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5:09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247

风风火火取完钱回到家中的郑元,惊诧的发现,自家三楼的楼道里多了一个五花大绑的老头儿。头发稀疏,尖嘴猴腮,獐头鼠目,身形短小,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好货。

  郑元一脸畏惧的贴着墙边,走到一边大马金刀坐着的林白身边,双腿打着哆嗦,颤声问道:“道长,这货就是您捉住的邪魅?”

  这都是哪跟哪啊,林白听到这话哑然失笑,这郑.源还真是风声鹤唳,这段时间的折腾都能让他把大活人当做邪魅了。

  “这是暗地里坏了你们家风水格局的那个人,他见我来祛除邪魅,就过来阻挠,被我制服捆绑在这里。”林白俨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只是苦于下颌上没有几撮长须,不然这架势,这腔调,活脱脱就是神仙下凡转世。

  林白接着道:“这东西就交给你了,记住一定要用黑狗血泼在他头上,然后将他泡在粪坑中三天三夜。不过别让他死了,三天时间满了之后把他放了就行了。”

  看了眼地上歪歪扭扭躺着的陈其灵,林白撇了撇嘴,心道便宜了你小子,要不是念着你刚才走到鬼门关的时候,最里边叫了声师兄,小爷今天不把你留在这就不是浪里小白龙。

  “行,道长,您做法累了,下楼休息吧,我让我儿媳妇儿杀鸡做菜给您吃。这货您就放心交给我,咱们茅山脚下,黑狗血这些东西都齐全。”郑元听说身前是人不是邪魅,胆子也大了起来,便应承下来。而且想到这人是破坏自家风水格局的元凶,更是忍不住踹了几脚。

  可怜陈其灵,原本打算只是祸害林白一下,却没想又被林白给扣了个屎盆子,而且还要淋上一身那腥臊玩意儿。

  淋黑狗血、浸粪池这玩意儿也是华夏文明里传承了上千年的东西,想当初左慈就被曹操给淋过一身黑狗血,还浸了粪池,说是要破坏掉法力。

  其实这两件东西,起不到这样的效果,而像曹操那样的人,也不会去开罪左慈这样的神仙人物,要不然曹家基业,早就被他给祸害的干干净净。但传说毕竟是传说,民间牵强附会的东西很多。

  本就是小村庄,这些东西找来都不费功夫,不多时,林白便看到陈其灵鲜血淋漓的被扔进了粪池里发酵,更是有不少与郑家想好的亲朋过来观望。

  “不知道被那么多小白蛆在身边拱来拱去会是什么滋味……”

  林白摇了摇头,不敢再想象下去,要不然估计中午饭都吃不下去了。他知道陈其灵不会在这粪坑中呆多久,那个jerry被自己蒙蔽天机的手段挡住了找陈其灵的线索,但最多只能维持半天而已,等jerry过来,陈其灵还是会被他捞出来的。

  只让陈其灵在粪坑泡半天倒不是说林白心慈手软,而是这么些年在江湖中摸爬滚打,林白越来越发现,一个人不能够以自己的善恶观而活着,做事更不能狠辣至极,如果那样,早晚有伤天和,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玩火自.焚。

  这也是林白没有询问陈其灵口中那天大秘密的原因,煌煌天道,尚余其一。人不能贪得无厌,林白虽然自恃跳脱,但是想到陈其灵为了那事情疯癫的模样,还是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不受诱惑。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索性不问,也能给自己少些麻烦。

  林白从郑家离开已经是下午光景,郑元一个劲儿的千恩万谢,中午更是将家中亲朋悉数喊来,陪林白吃饭。那些人见林白一出手就将郑家原本眼看要死的孙子治好,便纷纷热情敬酒,希望将林白灌醉,能去他们家走上一遭,改变一下家中的风水格局。

  只是他们还是小看了浪里小白龙在江湖上的赫赫威名,一圈酒之后,郑家所有男丁悉数醉倒在酒席上,只有林白笑靥靥的安稳坐着吃菜。

  酒足饭饱,林白拿着钱便去了茅山脚下的长途汽车站,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回家一趟。这么些年都在江湖上闯荡,也还不知道老妈一个人在家里怎么样,俗话说的好,父母在不远游,自己这样在古代已经算得上不孝了。

  汽车颠颠簸簸,但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林白心中却没有半分不快。虽说这边风景不如茅山秀丽,但林白还是觉得越往前走,心里边越是踏实。

  小区一如既往的无比宁静,林白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午饭时间,站在楼下,变能听到楼上家家户户煎炒烹炸的声音,闻着楼上传来的阵阵饭香,林白更是觉得舒畅无比。

