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高考揭榜

更新时间:2015-11-06 11:04:54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73

“沈小姐你莫非就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贵不可言?”丘随风瞪大了眼睛,望向沈梦瑶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

  “丫头,我沈家祖墓之地风水宝穴多的是,就算你的被占据了,可咱们还可以让丘大师帮忙给你重新挑选一个嘛。”强压住心中的愤怒,沈伯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祖师在世的时候曾言一切按林大师的话来办,祖父这刚去世你们就要这样做,你们对得起祖父吗?”

  沈梦瑶摇了摇头,握着小手一脸坚定的说道:“我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后代贵不可言,可一切还是等林大师来了再说吧。”

  “你口中所言的那个林凡只不过是我蜀地小小的一名见习风水师罢了,而老夫乃是持证上岗的风水大师,莫非沈小姐你还信不过散人联盟的认证?”

  丘随风纵声一笑,然后傲然说道:“而且你口中的那个林凡已经被散人联盟软禁在了都江郡,他和易小天打白卷赌却高考徇私舞弊,能否保住见习风水师的资格都很难说,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沈小姐你就不怕耽搁了沈老爷子下葬的日期?”

  “这……”沈梦瑶面露难色,虽说少女隐约感觉这事情有点不靠谱,不过具体是什么地方不对一时半会少女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是散人联盟的人,为什么会对此事如此清楚?莫非是你联手易家师徒暗算林凡?”王秋心中一动,隐约把握到了一丝问题的关键。

  “这人饭可以乱吃,可话却不能够乱说,老夫和那请青松郡易庙祝素有往来,知晓此事又何足为奇?”丘随风勃然大怒。

  “丘大师,若是将朱雀灯替代梦瑶下葬于此,不知道她本身的气运又当如何?”三房族长沈天剑见丘随风和王秋大有骂架的趋势,走过来一声干咳说道。

  “老夫已经泄露天机过多,无可奉告。”丘随风淡淡说道。

  能站在这里的沈家人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哪里还听不出丘随风的潜台词是动了原本属于少女的穴位,那日后她的气运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

  “丫头,莫非你还真以为林凡那小子能找到可以和丹书铁劵媲美的新镇物?莫非你的不希望自己的后代和你的叔叔伯伯弟弟妹妹过上好生活?”沈伯仁见少女目带犹豫,走过来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卧槽,老狐狸。”王秋脸色大变紧张的望向少女,唯恐少女心软答应,可此事乃是沈家的家事王秋也不好插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沈小姐,请恕老夫多言,一个家族整体的繁荣昌盛才是王道,你无论如何也只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罢了,莫非你真准备以自己的自私将自己的儿子以及整个沈家都毁于一旦?你真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日后颠沛流离穷困潦倒?莫非这就是沈老爷子愿意看到的结果?”丘随风灼灼的盯着少女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啊梦瑶,你就大人大量让出穴位吧,叔叔将自己的那块地让给你如何?”

  “梦瑶……”

  在族人们一脸哀求的目光中,沈梦瑶心中一冷,忽然感觉这些人变得是那么的陌生,不过一想到自己未来儿子的前途,沈梦瑶只能咬着嘴唇无奈答应。

  “既然沈小姐应该答应,那么朱雀灯明日和大哥同时下葬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见大局在握,沈伯仁脸上弥漫着胜利的笑容,挥斥方遒的说道。

  “是。”众人纷纷点头,望向沈伯仁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众人都知道从今天开始到沈梦瑶未来的儿子长大成人前,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沈家最有权势的人都将是沈伯仁这个沈家旁系。

  没有人发现的是,沈伯仁在回头之时和丘随风对望了一眼,二人嘴角都噙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王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小苏,你送王秋回青松镇吧。”车开到半路上沈梦瑶忽然走了下来,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可是,小姐……”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这里到别墅也就五分钟的距离,四面八方都是我沈家的人,你还怕我被人绑了不成?”

