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局子

更新时间:2017-09-18 09:11:2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54

虽然外面笼统的对这些人都称作是红三代,但是身上的红色浓淡的确是很讲究。在这四九城这纨绔遍地贱如狗的地界,不乏那些见到圈子里点头哈腰的三代,也不乏刘经天这种人见就卖个面子的红三代。

  陈北煌家中的老爷子也是爬雪山过草地,渡过长江,跨过鸭绿江,见过炮弹砸在身边战友身上,也在长征路上嚼过皮带的老革命,十年浩劫熬过之后,陈家老爷子也是当时的红人之一,而今虽然和刘家老爷子一样退居二线,但是陈北煌身上的红色倒也浓艳至极。

  虽然说革命者不计较个人得失,但是革命者的子孙终究还是人,是人就少不了人情长短,是是非非。两家老一辈关系虽然算不上好,但也不能说薄,偏生这刘经天和陈北煌相互怎么着都看不顺眼,大摩擦不敢有,小摩擦倒是不断。

  儿孙之间的摩擦,长辈自然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既然生的小子,那就得像公鸡一样好斗才行。要是天天娘们兮兮,那老字辈的那些人也觉得不顺畅,而且有竞争才能有提高,斗一斗也不是坏事。所以这刘经天和陈北煌便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较着劲。

  四九城里人眼明,都看得出来,刘家老爷子身体倒还康健,而且子孙要么在军队握有实权,要么就是在真金白银的部门坐镇;而陈家老爷子却是在病床上吊着半条命,而且家族里面的后辈并没有什么出色的人。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是刘经天是压着陈北煌打。

  可到后来,不知道陈家是怎么活动的,居然把刘经天这厮给运作到了公安部里面一个握有实权的部门,而且这陈北煌也算争气,竟然干出了不少成绩,最近眼看着就要再挪挪窝;可是刘经天依旧还是赋闲在家,俩人这一比较,悬殊就出来了。

  哪个少年不置气,哪个少年不爱面子,陈北煌上位之后,便想找回之前的场子,只是刘经天之前因为私开老头子车子的事情被禁了足,陈北煌一直找不到机会,而今终于见到了刘经天,怎么可能不在言语上撩拨抢白几句。

  “经天啊,不是我说你,你也二十郎当岁的大小伙子,天天不务正业也就算了,可你今天也不看看咱们这是什么地方,也不让经纶收拾收拾,带着你身边这土老冒就过来了,哥哥我忍不住就得说道说道你。”

  陈北煌对于衣着打扮还算颇为研究,扫了一眼林白身上的装束,便知道浑身上下这行头几百块钱撑死了,心里边便有些鄙夷,忍不住出言讽刺道。

  话音一落,围观的人群一阵哄笑。陈北煌这话说的巧妙,话语里面没啥过激的词汇,但是细细一品,却是长辈训斥晚辈时候说的话语,而且不但损了林白,连带着他身边的刘经纶也损了一番。

  草,刘经天一听这话心里边不愿意了。你丫挺的不就是在公安部当了个小官么,老字辈的都不行了,就算是再活动,你能上正厅都是烧高香了,还他妈在爷们面前嚣张。尤其是在自己带着小表弟出来玩的的时候嚣张,这不是故意折爷们的面子么。

  “林白,别听别人瞎比比。今儿个好好玩,想点啥就点,哥哥给你报销。”既然是带林白出来玩,刘经天也不愿意生事,淡淡道。

  殊不知此时林白心中倒是生起了一些兴趣,早先听人说,这圈子里面纨绔斗狠要么砸车,要么掏枪顶脑门子,林白早就想见识一番了,而且林白本就也不是个善茬,如何肯罢休。

  “表哥放心,我不会和疯狗一般见识了。疯狗要了咱,难不成咱再回咬一口,那咱和这扁毛畜生有啥区别。”

  陈北煌一愣,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儿。你刘经天如果去掉那个牛逼爷爷、牛逼老爸,说白了就是个无业游民,凭什么这么张扬。最重要的是,你身边跟着的这凭啥敢这口气对自己说话,而且居然把他陈北煌比作扁毛畜生。

  “你……你们……”陈北煌颤抖着手指着面前的林白,兀自失声。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春风得意,现在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个横空出世的穷小子这么一番鄙视,这让陈北煌怒不可遏。脸上的色彩更是从红到白,从白到青,即便是家里边长辈屡屡告诫他要养气制怒,但此时哪里还能控制。

  “说话这么粗俗,一点儿教养也没有,有娘生没爹管的货,从小你爸就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吧!”陈北煌看着林白冷声呵斥道。

  林白猛然抬头,头上几茎白发傲然竖起,原本散漫的一双眼睛,突然满是神光,死死的盯着陈北煌,道:“你说什么?”

