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秘宝秘辛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1:33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766

道观大殿内烛光昏黄,摇曳的油灯火焰乎长乎短,就如同是大殿祖师像前站立着的李天元的寿元一般,祖师像前的老人几乎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速衰老着。

  原本看上去还算壮硕的身体渐渐的变得佝偻起来,原本红润的脸庞也开始渐渐的生满老年斑,双眼之中也渐渐开始出现浑浊的模样,只有偶尔闪烁过的精光,还能证明老人的精神依旧矍铄。

  “师父……”跪倒在地上的林白早已经泣不成声,头低垂在地上,面上落下的硕大泪滴在地面上湿濡一片。

  “痴儿,莫要着相。人生难得古来稀,老道我活了百岁有余,这把年纪足够了。”李天元摸了摸林白的脑袋,轻笑道。

  “抬起头,看着,这就是我们天相派的秘宝。”李天元强撑着身体走到祖师神像前,叩了三个响头之后,将祖师神像手中握着的那本古书取下。

  这本古书看上去和收藏家手中的那种古籍善本没有任何的差别,带着岁月流逝在上面留下的印记,显得古旧无比。但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这本古书并非纸质,而是一种类似于纸张材质的金属材料,非金非雨,虽然破旧,但是古朴气息十足。

  “你们两个将手咬破,轮流将鲜血滴到这古书上来。”李天元沉声道:“三疯,你是师兄,你先来。”

  张三疯举起手,指尖的鲜血颤抖着滴在了古书古朴的封面上,良久之后,没有任何异动。屋内的气息依旧。

  李天元脸上的颓色略微一现,瞬间更是苍老了几分一般。

  “林白,你来!”

  林白没有丝毫犹豫,将手指咬破,一滴殷红的鲜血滴在了古书上。

  原本古拙无比暗淡无光的古书,沾染上林白的鲜血之后,无数个古朴文字出现在古书的封面上,如同是有生命一般,文字一个个的在古书之上游走。

  突然屋内光亮大作,古书上面的文字突然急速的旋转汇聚在了一起,凝聚成了上古河图洛书的模样,从古书之上腾空而起,烙印在了林白的额头,而古书则是瞬间消失无踪。

  屋外的雷电原本一声比一声急促,电光撕破黝黑的天幕,电光如蛇如龙,汇聚在道观的屋顶,似乎瞬间就要落下。但是在河图洛书模样的光芒映入林白额头之后,殿外的雷声渐渐远遁,甚至原本阴霾的天空隐隐约约开始有光亮透出,天色居然有放晴的趋势。

  “好,好,好!”李天元连说三个好字之后,看着身前一脸呆滞的林白、张三疯二人,仰天大笑。

  “想不到我李天元这一生居然收了如此绝佳的一个徒弟,秘宝认主之时,居然引得天地异变,比起祖师爷也不不遑多让。我天相派后继有人,我李天元也有面目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了。”

  “林白,从今以后你便是我天相一脉的新一代宗师。”李天元看着林白温声道,眼神中满是父亲看到儿子有所成就时候那种温馨一般。从幼儿养育到如今,亦师亦父。

  “三疯,你先出去,我和你师弟有话要说。”李天元看了眼地上泣不成声的张三疯,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之后,淡淡道。

  等到张三疯走出大殿,李天元面色慈祥的看着地上的林白,轻声道:“痴儿,有什么要问我的就赶快问我吧,老道我的大限快到了。”

  “师父,您老人家一定会长命百岁,俗话都说了祸害遗千年,你老人家没少干坏事儿,村头老李家的鸡都是您让我偷得,还有爬墙看寡妇洗澡的事情也是您让我做的,您心肠都黑透了,一定不会就这么去的!”林白哽咽着声音,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李天宇道。

  李天宇一脚踢开林白,指着林白大骂道,“臭小子,老道我已经一百零三岁了,临时之前你还咒我长命百岁。

  再说生死有命,你我都是相术一脉的传承人,还不清楚这造化的道理。这半天也是我用诸葛半妖那七星灯逆天改命的手段争取过来的。再者说了,师父都要死了,你就不要再往我这把老骨头身上泼脏水了,要不是想着你小子是想我多活几天才说这样的话,我早大棍子抽你身上了。”