  走上楼梯拐角,便听到屋内炒菜的声音,林白心中突然一酸。

  老妈而今已经年过半百,父亲又早就不在了,孤身一人在这,身边连个照顾说话的人都没有,按理说自己这做儿子的是应该陪着老妈,不应该出去肆意晃荡。想到这里,林白更是想抽自己两耳光。

  “林白?”房门突然打开,老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也许是母子连心,林白刚到家门口,正在做饭的林母便觉得心中不安,便过来开门。

  “妈,我回来了。”林白看到老妈额上斑白的头发,声音突然哽咽起来。

  要知道从小他就被师父抱回了山里,每年最多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回来一趟,心性早就坚硬无比,这几年在江湖上厮混,更是见惯了生离死别,可如今看到母亲的白发,却是有一种扑进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哭啥啊,我又不是生病住院,看你这模样……”林母看着林白湿润的眼角,抓住林白的手就往屋里拉。

  林白也不怕听到动静出门观望的邻居笑话,一把就将老妈抱在了怀里,“妈,我以后哪都不去了,就在家陪着您。儿子现在有本事,怎么着都能赚到钱,我要陪着您让您过好日子……”

  母子情深,而且家和其他地方也都不一样。只有在家中,才有温馨,才有安稳,心才能安宁下来。那些出门打工,一年只能回家一次,甚至几年才能回家一次的游子,最能理解其中心情。

  “你能回来看我就好,虽然妈年纪大了,但是还是知道,儿子大了就不能留在身边,外面花花世界,才是他们闯荡的地方,等什么时候你在外面闯出名堂了,把妈接过去也不迟。”林母拍了拍林白的后背,心中也是颇为感慨。

  虽说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儿子能够留在身边陪着自己,但是林母更知道男人就该出去闯荡这个道理,自己不能像牢笼一样把儿子束缚在家里。

  只有在外面,才能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也才能有机会帮自己狠狠的扇家族那些人一耳,。告诉他们,谁说她刘蕙芸嫁错了人生错了孩子!

  家中还是如同往昔一般的干净,虽然家里的东西都是已经用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久,但是在刘蕙芸的细心收拾下,看不出半分的破旧,而是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看着屋中简单的几样家具,林白更是感觉自己这些年来愧对母亲,以前年纪小倒真是不感觉什么。现在老道士离开了自己,林白真是觉得要及时行孝,莫落个子欲养而亲不待。

  说了一会儿体己话,母亲便继续回厨房收拾饭菜,林白看着面前的菜肴,却是没有半分胃口下咽。

  按照老道士李天元的话,相师们大多都难逃五弊三缺的宿命,虽然自己的命运无人可以看透。但是难不成自己以后在这条路上走得久了,万一日后和师父一样,落了个孤苦一生的下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家人会不会因为这个受了牵涉。想到此处,林白更是觉得食难知味。

  不过自己年纪尚轻,说这些倒也还早,只要日后少泄天机,把持己身,如果有机会再去查查这五弊三缺究竟是如何才能够破解就行。

  “你这孩子,怎么回来了也不吃饭,是不是在外面不按时吃饭习惯了?”刘蕙芸从厨房中端着一盘青椒炒肉走出来之后,看着儿子的模样,问道。

  “没有,就是思考一下人生与理想之间的博大精神关系,老妈你也赶紧吃饭,别再做菜了,我就这么大个肚子,您再继续坐下去我可真是塞不进去了。”林白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摆的满满当当的菜肴,苦着脸看着刘蕙芸道。

  “你这孩子……”刘蕙芸拍了一下林白的脑袋,解下围裙,坐在林白对面,自己也不吃饭,只是看着林白吃菜。

  “妈,您也吃啊……”林白说着话,给母亲夹了一块菜。

  “好,好,我也吃……”

  刘蕙芸看着碗中的菜,心中一暖,儿子长大了,孝顺了。哪都好,就是还是跟他爸一样,学的是风水相数,想起来林白父亲,刘蕙芸神色一黯,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林白轻声道:“林白,你现在也大了,是时候找个正经工作了,等工作的事情弄好了,再找个工作,妈也就是死了放心了。”

  “妈,您说什么呢?”林白看到母亲面上的表情,林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抬头望着母亲说道:“您不知道,我师父说了,我天生带着铁口直断的命,只要我说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就会实现。咱们以后的日子绝对好好的,您就别担心了。”

  刘蕙芸使了劲儿的摇头,意思很明显,不想再让林白继续走风水相术这条路。而且林白的父亲是因为什么才没的,她心里边要比所有人都更加清楚,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不想让林白重蹈覆辙。

  正在此时,餐桌旁的电话突然叮铃铃响了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