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吓尿了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2:0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891

“噗!”

  就在林白话音落下的时候,陈其灵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委顿在地上,面色苍白犹如白纸一般,双眼圆整,瞳孔中满是畏惧。

  此时的林白在陈其灵眼中,犹如当时驱赶他出天相派的李天元一般,不光是神情,就连刚才的那句话都是一模一样。宛若看到李天元死而复生,陈其灵又惊又气。

  “小辈,你欺人太甚,爷今天和你拼了!jerry,给我上,把传承秘宝从这小子手里给我抢出来!”陈其灵稍稍平复心情之后,手一挥,示意一边的jerry上前去抢夺秘宝。

  林白眉头一皱,冷声道:“赌不起就不要赌,赌输了就做这种无赖的行径,枉你还曾是我天相派的门人。看来师父驱逐你的确是一点儿错没有,要是留着你,我天相派的清誉早晚毁在你的手里!”

  陈其灵一听林白的话哈哈大笑,道:“欺人太甚,就你们这两个小杂碎还能看在我眼里,李天元那个老杂毛把我从天相派驱逐出去之后,我才知道留在山上是多大的错误,山下花花世界,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享受。”

  “只要我抢到了我天相派的传承秘宝,解开那千年疑惑,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为了这个,杀你们两个,和杀条狗有什么区别!”陈其灵脸上的神色渐渐癫狂起来,表情也愈发的狰狞。

  千年疑惑?天下一切?林白一愣,看起来这老小子不光是想来夺取传承秘宝,成为天相派宗主,为日后赚钱多一重幌子这么简单,是师父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没有说,还是这陈其灵已经疯了?

  就是林白这一晃神的时间,jerry已经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林白的脑门。闪烁着烤蓝的枪口在天空垂下的淡淡光晕中闪烁无比。

  林白脑门子上直冒冷汗。老爷子真是太坑爹了,要是早点儿告诉自己这陈其灵已经丧心病狂,早点做些准备,又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小命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

  “草,怎么有飞碟?!”林白突然仰头望天,一脸震惊状,朝天上狂吼道,面上表情惊讶至极,似乎是看到了无比不可置信的一幕。

  林白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过真实,自恃国际顶尖猎人学校培训出来的顶级雇佣兵,在战场上经历无数血与火考研的jerry都被他这一下给蒙蔽了。也不能怪jerry,其实换了谁也想不到居然有人会在脑门对着枪口,不知道下一刻是生是死的时候,仰天大喊有飞碟。

  看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自己的这一声给吸引,林白咬紧了牙关,看着对面抬头张望天空,发现一无所有,恼羞成怒的陈其灵,压低了声音,低声道:“尿裤子,尿裤子,被我吓得尿裤子!”

  陈其灵眼见的自己又被林白玩弄了一回,胸中恼火无比,咬紧牙关厉声道:“小辈,你够胆,居然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玩弄我,今天我不杀了你,誓不姓陈!”

  “你有胆来碰我么?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能走上茅山,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师父非要逆天专命给自己多争取半天的时间。陈其灵,你动我一下试试,看看是你的枪子快,还是我师父布下的八卦诛魂阵发动的快!”林白看着陈其灵冷笑道,浑然不惧额头上顶着的枪口。

  看着林白脸上的嘲弄之色,陈其灵开始畏惧了。

  对于自己那位师兄的手段,他清楚无比,当初抗战之时,曾经有一队不怕死的日本兵曾经来茅山围剿,名义上说是为了剿灭抗拒大东亚共荣圈分子,但实际上是为了将茅山上各种道统传承下的东西,秘密运送回岛国,交付岛国忍者研究。

  茅山上下当时风声鹤唳一片,不少宗门纷纷闭死关,门下弟子传承纷纷化整为零,分散前往全国各地,奢求能够传承一点儿香火。唯独天相派李天元却是临危不惧,手拿罗盘在茅山山上山下,兜兜转转一天一夜之后,回到天相派道观中喝了一晚上的酒。

