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事情闹大了(下)

更新时间:2017-09-18 09:10:54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85

“美女,见过这架势没有,怎么样,要不要晚上下班了跟哥几个出去转转玩玩?”刘经天听着警局外面的动静,脸上一抹得意,对身边一个明显吓傻了的警花小妞儿,贼兮兮笑道。

  林白一听这话,一脸鄙夷的侧脸看着刘经天嗤笑道:“表哥,你泡妞的手段也太弱智一点儿吧!”

  “爷们儿这还落后,你小子有什么牛逼的?”刘经天一看林白这不屑的模样,心神一愣,道。

  “想我六岁开始就是全村情人,不管是风流小寡妇,还是多情少妇对我都是芳心暗许。你这手段,比起那些拿棒棒糖骗小姑娘看金鱼的怪蜀黎高不到哪去!”林白笑眯眯道:“你这么泡来的妞儿,人家就是跟你上床,想的也是你身后的东西,不是想着你,这样有什么乐趣。”

  一边的警花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面红耳赤,忍不住更是多看了几眼林白,虽然装束有些土气,但是说话却不是那么粗俗,再者说也不是所有的女孩儿都是贪慕虚荣、攀龙附凤的主儿,听了这话,她心里边对林白更是悄悄多了几分好感。

  警局里面笑语晏晏,但警局外面的气氛却是依旧紧张无比。

  正在白局长长手足无措的时候,从街道上突然缓缓驶来几辆同样披挂着迷彩的军车,车子尚未停好,就从车上跳下一群士兵。这群士兵和刚才的士兵衣着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胳膊上袖章写的是‘武警‘二字。

  “是哪个狗.娘养的把我兄弟围在里边?!”从领头的武警车队里面跳下来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帽子歪戴,一身匪气,一下车嘴里就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

  看到车上下来的青年,林伟虎叼着烟的嘴唇不自觉的翕动了几下,今天这事情估计是难以善了了。

  对面这年轻人,林伟虎熟悉无比。这人叫秦灼,因为这秦灼家的老爷子是警界的老骨头,一毛三的一级警监,在警号里面也是前几位的大佬。

  不过这些年秦家的家族势力的重心放在了武警之中。所以秦灼便去了武警,这孙子也不是个消停的主儿,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他手下的这些兵也几乎可以说都是些兵痞,整日里好勇斗狠,平常没少和三十八军的人起冲突。

  “秦灼,你们过来干什么?”林伟虎扫了一眼秦灼,冷声问道。

  “我他妈当谁呢,原来是林伟虎啊。你们三十八军能过来,我们武警就不能过来,难不成这三里屯是你们家开的?”秦灼一把将拦在自己身前的三十八军士兵的枪拨开,朝着林伟虎这边就走了过来。

  秦灼一走过来,白局长就跟见了亲爹一样,急忙迎了过去,低声道:“秦爷,您赶紧问问这位爷,到底今个儿是怎么回事儿,兄弟我是莫名其妙就让他们把局子给围了啊!”

  “他们是为陈家老二的事情来的,怎么老二没和你说你关在里面的那几位是什么来头?”秦灼有些厌恶的看了白局长一眼,冷声道。

  “来头,什么来头,北煌没有和我说啊。”白局长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不能呼吸了,后背上的冷汗顺着脊梁骨流到了屁股沟里面,浑身上下像是刚从水里边捞出来的一样。

  秦灼扫了一眼一边的林伟虎,促狭笑道:“除了老刘家的刘经天和他们家老二那两个不争气的家伙,谁还能请的动林伟虎林大团长的大驾。”

  白局长彻底懵了,感情这么大动静是因为自己将刘老爷子的孙子扣在局子里了。

  一想到刘老爷子,白局长就觉得双腿发软,再一想自己的乌纱帽,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心里早忙不迭的骂起了陈北煌,一边骂,一边赶紧对林伟虎陪笑道:“林团长,你放心,你先让兄弟们回去,我这就放人。”

  “放人,放什么人,我让你放人了么?”秦灼冷声冲白局长喝问道。缓缓转头盯着身后带来的武警,厉声道:“我兄弟被人打了,你们想人多压着就把人弄走,这世上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么?”

