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破阵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4:32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05

“不对劲啊,就算这地方死了人,可也不应该有这么重的阴气啊。再者说本就是阳宅,不是阴宅,从哪里来这么多阴气……”

  林白一边在心中暗暗思忖,一边按照在林中所学的星气观形诀仔细打量着身周的布局。

  “乾元亨利贞,无量天尊,这鬼地方的风水格局什么时候被人改成了这模样?!”因为眼睛的关系,林白可以清晰看到有五处地方正在源源不断的给三楼这个地方提供阴煞之气,刚才自己在这观望的时候还没有,现在这样,明显是人为改动出来的。

  “五鬼磨魂阵!”林白仔细观摩了一会儿之后,脸上一抹惊容。他没想到这种在江湖上被称为生儿子没屁眼的绝户阵法居然还没有失传,而且还好死不死的被自己遇到。

  所谓五鬼,其实就是找到阵眼之后,找到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而后在四个方位之中,引入阴气,再用术法将其阻隔,这四个方位的阴气运转开来之后,便要回到阵眼,将身处阵眼中的人,变成五鬼之一。

  早年传说在川渝一带,有人曾用这样的阵法来谋害仇家,一夜之间,那仇家上下百余口人尽皆死去,死相之惨如同地狱一般。不过因为这门阵法太过阴毒,用起来有伤天和,渐渐的在江湖上销声匿迹,这么些年以来,都以为已经失传了,却没想到林白今天居然会在茅山脚下遇到。

  林白现在真是欲哭无泪,遇到了这五鬼磨魂阵,就算是想跑都跑不了。这个五鬼磨魂阵强悍的地方就是在于束缚,要不然也不会叫做磨魂。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用的是还未生出便堕死于腹中胎儿的身体所凝聚的天生一股煞气,俗话说的好,小鬼难缠,这样的阴煞之气最是磨人,身周的阴气绵延不绝,一点点的朝着林白的躯体内钻去。

  各种钻心的疼痛,各种阴冷的感觉,就在林白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脑海中的秘宝古书突然在脑海中变得阴沉无比。

  那些深入体内的阴气在体内逡巡一圈之后,仿若终于找到了宣泄出的地方一般,如同潮水一般朝着那本古书涌去,但仿若石沉大海,这些进入他体内的阴煞之气尽皆被那本古书给吸了进去。

  “这……”林白愣住了,这样的变数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林白至今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东西可以吸收阴煞之气。在吸收了那些阴煞之气之后,这古书重新沉寂下来,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临消失的前一刻,林白惊愕发现古书页面上那三个篆刻大字似乎是稍稍清晰了一点儿,模模糊糊的第一个字似乎是一个‘推’字。

  “难道吸收阴气能够让这古书上面的字迹变得清晰,那变清晰之后会有什么作用?”林白在脑海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便没有再去想这个问题。

  他本就是个跳脱的人,眼前的路走好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好容易从这五鬼磨魂阵之中解脱出来,那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摆下这个阵法的人,然后狠狠打击回去。什么君子虚怀若谷,被人欺负了就要打回去,这是林白这么些年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出来的绝对经验!

  “五鬼磨魂阵,好狠的手段,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对小爷这么大的怨气,用这么阴毒的法子来祸害我!”

  林白一边说,一边起身走到窗台,往下一看。看到躲在楼下树荫中的一张熟悉脸庞,不是陈其灵还能是谁。看到陈其灵抬头往楼上看,林白心中暗暗咒骂这孙子,一边在脸上做出一幅痛苦状,然后仰天倒下。

  “坑小爷,那就得做好被小爷坑回去的准备!”

  临倒下的时候,林白看到陈其灵脸上的喜色,知道这孙子等会儿肯定要来楼上抢夺自己身上的秘宝。

  “让你坑老子,让你抢老子秘宝,让你想害师父……”林白一边嘟囔,一边手脚利索的在三楼和二楼之间不停的布置着,就连楼道上的墙壁都不放过。

  等到楼道里面和墙壁上悉数弄好,看着刚才被自己吞噬一空的阴气,渐渐的重新聚集起来,而且煞气愈发浓烈的楼道,林白脸上一抹诡异笑容,往窗台的方位一趟,不停的抽搐起来。

  在道家学说里面,阴阳之气是形成万物的条件。按照这个道理来说,这些东西对于人体都是无害的,但是世间一切皆是过满则溢,阴阳二气也是这样的道理,如果有一方失衡,就会对周遭的环境产生影响,进而伤害人的身体。