  如果骂林白其他的,至多也就是在上几句嘴炮,说说就过去了。但是说林白有娘生没爹养,这就是触动了林白的逆鳞,父亲早就过世,容不得任何人侮辱,这是林白怎样都无法忍受的。

  “有娘生没爹养,怎么样?!”陈北煌面色依旧冷然,嘴角满是不屑。在他眼中,这种打扮的林白不过就是个升斗小民,只是偶然有机会结识了刘经天这样的纨绔,所以才会来到这个地方。想和他陈北煌斗,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轻松。

  “给我表弟道歉!”刘经天看到林白神色不对,心中暗暗叫苦,一边咒骂这陈北煌怎么偏偏往自己表弟的逆鳞上惹,而且听表弟话语他也是在江湖上厮混的人,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万一这事儿闹大了,老头子那不知道怎么收场才好。

  “道歉,刘经天,你以为他是什么东西,值得我给他道歉?”陈北煌冷声接着骂道:“敢骂老子是畜生,那就是连我家老爷子一并骂了,这样的人,不是有娘生没爹养的东西是什么!”

  陈北煌这话一落,一边原本看起来木讷无比,如同看客一般的陈经纶突然拿起了身边的酒瓶子,啪的一声往地上地上一摔,一扫刚才的木讷模样,骂骂咧咧道:“小爷不发威,你们还真他妈把我当hello

  kitty啊,你敢动我表弟一根毫毛,老子今天就豁出去跟你拼了!”

  听到刘经纶这话,不光一边的陈北煌愣住了,就连林白都愣住了。从外表看,怎么看刘经纶都不像是这种性子的人,却没想到如此火爆。

  一边的刘经天苦笑不已,自己弟弟的脾气他是再清楚不过,这小子看上去呆呆木木,但是从来都不是个省油的灯,小时候没少干和别人打架让自己擦屁股的事情。

  “小丫挺的,还真他妈当自己是棵葱,也不看看小爷几个是什么人?!不就是去那破衙门当了个官儿么,至于得瑟成这样,这几天不见,我看你小子真是忘记了马王爷有几只眼!”

  刘经天被刘经纶这么一搅,心里边原本的疑虑也甩到了一边。这次就算不打陈北煌这小子,能打他一顿解解气倒也不错。而且自己这也算是替表弟出头,老头子那也不能说什么,更何况还有老二这货在这顶缸。

  能来这会所玩的人,哪个不是有些背景的子弟,听到这边的动静,呼啦啦全围了过来。

  刘经天是四九城这圈子里的老顽主,有不少公子哥儿也都是跟着他混的,看到刘经天这边出了事儿,全围了过来。而陈北煌最近风头正盛,甚至传闻有通天级别的人物对他青眼有加,身边也是有不少拥泵。

  两伙人在人数上倒是都不相上下,刘经天看两边这架势,估计这架势打不起来,心里边刚松了一口气,对面的陈北煌看着林白就又来了一句:“有娘生没爹养的货色,我今天就替你爹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一听到这话,刘经天就知道,今天这事儿没得谈了。果不其然,这话音刚落,一边的林白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居然多了一瓶红酒,大踏步往前,没有丝毫停阻,咣当一声砸在了刘经天脑壳上。

  红色的酒液掺杂着红色的血液,陈北煌身上原本雪白的t恤衫瞬间鲜红一片,脑袋上甚至还顶着几片碎玻璃碴子。

  两伙人顿时愣住了,眼睁睁看着如同魔神一般的林白,四九城的着小圈子里边,虽然打架的事情也常有,但是大家伙儿都知道命金贵,最多也就是摆摆家里老爷子功名权力,或者比较下彼此前途钱途,不如的人吃个瘪就算了。敢这样直接见红的,还真是第一遭见。

  “好,算你有种,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有多横!”陈北煌怒极反笑,龇牙咧嘴忍着疼痛从口袋掏出手机,拨了几个号之后,厉声道:“马上派JC来京畿会所,让他们把家伙事儿都给我带齐了!什么事儿,爷被人打了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