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驱邪(上)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3:51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59

郑元很郁闷,眼看着家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原本的平房也换成了三层小楼,而且自己也被评为茅山镇的致富能手,而且家里的独苗郑老大去年娶了媳妇儿,今年就给自己生了个大胖孙子。

  日子眼看越过越红火,可郑老大前几天偏偏在陪游客上山的时候摔死了,而且尸首运回家之后,孙子小山就开始发烧说胡话,送到医院检查,消炎针打了一个遍也不起作用,医生也说不出一个三二一。

  郑元一气之下就把孙子从医院接了回来,要找道士来家里驱邪,谁知道,找来的道士一个比一个饭桶,开得价格也一个比一个离谱。

  钱嘛,只要人在就还能赚,郑元不心疼,可是这些道士真是不值这个价格啊,进了屋就开始跳大神,四处贴符纸,贴来贴去也没见有什么效果。

  刚才这个更离谱,居然说儿媳妇儿是天煞孤星,要把她给领回去,而且还要灌孙子符水喝,灌就灌吧,可喝了下去,胡话说得反倒更厉害了一些。不消说,这是遇到了江湖骗子了,郑元一怒之下,举着拐杖就将那个江湖骗子给赶了出去。

  郑元叹了口气,磕了磕手中的烟锅子,转身就朝着屋内走去,却发现门前站了一个面上带着清隽笑容,穿着一袭青色道袍的年轻人。

  “你这牛鼻……这位真人,请问你有什么事儿么?”

  郑元习惯性的牛鼻子三个字就要骂出去,却突然发现面前这个年轻人处处透露着出尘的气息,和刚才那个江湖道士身上的市侩气完全不同,这才赶紧改口,称呼他为真人。

  林白怎么可能没听懂他前半句话的意思,只是也不点破,笑吟吟的说道:“无量天尊,我乃茅山上的道人,下山游历,听到老丈说茅山无人,所以前来询问一下,顺带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能让贫道相助一二。”

  话说的是滴水不漏,但惟独林白自己心里清楚,什么下山游历,自己是早就看好了这个地方,想过来看看到底能不能搞上一笔路费。虽然这种阴阳宅风水的事情自己并不擅长,但自己的水准也绝对不是刚才那种江湖相士能比的,对于这点儿,林白还是颇有信心的。

  人群看到突然又钻出来一个年轻道士,顿时又喧哗起来,看好的也有,说是江湖骗子的也有。只是人数众多,林白并没有看到陈其灵居然也在人群之中,而且看到林白之后,脸上神色一凛,带着一抹阴寒的笑容冲身边的jerry说了几句话。

  不等郑元回答,林白扫了一眼郑元的脸,然后朝院子里面望去。

  这院子布置的还颇为清雅,院子右边是一处青石砌成的鱼池,另外一边是一棵歪脖子树,斜斜的穿出屋外,斜刺里横在路上,看上去颇为怪异。楼房的布置也比较考究,用的都是落地窗,看上去光亮十足,按理说这种阴邪的东西是不敢出现的。

  林白一扫楼角,突然眼中一凉,感觉一股清气从眼中溜出,然后看到楼顶飞檐处一道黑影一闪而逝,如果说是黑影的话其实有些不恰当,说是一道黑雾倒是更为贴切一些。

  这,这是。林白愣住了,口中也是喃喃出声,自己的眼睛是怎么了,怎么居然看得到这种东西,阴阳眼的事情不是阴年阴月阴日生的人才会独有的么,自己这是?!

  “道长,怎么了?”郑元看到林白愕然的模样,以为林白是看出了邪魅的所在,便出言急声问道。

  “贫道看到了你说的阴煞所在!”林白沉吟片刻之后,伸手指着三楼楼顶的飞檐处,对一边的郑元道。

  林白这话一出口,围观的人群顿时全笑了,现在正是大正午,林白指的地方也是仰光刚好直射的所在,像这种阳气极盛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阴煞这种东西存在。

  但郑元听到林白这话之后,脸色瞬间变了,拉着林白便往屋子里面走,栓紧大门之后,老人噗通一声跪倒在了林白身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嚎道:“请真人救救我家孙儿,莫要让楼上那条厉鬼再来索命了!”

