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相师

更新时间:2017-09-16 16:03:0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239

一想到那个躺在床上几乎已经任自己宰割的青春美妇,林白就觉得一阵心碎。

  花费了那么多精力,好容易等到了给那女人看全身相的机会,偏偏在自己即将提枪上阵的时候,远在茅山那老不死的师傅偏偏给自己来了电话,说什么以后天人相隔要自己回去见上一面。

  天人相隔,林白还真不相信。

  俗话说的好‘祸害遗千年’,就是怎么轮也轮不到这老东西嗝屁。但不管怎么说,好歹自己这身本事都是那老东西教的,不回去也不是个事儿。

  急急忙忙买了火车票便往茅山赶,还好现在不是什么春运忙季,所以这列从江海到茅山的火车上空位还是比较多的。但林白却是一直没有停留,直到穿梭了三个车厢之后,才在一个穿着清纯的女孩儿身边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停下脚步的重点当然不在清纯,而是女孩清纯着装仍旧不能掩饰的凶器外露,而且凶器露出来的还真不是那一星半点。

  “美女,请问我可以坐在这儿么?”林白轻声问道,说话间更是轻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长发。

  林白对于自己的相貌还是比较自信的,头发乌黑柔顺,遮住了半边眼睛,虽然不能说是英俊,但是绝对清秀有余,用句时髦的话来说,应该是属于花样美男那个范畴的。

  “这位美女,我看你眉间有痣,额头三寸隐隐约约有阴郁之色,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如和哥哥我说一说,说不定哥哥我能帮你一些忙。”

  没等这女孩儿回答林白的话,从一边过道里面突然窜出来一个脑满肠肥五大三粗的胖子,一屁股蹲坐在座位上之后,一脸恳切的看着对面的女孩道。

  看相?!

  林白嘴角微微上翘,敢在茅山天相派嫡传弟子的自己面前给人看相,倒是要看看这胖子有几分功力?!

  “给我看相?”女孩儿伸手指着自己,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胖子。

  举手投足之间,胸口白嫩微微起伏。

  胖子不动声色的咽了口唾沫。

  看着胖子眼中一闪而过的色相,林白微微摇头,拿看相哄小姑娘,这是自己在小学三年级时候就开始干的事情,这胖子这一手比起自己来真是差远了。

  “只因直谏怒天颜,昼夜难离在马鞍。主仆奔忙神已倦,更加雪重拥蓝关。”

  胖子眯着眼睛仔细扫视了这姑娘面颊一番之后,伸手掐算了几下,笑眯眯道:“从姑娘你的面相上看,你这是要出远门,前面路途凶险,你这一路上要是没有贵人相助,恐怕这一趟不是那么好走!”

  听到胖子这话,林白撇了撇嘴,果不其然,这就是个坑爹玩意儿。

  什么出远门,他娘的这趟车现在在江海市,下个停靠的站台要到千里之外的青门市,就算是这女孩到青门市下车,那也算是出远门了。至于贵人,狗屁的贵人,恐怕说的就是巴巴送上门的这胖子自己。

  “说的还行。”女孩儿点了点头,低头继续抠弄自己手上的手机。

  这胖子看到女孩儿没啥想和自己说话的念头,眉头一皱,准备从侧面出击,便转头看着面前的林白,问道:“这位小兄弟要不要看看相?”

  “不看,我师父说了,这天底下能看出来我命数的人还没有生出来。”林白摇了摇头。

  林白这话倒是真没撒谎,他师傅也就是天相派的现任宗主李天元在看到林白第一眼的时候,的确说了这样的话。

  胖子听到林白这话,一翻白眼道:“小伙子,口气这么大,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啊。你就是个苦哈哈民工命!”

  “今天跑这边讨生活,明天去那边讨生活。整天累的像狗一样在工地搬砖,拿个菲尔普斯专用山寨机上qq等女神给你说呵呵的破命,还敢说没人看得出来,老子今天就给你说道说道。”

  胖子一边说,一边拿眼神瞅一边座上的女孩儿,还真别说,他这番半加粗口半加网络俚语的话,还真成功让女孩儿的眼光从手机上移了起来。

  不过不是盯着他,而是盯着一边的林白,眼神中更是有几分同情的味道。

  “我说,这位大叔,你妈生下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人丢了,把胎盘养大了啊?”林白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胖子道。

  胖子一听这话怒了,骂道:“草你大爷的,一个搬砖的逼民工,还敢这样和我说话!”

  “搬砖,搬砖的民工又怎么了,要不是他们,你他妈的有地方住?往上数三辈,全中国哪家不是泥腿子,要是没有你大爷这些逼货,会有你这个逼孙子?”