  “你想怎么样?”林伟虎抛掉手中的烟头,踩熄之后,抬头笑眯眯的盯着秦灼不阴不阳道。

  “赔礼道歉,该给医疗费就给医疗费!”秦灼蛮横无比,厉声道。

  “如果不呢?”林伟虎微微抬头,嘴角带着几分不屑。

  他们三十八军本就是‘常胜军’,‘万岁军’,这么些年铁打的意志,早就将骨子里的那种骄傲和坚持刻在了每个从他里面走出来的军人身上,又怎么可能会去畏惧面前的这个秦灼。

  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一个肩膀上扛着两杠一星的少校而已,而且论家世,论后台,林伟虎也不遑多让,老刘家的东床快婿,怎么可能轻易低头。

  林伟虎话音一落,尽皆是抬起枪口的哗啦啦声音。场中的气氛如同凝固了一般,两拨人互不相让,愣在当场,白局长面如死灰,军警对抗,这是大罪。他可不比这两位主儿,人家身上的汗毛都比他的大腿粗,最后少不了还是自己来当替罪羊。

  警局内所有人也是一个个如临大敌,战战兢兢。

  “闹够了没有,你这个小兔崽子,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要低调,要低调。军警对抗,这事情已经通天了,这次万一你姑父那出了什么事情,我看你怎么跟你爷爷和小姑交代!”刘经天手中的电话乍响,刚摁下接听键,电话对面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而且听话音,好像老爷子也是在一边。

  “不是我找的事,是陈家老二骂表弟有娘生没爹养,我们才和他干起来的,而且这边警局不管青红皂白就把我们几个给兜了进来,我不给姑父电话,我找谁去啊。”刘经天低声嘟囔道。

  “回来我再收拾你!”电话那边撂下这么一句便挂断了。

  刘经天捧着电话,如逢大赦,看着林白笑道:“表弟你这块金子招牌果然管用,往日我要是闯了祸,老头子肯定电话里就是狂骂,今天只说了这么几句。估计等会儿就有人来接咱们了,我跟你说,回去把事情全往我头上推,我这债多,出不了事儿。”

  林白心中一阵温暖,表哥就是表哥,这么大的祸事也愿意自己扛。心中的温情还没泛滥起波澜,一边的刘经天紧跟着就又接了一句:“只要把你泡妞的那诀窍告诉我就行。”

  林白直欲倒地,这都是什么人啊,为了泡妞,真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

  “爸,这边就是这样的情况。大姐的儿子来了燕京,小天带他出去玩,遇上了老陈家的老二北煌,两伙人就打起来了,然后就被警察带走了。小天这孩子不懂事,就给他小姑夫打了电话,伟虎就带人把警局围了,然后老秦家的秦灼又带着武警去和伟虎对峙起来……”

  挂了电话的刘军武看着面前大马金刀坐着,脸上挂着严霜,眼看就要大发雷霆的老爷子小心翼翼说道。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老爷子便打断了他的话,脸上满是激动,道:“你说谁,你大姐的孩子,我的外孙来燕京了?”

  刘军武以为老爷子要发怒,垂首躬身,低声道:“是我们的不对,我们不该瞒着你把林白接过来的,本来想等明天告诉你,谁知道今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爸,你可千万别怪大姐。”

  “好,经天这孩子好样的。自家人哪能让外人欺负,他老陈家老秦家的孩子就金贵,咱们老刘家的孩子就得挨打么。林白这孩子也好,像我当年的模样。不听话的就得打了才听话,小鬼子当年是这样,美帝也是这样。老刘家的种,都是好样的!”

  原本以为老爷子要发飙的刘军武一听这话愣住了,看起来老爷子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为这几个晚辈叫好。而且看这模样,对于林白来京这件事情还颇为喜悦。

  “军武啊,你这次做的很对。你妈天天在我跟前念叨你大姐,这么多年了,她不回来,就不说什么了,外孙回来了,就该去看看她嘛,明天让经天带着那孩子去我们那。”刘老爷子大大咧咧道,多年的戎马生涯让他哪里会说软话,思念女儿心疼外孙的情绪,都借着家中老太太表露出来。

  刘军武哪里还不明白老爷子话里的意思,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对老爷子来说已经实属不易了。刘军武急忙一个立正,大声道:“保证完成任务。不过陈家老爷子已经去了中海,怕是要先发制人对付这仨孩子还有伟虎,爸,您看?”

  “陈伟霆能去,我刘玉成就不能去么?告御状,他陈伟霆也不想想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当年老子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他还在家纳鞋底呢!”刘老爷子一顿拐杖,不怒自威,厉声道:“给我备车,送我去中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