  “好吧。”

  西服男无奈的点点头,载着王秋一路往青松镇而去,作为王秋真实身份的知情者之一,西服男不由一阵感概,一个小毛孩都可以冒充大师来忽悠平日里精明的一塌糊涂的沈家人,真不是一般的牛呐。

  西服男沈苏别看在沈家地位不高,却被沈老爷子指给沈梦瑶当专职司机,所以沈梦瑶和王秋倒也不担心是沈苏会将事情说出去。

  “小苏,你直接往都江郡天灯山开好了,我想去看看林凡。”王秋老是感觉丘随风的突然出现以及言谈举止都弥漫着古怪,一路上实说了半天都没有头绪,决定这事儿还是去找林凡来解决。

  “好的。”西服男点了点头,调转车头一路往天灯山而去。

  ……

  沈家发生在都江郡玉垒山中事情林凡并不知晓,不过就在在沈家祖墓之地拿出朱雀灯的时候,正在藏经阁中阅读经典的林凡忽然心有所感,放下了手中的古卷。

  “灾星巽位乾下坤上,这大白天的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林凡开启破妄之眼仰望星空,脸色不由大变。

  天灯山是散人联盟在蜀地的大本营,林凡除了不能离开这里外自由还是很大的,很多外界珍贵不已的风水物品这里却很常见,很多东西除了不能带走外是允许联盟成员随意使用的。

  林凡到杂物堂取了一副百年龟壳,跑到蓍草丛中一番推移,眉头不由皱成了一个“川”字。

  “岂有此理,究竟是何方宵小居然敢篡改我的风水格局,还拿出了不祥之气如此重的法器。”

  林凡一脸凝重,立刻意识到沈家那边出岔子了,可林凡是人不是神,能无中生有推衍出这一步已经非常逆天了,沈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凡不去现场还是一头雾水。

  “林凡。”思量间,一名青衣道童走了过来。

  “小马哥,你找我有事?”望着这名自己在天灯山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忽悠来的好友,林凡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咳,你还是别叫我小马哥,贫道盗号马蕴。“

  小道打了个稽首,这才凝重说道:“马长老让我通知你去大殿,易家师徒也在那里,你自己小心一点,我看易庙祝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呐。”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坦坦荡荡自问无愧,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怕什么。”林凡不屑一笑,暗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将龟壳递给小道,一路往大殿而去。

  林凡来到大殿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头涌动了,马长老坐在主位身边摆了个长木方桌,方桌上放着一个惊堂木,后上方的门匾上写着“正大光明”四个字。

  大殿两侧站满了手握风火棍膀大腰圆的执法弟子,整个场面一片肃杀,颇有几分开堂审案的架势。

  “林凡,高考结果将在一刻钟后公布,你且站在一旁等待。”马长老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指了指易家师徒旁的桌位道。

  “是。”林凡打了个稽首,施施然走了过去,无惧易青云杀人般的目光坐下来低头喝茶,鸟也不鸟易小天一眼。

  “林凡,你害的小爷承受了一个月地牢之辱,今日小爷我定然你好看。”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易小天凑在林凡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咱们还是用高考成绩来说话,你还是想个黄道吉日到城隍庙给我磕头认错好了。”林凡嗤笑道。

  “别以为你徇私舞弊在高考当日布阵就可以逆转乾坤,小爷我的天罗阵法乃是恩师亲自指点布置出来的,你输定了,你还是想想等会儿被取消联盟资格后何去何从吧。”易小天一脸傲然,明显当林凡在放屁。

  易小天还有一句话没说的是,那就是考场中的阵法易青云当时在现场不断指点,虽是出自易小天之手,可实际上和易青云亲自布置的阵法没多大区别。

  林凡的“葵水八卦阵”的确比“天罗伞阵”强的多,可这也要看什么人来布阵,易小天可不信林凡这不过十八岁的臭小子布下的阵法能够强过自己师傅。

  等待往往是痛苦的,原本自信满满的易小天眼见林凡云淡风轻悠闲茗茶不由心中一紧,暗道莫非高考出了变故?这一刻钟时间仿佛变得比一天时间还长。

  “马长老,高考结果下来了。”一刻钟后,马长老桌上的手机忽然颤动起来,按下免提键后,办事人员的声音响彻全场。

  “我多少分?”易小天眼睛一亮,搓手忐忑问道。

  “恭喜易小天先生,您总分为二百五十分。’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后,传来了让众人动容的声音。

  大明国的高考采用的是三大科目百分制度,总分超过一百八十分就能上二本,二百分就能上一本,二百五十分那可是难得的高分,甚至很有可能成为蜀地状元,考入燕京大学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