  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就是,阴虚阳躁,也就是阴气过多会使人体虚多病,阳气太盛则会让人身心暴躁。

  陈其灵在楼外已经布置好了五鬼磨魂阵,虽然被林白破去,但是这个地方的阴气依旧处在一个循环的状态下。林白现在所要做的就很简单,只需要找出之前五鬼磨魂阵东南西北的方位,然后按照这个方位重新布置,将循环的阴气拘束在楼道中。

  之前的林白对于阵法这一道并不精通,但是那晚在李天元坟前得到的星气观形诀中却是又这样的记载,说起来这件事情还要感谢陈其灵,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关系,也不会让林白能在那个特定的时间地点得到传承。如果这件事情让陈其灵知道,恐怕满嘴牙都要气得咬碎。

  阵法能够改变阴阳格局,这也是为什么从古至今,少有人敢去得罪风水相师的原因。即便是经历了那十年的文化动乱,但是现在老辈人对于风水相师依旧是恭敬有加,不敢开罪。

  不过经历了那些年之后,这个世上能够排出阵法的风水相师也是少之又少,就算是有能够布置出几个简单法阵的,也是要拿着罗盘参询上几天,能像林白这样直接排布阵法的,偌大一个中国,恐怕两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

  “纵你鬼似精,还不是要喝老子的洗脚水。”陈其灵走到楼上,看到林白的模样之后,嘴角一抹狞笑。

  看着林白倒在地上的身体,陈其灵的身体都有些颤抖。只有林白倒下,自己才有可能得到天相派的秘宝,只有拿到了秘宝,才有可能破解那传承千年的秘密,也才有可能真正让自己站在世界的权力巅峰享受常人不能想象也永远不能碰触的富贵。

  “三清道尊在上,我陈其灵终于能拿到秘宝。李天元,你等着,我要让你明白,你说的都是错的,只有我陈其灵才是对的,以后的相术界,再不会有人知道你李天元,只会知道我陈其灵!”陈其灵将拳头攥的紧紧的,看了一眼林白,急不可耐的朝着林白扑了过去。

  刚往前走出一步,陈其灵就觉得后背一寒。

  一回头,陈其灵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了一片灰色的雾气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完全找不到出路。

  “孙子,今天小爷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秘术,和浪里小白龙我斗,你这老梗子还是嫩了一点!”

  阵里面的陈其灵惊愕的听到阵外林白传来的声音,一听这话,陈其灵鼻子都快气歪了,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栽在这小子手里边了,第一次是吓尿了裤子,也不知道这一次会是什么?

  陈其灵突然心生退意,只是此时完全走不出这灰色迷雾了。

  脚下小心翼翼的按照九宫八卦的布局一步步挪动,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只是越走,陈其灵越是心惊。活了这么大岁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凶险的风水布局,而且好死不死的这凶险的风水布局还是应在了自己身上。

  陈其灵扪心自问,自己决计是摆布不出来这样的阵法,自己那五鬼磨魂阵,说白了,那做法自己想想都觉得太伤天和。

  剖出孕妇肚中的胎儿,收集怨气才能形成。而林白这小子则是将宅子中的生吉之气放出一缕,然后引入大量的阴气,这样调和之下,处处皆是生路,又处处都是死路,稍有不慎就是死局。

  如此这般完美的杀局,陈其灵自恃这辈子都不可能摆布出来。越是这样,心中的恨意越深,他以为这手段是林白从秘宝之中学来的,要不然他那么个娃娃怎么可能会这些东西。

  “难不成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阵内愈发的伸手不见五指,陈其灵的心中也愈发的惊惧。人一惊惧,心便乱了,心一乱,脚下的步法便跟着乱了。

  左脚绊着右脚,一个狗吃屎摔了下去,陈其灵一脸惊惧,眼睁睁看着灰色的黑气朝着身体里涌来。

  “真是完了……”陈其灵苦笑道。

  前半生的种种悉数回到了他的脑海,他愕然发现自己生命尽头,想到的不是后半生享受的事情。而是前半生在茅山那个破旧的道观之中,那个清隽的师兄教导自己的画面,一笔一划,一点一滴,悉数涌上陈其灵心头。

  “师兄……”陈其灵眼角几滴悔恨泪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