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水风云 第八章 还花之际,情断之时

更新时间:2015-10-17 12:36:52 作者:我爱吃蛋清 字数:3025

第八章还花之际,情断之时

  韩玉从韩家大门行出,但随之行出的还有一人。大乾国当朝太宰之子-左子才,三个月前,左子才来到泗水城,当时以慕名罗修突破通玄境为由来拜访的。

  他本身修为不弱,加上罗修喜欢结交,便与之成为朋友,半月前,左子才回京城,告别罗修,当时罗修还出城相送。但如今...

  更让罗修无法接受的是,左子才此刻正牵着韩玉的手!!!

  看着那行出韩家的韩玉和左子才,罗修坐在地上,如一块巨石压在身上,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身体不断颤抖!罗修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这是什么。

  罗家把他赶出去,他可以接受。但他不能接受的是背叛。之前正是韩玉所说,要罗修摘取断魂花为订婚信物。尽管知道幽冥涧危险重重,九死一生,但他还是去了。

  因为在罗修心里,只要她开心,什么都可以。

  还是当初的阁楼,还是韩家的千金,但却不是罗修,而是其他人了!

  望着走上阁楼的两人,在阁楼上喝茶消遣,行为举止甚为aimei。坐在树荫下的罗修,艰难的站起身子,带上斗篷,朝着那处阁楼走去。

  阁楼很高,足足近十米。由一根独立的千年桂木支撑,站在阁楼上,可以看到泗水城很多地方,算得上是泗水城的一处景了。

  在上阁楼的楼梯上,一个身穿黑袍,头戴斗篷的人正在一步一步朝着阁楼走去。每一步落脚都很重,但给人的感觉却没有力道,很虚浮。

  “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京城啊!”

  阁楼上,韩玉坐在左子才腿上,很是不满的说道。她长相很好看,眼睛很大很有神,五官很精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不急不急!本公子待泗水城玩够之后,便带你回去。”左子才躺在木椅上,一只手很不规矩的挪动着,脸上露出一丝yin笑。

  “天天说玩够,什么时候玩够啊!你再这样,人家就不理你了。”韩玉将左子才的手拿开,打算起身。

  “美人,别生气嘛!”说着,左子才一只手揽住韩玉纤细的yaozhi,同时嘴巴也凑了上去。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正当他们要亲热之时,一道声音传来,立刻制止了两人的动作。声音中有一股寒,很冷,仿佛可以冻结一切。

  “谁!”

  左子才脸色一寒,这时候竟然敢有人来坏他的好事。他要不教训一番,他就不是京城第一少了。韩玉眼中也有一些慌,究竟是谁要来打扰他们。

  便在这时,罗修一身黑袍,头戴斗篷的从楼梯口走了上来,站在这阁楼的入口处。隔着斗篷,看面前这对男女!

  尽管他现在没有实力,那左子才一根手指都能轻易碾死他。但罗修还是上来了,他要当面问问,韩玉为什么变心,为什么这么对自己。

  虽然隔着斗篷,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韩玉还是感觉很是不安。好像他认识这个人,而且,还很熟!

  “你是谁?”刚才左子才确实有些惊,但看到这人,身上只有略微的能量波动,便知道此人是个连练体都没完成的废物罢了,便重新躺在木椅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实力为尊的世界,实力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没有实力,连基本的对话权都不具备,所以左子才压根不把罗修放在眼里。

  “连我都不记得了?”罗修看着韩玉,口里淡淡的说道。左子才不把罗修放在眼里,而罗修眼中也同样没有左子才,他只问韩玉。

  韩玉此时想从左子才的腿上起来,但左子才很用力,韩玉挣脱不开。她看着面前这个斗篷人,心里有着一种不安。她甚至猜到了面前这个斗篷人是谁,但她不相信会是他。

  中了幽冥涧的毒,赶出泗水城,这么多天,早就被魔兽吃了,不可能还活着。

  “装神弄鬼,滚下去。”左子才不耐烦的对罗修说道,一个普通人,他都不屑于出手。

  “现在认识了么。”

  罗修站在那里,将头上的斗篷缓缓摘了下来,露出了罗修的真实面目。

  “是你!”

  看着那摘下斗篷的罗修,韩玉和左子才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看着站在那里的罗修,脸上均露出震惊之色。

  “你怎么还活着!”左子才看着面前的罗修,跟之前几乎没什么两样,惊讶的再次开口说道。

  “我活着你很失望?”