  陈其灵那时候还小,具体的事情他不记得,但是唯一记忆深刻的就是那天晚上响了一夜的枪声,岛国鬼子终究还是没有登上茅山。

  当时有人说,那次来的一个联队的岛国鬼子,在茅山兜转了一晚上,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上山的路,最后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开始火拼起来,枪声响了一夜,血流成河,岛国鬼子联队,没有一个人活着走下茅山。

  上天虽有好生之德,但狼子野心胆敢犯我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这是当时还年轻的李天元揽着还是幼童的陈其灵说的一句话,当时李天元眼神中的凛冽,陈其灵至今尤记忆犹新。他这个师兄虽然是个仁人,但是他比谁都要清楚,这个仁人发起狠来,这天下没人拦得住。

  天空中原本渐渐开始消散的乌云突然开始聚集起来,一道道金蛇在黑云中翻滚起来,轰隆隆的雷声如同是上古军队排兵布阵时候奏响的乐曲一般震人心魄,让人从心地里面升起一种敬畏感。

  天色阴沉的也越来越厉害,似乎只要轻轻一挤,就能够拧出水来一般,漫天密布的乌云变得丰厚之后,也像是直接悬浮在人头顶,随时都可能倾覆一般。

  “陈其灵,你还记得师父对你说过的话么?!”林白正色冲陈其灵厉声喊道,声音振聋发聩,竟然是用上了道门的言字秘,这是一种类似于佛门狮子吼一般的功法,最擅长的就是震慑人的心魂,让人生出畏惧之感。

  “陈其灵,你还记得么?!”林白的声音越来越大,即便是漫天的雷声也遮挡不住他的声音。

  陈其灵眼中混乱一片,再看不清面前的任何东西,只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似乎是当初那个弹指之间,灭杀上千岛国鬼子的李天元一般。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脑袋扎了下去,脸上更是老泪纵横,喃喃道:“师兄,饶了我这一回,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就连一边手上沾染了不少人命的jerry此时也觉得这破旧的道观好像是圣经中的地狱一般可怖,抬头望着天空之上突然倾斜而下的瓢泼大雨,以及疯狂乱舞银蛇,还有那震耳欲聋的雷暴之声,浑身直打哆嗦,心中更是后悔自己跟着陈其灵跑来这一趟。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噼啪一声,道观后面的一株百年古树被这闪电击中,熊熊之火在暴雨之中突然燃烧,看上去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而且老树身周更是有电光闪烁,让人触目惊心。

  陈其灵目瞪口呆的望着突然发生的一切,夹紧了双腿,但依旧能够感觉到两腿之间突然顺流直下的一股热流。多年酒色掏空身体,前列腺早就废了的陈其灵,流出的都是白色的尿液,被这尿液一浸,原本黑色的西装裤上一片片斑驳的白色,更是散发着浓烈的腥臊之气。

  “走,赶紧从这鬼地方走!”陈其灵浑身颤抖,扫了一眼道观,只觉得其中黑魆魆一片,犹如鬼门关一般,说不准什么时候李天元的鬼魂就会从里面钻出来收拾掉他。又羞又惊的陈其灵再不敢在这里停留,招手示意jerry过来搀扶自己速速下山。

  林白双手负于背后,傲然站在雨中,看着被雨水打湿之后,抱头狼狈逃窜的二人,朗声道:“我天相派就算是没有师父了,但也还有我林白,你们倘若再敢入我天相禁地,我定发动护山大阵,将你们两个诛杀在此阵内!”

  这一番话一喊出,背负着陈其灵的jerry双腿迈动的速度愈发的快了起来,二人带着腥臊之味,朝着山下窜去。

  眼见得这找事的二人下山,一边的张三疯怯生生的走到林白的身边,满脸狐疑的看着林白道:“小师弟,师父什么时候会的乾坤诛魂阵,还有你说的这什么护山大阵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师父新教你的阵法?”

  “师兄,你真以为这是修真玄幻啊,还护山大阵,那是我唬那两个孙子的,没想到还真能把他给吓尿了。”林白看着宛若好奇宝宝一般对着自己寻求答案的师兄解释道,抬头望了望天空,林白心中一片茫然。

  师父就这么走了,秘宝,传承,五弊三缺,还有刚才陈其灵无意识之中说出来的千年疑惑,以及自己这铁口直断的本事,这些都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去探究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