  “厉鬼?!”林白顾不得再为自己眼睛的事情思索,盯着郑元道。

  郑元说着话,眼神也变得慌乱起来,眼中满是悔恨的神色:“我家当初盖这个小楼的时候,找了一队外地的工人来盖房,那时候是夏天,我家人都搭的棚子住在外面,我就催那个包工头,让那些工人中午也加班加点早点赶出来,谁知道就出了事儿,一个小工被晒晕了头,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

  人心呐!林白叹了口气,茅山脚下的天气他是知道的,夏天的正午,就算是没有四十度,也是在三十七八度徘徊,这样的天气让工人去高处做重体力活,能不出事儿么?!

  “道长,当初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这也没办法不是,他们家里人来要钱,我也是赔过钱的,他不该还缠着我啊!”郑元一把扯住了林白的袖子,老泪纵横道:“道长,你可要救救小山啊,就算是倾家荡产,只要小山平安就好。

  郑元说着说着就跪了下来,“我们郑家就剩下小山这一根独苗了,小山要是死了,我这把老骨头也跟他下去陪着他好了!”

  眼看着郑元响头磕得咣咣响,林白怎么搀扶也扶不起来,只得苦笑道:“老丈,我也没说不帮你,等我帮你家祛除了这邪魅之后,你再谢我不迟。”

  说完之后,林白伸手指着自己刚才发现那黑影的地方,冲郑元问道:“那个小工是不是就是在那个地方掉下来的?”

  “对,就是那里。道长,你说我都赔了钱了的,怎么他还是缠着我家人不放。”郑元顺着林白的手指看去,正是那小工坠亡的地方,苦声道。

  林白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邪魅这种东西,玄之又玄,要想形成需要许多条件,又哪里只会是一个赔不赔钱的事情。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儿子和儿媳妇这段时间应该是住在三楼的吧。”林白笑问道。

  如果林白没有提点的话,郑元的确还没往心里边想这件事情,现在林白一说,他突然想到当初自己儿子和儿媳妇说三楼凉快一些,非要住在三楼,可现在想想,大夏天的顶楼哪里会比一楼凉快。这么想来,肯定当初就是有阴邪的存在,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又一阵的发麻。

  看到郑元脸上的表情,林白知道自己说对了,拿捏着当初跟着老道下山时候老道的模样,闭目沉吟片刻之后,轻笑道:“这么一来这件事情倒是简单了一些,先让你儿媳妇儿和小山从三楼搬下来吧。”

  没有任何犹豫,郑元撇下林白就往楼上跑去,不多时,那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美妇抱着一个小男孩便从楼上走了下来。怀中的小孩子脸色青白,气息极其微弱。

  见到林白,这中.年.美妇便要往地上跪,林白一伸手赶紧挽住,“别,我受不起你们俩这么接二连三的大礼,放心,这事儿我会尽力,一定不会堕了我们茅山的威名。”

  “你先抱着这孩子在有阳光的地方坐一会儿,让这孩子受些阳气,抱着孩子的时候轻抚这孩子的后背,叫叫他的名字。”看了一眼少妇怀中的孩子,林白说道。

  晒太阳这法子倒是没有人说过,但是这叫名字,在农村俗称‘叫魂’的法子,这段时间这少妇是没少用,但是一直没有什么作用,听到林白现在这话,少妇稍稍有些迟疑。

  “秀娥,赶快,按真人说的抱着孩子出去找个太阳地儿叫叫魂,去啊!”老人看到儿媳妇动作迟缓,家长风范顿时升起,看着女人厉声道。

  看到少妇抱着孩子走出了院子,林白扫了一眼房子,轻声道:“你到门口,扎起两堆艾草点上,让艾草那烟熏到屋子里面,我去楼上看看。”

  “道长,不,神仙,我这就出去准备,您去楼上看看。”郑元听到林白这一番交代,更加觉得林白不凡,嘴上的称呼连忙又从道长升级到了神仙。

  林白听着郑元的话差点儿没笑出声来,其实叫魂之类的都是妄谈,这孩子不过是因为阴气太重,可能是看到了那黑影,受了惊吓,让少妇叫叫,能让他安心睡下,至于晒晒太阳,则是林白多年来在江湖闯荡的经验。

  从郑元的紧张程度还有那孩子的肤色上可以看出,这孩子平日里绝对万般娇惯,平时恐怕也是养在屋子里,生怕到屋外之后受了风寒。俗话说的好,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就是个花花草草长大都得有阳光晒晒,更何况是小孩子。这和魂魄之类的东西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