎是因为缺少了一个镇物。”拿着罗盘围绕着祖墓之地走了一圈后,丘随风说出了让众人震惊的话来。

  须知林凡当日也是说出了类似的话来,当时林凡是耗费了不少时间而丘随风却用了不到一刻钟时间,不愧是全真道龙门派的正统传人呐。

  “能猜测到这些又又什么了不起,贫道掐指一算,便看出了是沈老爷子儿子辈出了问题,最后的泽报会应在沈小姐和她儿子身上。”王秋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傲然说道。

  这话一出沈家人同样动容,他们这才意识到丘随风和王秋都是真正的高人,想要从他们二人之间做一个决断真的很难。

  可唯有沈梦瑶才清楚的是,刚才张龙虎趁着众人不注意以眼神给王秋递点子,也幸亏王秋足够聪慧一点就透,要不然这一场比试王秋就输了。

  “没想到你还有点道行,不过也就这样罢了。”

  “彼此彼此。”

  在众人呆滞之中,丘随风和王秋唇枪舌剑斗法起来,王秋虽是半吊子响叮当却甚在读书够多狗杂,即便是一些地方说的有漏洞也被王秋巧妙的转移话题,一番较量二人居然不分伯仲斗的难解难分。

  “哼,老夫虽不是散人联盟之人,却在散人联盟通过了风水大师的资格认证,乃是正儿八经名正言顺的持证上岗,你这杂鱼又算个屁啊。”到最后丘随风似乎是被王秋说毛了,将腰间的令牌高高举了起来。

  散人联盟是蜀地玄门之首,在普通人心中也有很崇高的地位,无论王秋刚才说的如何说的天花乱坠都没有丘随风拿出来的风水大师令牌有说服力。

  “飘渺子大师,若是您拿不出更好的令牌的话,那么这场比试可就要算丘大师赢。”沈伯仁兴奋说道。

  “贫道自幼便和恩师归隐于峨眉山中不问世事,又哪里来的什么令牌可言,既然沈兄执意如此,那贫道无话可说。”

  眼见沈家中人都用崇拜的目光望着丘随风,就连张龙虎也是如此,王秋明白大势已去,只能对沈梦瑶投了一个无奈眼神,叹息说道。

  “既如此,那就按照丘大师的意见来办,明日将大哥下葬如此,诸位可有意见?”沈伯仁俯瞰全场得意说道。

  “我等没有异议。”随着沈天剑和张龙虎的点头,沈家反对的声音彻底烟消云散,虽然沈梦瑶依旧在坚持七日后下葬,不过人单力薄直接被众人给无视。

  “且慢。”就当众人都以为尘埃落定准备离开之时,丘随风捻了捻胡子,苍老浑厚的声音响彻天穹。

  “不知道丘大师还有什么指教?”郑伯仁疑惑说道。

  只是这所谓的“疑惑”在王秋看来有点不对劲,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一时半会王秋却又看不出来。

  “沈家镇物已失,沈小姐妄图靠那叫什么林凡的寻找出新镇物简直是无稽之谈,在场诸位都是明白人,试问什么东西能够代替丹书铁劵?”捻着白须丘随风冷笑道。

  “这……”闻言沈家众人一片沉默,张龙虎暗道自己是沈家专用风水师这个时候不表态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当即站出来道:“莫非丘兄你有办法?”

  “办法倒是有一个人,不但可以填补丹书铁劵丢失的漏洞,而且还可以让你们沈家祖墓之地的风水更上一层楼,只是……”

  “能站在这里的都是我沈家的栋梁各房精锐,丘大师您有话直说无妨。”沈伯仁兴奋说道。

  在包括沈伯仁在内的沈家众人看来,只要沈家能够保持家族兴旺,那么无论付出再多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丘大师,您说的这个办法应该和我有关系吧,您直说无妨,无需顾虑我的感受。”见丘随风望向自己的目光一片复杂,沈梦瑶捏着小拳头坚定说道。

  “这事情的确和沈小姐有莫大关系。”

  丘随风清了清嗓子,浑厚苍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沈家镇物已失,想要寻得新镇物不是没有可能,但这种几率和寻回旧镇物的几率差不了多少,与其追求这种虚无缥缈的几率,不如设法逆转风水。”

  “敢问丘大师,我沈家祖墓之地的风水如何逆转?”不等众人开口,三房族长沈天剑忽然开口了。

  “沈家的风水虽是自沈阁老那一代开始就出了岔子,可具体有影响的却是沈老爷子这一代,所以第一,沈老爷子必须明日下葬;第二,沈小姐既定的那处墓穴必须收回,转而用镇物下葬。”

  “你这牛鼻子好生可笑,沈家如果有镇物还需你出手做什么?”王秋跳出来不屑冷笑道。

  “老夫说的镇物是指这东西。”对于王秋的打脸丘随风并没有发怒,拿出一物笑道。

  “朱雀灯?”伴随着张龙虎一声惊呼,在场稍微对考古有点研究的沈家人无不惊呼一脸凝重。

  秦朝之时天降神石赤地千里,有异人从神石中提炼出不知名矿物并塑朱雀灯一盏,纣王筑七星台试图引九天仙人下凡,将朱雀灯埋入其中而让天下崩,三国时曹操铸铜雀台而朱雀灯埋入其中而被司马氏氏夺了江山。

  从表面上朱雀灯是不祥之物,实际上不然,因为此物外阳内阴,若用于阳宅则祸害房主,若用于阴宅却能福泽后代。

  “丘大师,不知道您这盏朱雀灯怎么卖?”沈伯仁试探说道。

  沈家是大明国有数的超级家族自然不差钱,可沈伯仁却知道类似丘随风这样的方外高人根本就不在意凡尘富贵,这要是别人不卖那乐子就大了。

  “沈兄你说笑了,老夫既然将朱雀灯拿出来,自然就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昔日沈老爷子对老夫有救命之恩,此灯就送给你们沈家当镇物好了。”

  “这……这怎么使得。”

  “无妨,沈兄如果觉得过意不去的话,等会儿准备一桌上好的酒菜即可。”

  丘随风的话让众人肃然起敬,就连王秋也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显然想不到丘随风还真是一个不贪图钱财的高人。

  沈伯仁挥了挥手,立刻有人有人开始准备,大概过了一刻钟后,丘随风带着众人祈天求福后,捧着朱雀灯往墓穴走去。

  “慢!”眼见丘随风即将把朱雀灯放在那原本属于沈梦瑶的墓穴中,王秋终于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赶紧开口喝斥道。

  “飘渺子,你想怎样?”丘随风怒声喝道,沈家众人也是眉头一皱,感觉王秋有点不懂规矩,这么关键的时刻又怎么能够被轻易打断?

  “姓丘的我问你,你口口声声说要将朱雀灯埋在这里能够福泽沈家众人,那沈小姐又当如何?”

  “沈小姐的后代自然贵不可言!”

  “放屁,我是说沈小姐本人的气运而不是他她的后代!”

  王秋话音刚落,少女也终于醒悟过来,走上前鼓足勇气凝重说道:“这是先祖为我日后准备的风水宝穴,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放镇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