  李天元爱怜的将林白从地上挽起,揉捏了一下林白头上的长发,皱着眉头道:“好好的模样,留这么个马尾巴做什么,赶明儿赶紧剪了去。”

  “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吧,这老天是不想留我了啊。”李天元颤抖着身体,坐在一边的祖师像旁,轻笑道。

  林白抹了把眼泪,看着面前的李天元颤声道:“师父,万一师叔真来了,这秘宝怎么用?还有咱们天相派以后怎么办,是一直在茅山里面还是世外修行,徒弟我不想学您做一辈子的道士,就算是要做,最起码也得当个伙居道人才行。”

  “天相派没那么多的规矩,你是下任宗主,天相派怎么办你说了算,你小子不用发愁守一辈子的童元,就算是娶百十来个媳妇儿,给我生一堆徒子徒孙,也没人揪你小辫子,老道我在九泉之下也是高兴的。至于你师叔陈其灵我给他看过相,他是天生福薄之命,不足为惧。”

  “秘宝天生灵异,用法因人而异,其中妙处,只能你自己慢慢体会。”李天元喘了一口气之后,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林白,轻声道:“你这孩子生下来就带了铁口直断的命数,一定要小心使用,万万不能入了邪道。”

  “铁口直断?”林白愕然,看着面前的李天元震惊道。

  “难道你小子就没发现有时候只要你说出来的话,只要不是太苛刻就一定会实现么?”李天元笑骂道:“你小子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相术中人梦寐以求的本领被你这般拥有,你却还完全不知。”

  林白细细一思索,还真有这么回事儿,自己前段时间在外厮混,有天在郊区迷了路,刚想遇到警察,便看到远处传来巡逻车的警灯。

  “你这特异之处还是在你四岁那年,因为偷鸡我炖汤没让你吃鸡腿,你诅咒我掉进茅坑,当晚我果真掉进茅坑的时候才发现的,这么些年我一直没说,也是怕你小子用这能力做坏事!”

  “林白,你天生聪敏,但是性情却是颇为浪荡,但师父接下来的话你一定要切切记住,我们相术一脉的传承,说白了就是泄露天机,但是这天机万万不可泄露过多,不然遭到天地之间的反噬。”

  “天地反噬?“林白一脸愕然,震惊道。

  “种种因果缠身,天残地缺还算小事,万一牵扯到天机牵扯到的不仅仅是你一人,就算是至亲也要牵扯在内。”

  李天元收起脸上的笑意,看着林白正色接着道:“我们风水看相之人,大多会五弊三缺犯其一,你命格我无法看清,也许会找到其中的破解之法,如果有机缘,可以帮天下相卜之人解去这一烦恼,但切切不可耽误了自己的性命。”

  李天元的口气渐渐的变得迟缓了起来,他是看着林白从一个只会呱呱哭泣的婴儿长到这么大的,那种感情早已超越了师徒之间的情分,他是真真切切把林白当做自己的儿孙看待的。寿元无多,大限将至,心中最放不下的便是林白。

  此时林白的声音都已经哽咽无比,看着面前气息渐渐衰弱的李天元,挽住了老人的身体,哽咽道:“师父……”

  “可惜,可惜,老道我这辈子看不到你娶妻生子的场面了。”李天元仰天哈哈大笑,精神似乎变得有些好转起来,但林白明白,这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大道盈缺,独我辈能揣测一二,能为其中翘楚,老道我这辈子无憾矣!”

  窗外风影憧憧,天空中阴云重新密布起来,天地间多了几分肃杀之气,滚雷沉闷的在天际云朵中嘶吼,似乎同时在为逝去的老人默默哭丧。

  “老东西,就这么撒手去了,我天相派的秘宝呢,快快拿出来给我!”

  林白脸上的泪容还未干,便听到屋外一个中年人公鸭嗓般的叫嚣声,小心翼翼的将李天元的尸首放在一边,林白一抹眼泪,猛然转身朝屋外走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