  罗修没有对左子才说,而是看着韩玉说的。在刚才的一瞬间,罗修从韩玉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信息。正如左子才所说一样,罗修活着,出乎了她的预料。

  那也就是说,韩玉其实是希望罗修死的!

  “没有!你听我说!!”韩玉慌乱之下赶忙说道。

  “好,我听你说,说吧!”罗修站在那里,苦笑一声,看着韩玉,给她机会,让她说。这是罗修的初恋,罗修第一个喜欢的女孩,这是曾经罗修愿意为之去死的女孩。

  甚至,只要韩玉说她还喜欢罗修,罗修都会立刻将韩玉护在身后,保护起来。

  “我!!!”

  让韩玉说,韩玉却没话可说。面前的一切,解释的很清楚,她根本没法自圆其说。

  “你现在好点了吗?”韩玉不知道说什么,转移话题对罗修说道。

  “我很好,这便是你给我的交代?”罗修此刻表面上很冷静,但内心却丝毫不平静。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被罗修强行压制住。

  “都是明白人,装什么糊涂,既然知道了,那就该滚哪去滚哪去。”

  这时,左子才说话了。他刚开始看到是罗修,同样很紧张,但再看一眼现在的罗修,根本没有当初的修为,就知道对方现在不过是个废物。虽然还活着,但却跟死了没区别。这样想着,他的胆子便大了起来。

  “我去幽冥涧,是不是你设的陷阱?”罗修双目注视着韩玉,如洞察一切,让韩玉不敢说谎。

  韩玉站在罗修面前,低着头,不敢看罗修。尽管此刻韩玉的修为,比罗修高出很多。但依然不敢与罗修对视。罗修问话,她也不敢回答。

  “说啊!”猛然,罗修大声对韩玉吼道。这是罗修第一次对韩玉大声说话,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罗修的大声,让韩玉打了个寒颤,嘴里不断说着我不知道,不敢正面回答罗修的话。

  “是又怎样,你进幽冥涧发生的情况也是我安排的,你能怎样?你现在不过是个废物,要杀你,如碾死蚂蚁那么简单。”左子才见罗修逼迫的韩玉这般模样,紧接着说道。

  “不说话便是默认了!”

  罗修依旧无视了左子才,看着韩玉继续说道。手指上漆黑纳戒光芒一闪,在罗修手中,出现了一株色泽暗淡,但却能量充沛的三叶花。这朵花的茎叶上,一道道墨绿的纹路清晰可见,能量均汇聚在此。

  这朵便是只生长在幽冥涧深处的断魂花,大陆《奇草名纲》排进百名的奇草-断魂花。

  罗修为了摘取它,才落得丹田破碎,修为尽毁。

  昔日,应竹马之情,前去摘取断魂花,以定情意。

  今,花在人却消!个中滋味,只有罗修自己心里最清楚。

  “你的,还给你。”

  看着韩玉,罗修将手中的断魂花放在了阁楼的木桌上。而后,看也没看韩玉一眼,转身朝阁楼下走去。

  “等等!!”看着罗修要走,韩玉赶忙开口喊住。

  听闻韩玉声音,罗修停下脚步。不过,他却没有回头,既然转了,便没必要再回头。

  “还花之际,情断之时,从此我与你,再无关系。”

  话落,罗修脚步挪动,朝下走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见罗修朝下走去,这边的左子才冷哼一声,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随便放罗修走。

  “不要。”

  正待那左子才想出手之际,韩玉却及时阻止了左子才。左子才的修为在通玄境,韩玉的修为也不低,乃是出窍境高阶,韩玉若想阻止,那左子才在泗水城是无法得手的。

  而对于阁楼上的事情,走下去的罗修没兴趣知道。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泗水城,再也不想来到这里。

  唯一的牵挂,在罗修见到的瞬间,彻底破碎成幻影。

  斗篷再次戴在头上,快速朝城外走去。只是在走路的时候,明显没有来的时候那种气质。罗修尽管强作镇定,表示没事,但他虚浮的双脚依然暴.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阁楼上,看着那逐渐离开的罗修,左子才嘴角勾起一丝阴森的弧度。而后重新坐在阁楼上,继续他的风.花雪月。

  泗水城如以前一样,很繁华。但看在罗修眼里,如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路边荒凉无比,连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晨起,罗修兴奋的来到泗水城,等了一上午,就是为了等待那个她。然,等回来的结果却是这样!

  终于,罗修走出了泗水城,并没有人认出他。昔日的泗水第一天才,已经在这里消失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