  林白一听这话,伸手指着对面的胖子就是一顿臭骂,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堪称是国骂的经典之作。

  现在本就是客运的淡季,坐火车的也大多是些出外讨生活的民工兄弟,林白的嗓门比较高,这一下整个车厢都听到了这边的动静。

  听到林白这话之后,不少农民工兄弟是纷纷叫好,甚至有几个端起桌上放着的二锅头走过来就要和林白痛饮三杯。

  胖子看到车厢里气氛不对味,急急忙忙辩解道:“我不就是给你看了个相,你用得着这么大反应么?”

  “看相?救你这点儿三脚猫的功夫也敢给我看相?你也配?”

  林白冷笑道:“想用看相来泡妞,也不想想自己的道行到底有多深。老子三岁跟着天相派宗师李天元学艺,六岁靠着这手功夫把幼儿园里小女孩儿的初吻夺走了一个遍,十三岁就跟着师傅去了中海见过那老几位,十七岁一个人闯天下!”

  “混了这么多地方,还是他娘的第一次听到有人给我浪里小白龙林白看相的?”

  “浪里小白龙?”胖子脸色一片铁青,额头上满是汗珠,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的林白,一脸的不可思议。

  自己到底是倒了多大的血霉,才会遇上道上自诩浪里小白龙,但是大家称为混世魔龙的林白。这些年折在他手上混吃骗喝的江湖术士据说已经两百九十九个了,难不成自己今天要成这第三百个?!

  “你要给爷们看相,成,爷们儿今天也给你看看相!”林白喊声道,嘴角绽放的冷笑让面前的胖子心里一阵阵的抽搐。

  “你眉毛分得太开,兄弟不睦;鼻孔粗大而且朝天,家庭估计也不怎么和,准确的说应该是家有悍妻;嘴角右上方有颗黑痣,主你这辈子贪吃,只可惜面上被人用指甲抓破了相,估计你这辈子为了吃没少挨打。”

  “说白了,你这货三岁的时候从家里倒腾东西往外卖,六岁不到开始翻墙头偷看隔壁寡妇洗澡……”

  “十七岁好容易谈了个女朋友,你给她灌苍.蝇.水找宾馆mi奸了她,劳教五年出来之后找了个媳妇儿,不过那娘们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身上不少伤应该都是被她打的吧。我看你这一趟出来不是去做生意,而是为了避难吧?!”林白冷笑道。

  “你,你开什么玩笑,这些事情都是你胡编乱造的,封建迷信的事情,谁信啊。”

  胖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林白,颤着声音道。虽然道上传说浪里小白龙很神,但是他们只是车上遇见,这小子怎么可能知道自己那么多事情。

  “玩笑?”林白嘴角一抹冷笑,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轻笑道:“三十秒,三十秒之后你就有一场血光之灾。”

  “你你……”胖子伸手指着林白,浑身颤抖,但眼神中满是怯意,不自觉的开始打量身周。

  一瞬间空气极其宁静,甚至几乎能听到林白手腕上手表秒针转动时的滴答声。

  “王勤寿,你这个王八蛋,躲哪去了,居然敢背着老娘离家出走,等我逮到你看我不打断你两条腿!”车厢的隔门被人突兀推开,一阵寒风席卷整个车厢,温度似乎瞬间冷了几分。

  众人转头,看到车厢门口冲来一个女人,血盆大口怒张,露出一嘴的黄牙。

  鼻子上满是干皮,鼻孔中露出几撮儿黑毛;眉毛竖愣愣的立着,像极了小人书中的屠夫;脸上倒是涂得一片雪白,只可惜底板太差,看上去就像是挂了霜的老猪肝。

  一看到这女人,胖子登时就萎了,找个角落就要往里躲。

  这女人眼睛虽小,但目光却是极尖,一侧头就看到了这边的胖子,两步冲了过来,一耳光抽了过去。

  胖子应声倒地,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这女人的脚朝着胖子的脸就踩了上去,杀猪一般的惨嚎声响彻车厢,久久不能平息。

  此时躺在地上的胖子,哪还有半分刚才准备泡妞时候的神气,衣服在刚才挣扎的时候已经撕扯开了,啤酒肚上的肉褶翻滚,鼻涕、眼泪和鲜血更是涂了一脸,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看着地上胖子的模样,林白冷笑了两声,就将目光从地上扭打的那两口子身上转移了过来。

  这种货色,他真还没看在眼里,要不是想要羞辱他一番,他才不会平白无故给这孙子看上一卦,要知道浪里小白龙一卦的价格,道上可早就炒到了六位数。

  车厢里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全部都集中在了林白的身上。刚才有人特意卡着表,从他话音落到那胖婆娘冲进来和胖子厮打在一起,不多不少刚好三十秒。卦算到这份上,这小伙子是真神了。

  浑然不理会身边人如同仰望神祗一般仰望自己的目光,林白看着面前的凶器,轻声道:“美女,要不要看相?我不但会看面相、手相,对于通过观摩人身特殊部位来确定人生运途也是很有研究的,你要不要试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