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桃花劫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1:07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15

那个叫做青姨的女人和上官嫣嫣走出包厢之后,林白没有说话,只是依旧在沉思。

  刚才程睿上演的那一幕的确是他所为,但并不是有心为之,而是他脑海中的秘宝突然发挥的效力。在程睿那一拳挥来的时候,林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秘宝居然微微颤动,于是便故意不做出动作,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接下来的事情不光让这些人出乎意料,即便是引发了这件事情的林白其实都已经完全愣住了。林白清楚的感觉到脑海中的秘宝往外吐露出一股阴气,而且这股阴气要比之前在郑元家驱邪时候被秘宝吸收的那股阴气要浓重上十倍都不止。

  郑元家的阴煞已经足够怪异,更何况是十倍以上,程睿有那样的反应倒也不足为奇。林白惊诧的是自己脑海中的这古书秘宝上所隐藏的秘密。

  “这小寡妇还是小白菜的事儿咱先不提,林白老弟,我问你一件事儿,你得照实给我说。”刘经天见林白良久无声,以为他还在想着刚才那两个女人,于是出言道。

  林白一看刘经天脸上这可怜兮兮的表情,知道这货张嘴肯定是没啥好事儿,没好气的白了刘经天一眼之后,说道:“表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兄弟谁跟谁,有什么事情您就说话,我能帮的还能不帮你?”

  “那,那啥,你小子会不会看风水,要是会的话,能不能把我住的地方的小布局给动动,看看能不能给我招点桃花过来?”刘经天看着林白羞怯道,那架势浑如未出阁的大姑娘一般。

  “……”林白彻底无语了。刘经天的面相他是看过的。眉毛细平而阔,眼长而深,眼眸黑白分明,嘴唇红润厚实,眼角更是有几缕斜斜上翘的纹络,这些都已经显示出来他女人缘极好。而且按这种面相一般人都是往外推桃花,没见过他这样往自己身上再揽桃花的。

  最为重要的是,刘经天最近鼻骨有些不正,鼻尖浑圆,这些面相都显示他最近床第之间的事情太多,而且感情上的牵绊也不少。

  但凡是人,都有‘奸门’所在。所谓‘奸门’也就是显露出一个人情感生活的地方,深谙相术之人,便是从‘奸门’的表现来看一个人的姻缘感情,比如说什么桃花眼之类的,都是如此。

  桃花虽然不是坏事,但过满则溢,桃花太过旺盛便成了坏事。林白之前没注意,此时仔细一看,居然发现刘经天面相上已经显示出来他桃花缠身,甚至不久之后可能因为女人出些变故。如今居然还让林白给他增强桃花运势,真是不知者无畏。

  “表哥,我问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因为女人的事情和人争风吃醋?”林白皱眉盯着刘经天厉声发问。

  “这……这玩意儿……”

  刘经天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一张老脸居然开始发红。如果这是个他们小圈子里面的人来问这个问题,他倒也无所谓。可这林白是他小表弟,也是亲人,探讨起来女人的问题,总觉得有些尴尬。

  看刘经天良久无声,林白哪能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叹了口气之后,道:“俗话说的好,老铁是啥,一起扛过枪,一起蹲过监,一起女票过女昌。咱们不是没有一起出去玩过,而且这事情关系到你以后未来……”

  “有这事儿,你来前不久和一个小子折腾过一次。”刘经天一听这事儿关乎自己未来,一咬牙便应承了下来,当下也不再隐瞒,接着道:“就是前段时间有个场子里面来了个不错的小姑娘,我看着漂亮,就动了花花肠子,刚好老贺家的小子和我抢,就干过一仗。”

  刘经天有些不解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女人归女人,和我未来有毛线的关系……”

  现在早不是前些年的时代,在他们这些小圈子里面,尤其是出门参加个聚会什么的,身边要是没有个妖娆的小妖精陪着,都不好意思出门。

  刘经天知道不少人都在一些大学里面包了些校花什么的,而且男人嘛,总喜欢贴着自己的女人多些。命犯桃花这话总让人止不住有些沾沾四喜。而且身边的女人比小圈子里面其他人的女人多,说出来也是一件听光彩的事儿。刘经天也一向都是以此为荣的。

  “表哥,你要是相信我。行桃花运有时候不一定就是好事儿。你这桃花运太旺,甚至隐隐有变成桃花劫的倾向,因色伤身不说,说不定还会身败名裂,甚至拖累到你的大好前途都有可能。”林白摇头道、

  桃花乃是命理之中神煞一种,分为内外桃花,二者功效相同,但吉凶完全不同。

  内桃花主的是在男欢女爱之事上异于常人,无论谈情或者做事,更容易吸引人一些,但婚姻却是美满无比。说通俗点儿,这内桃花就是和会浪漫差不多。若是外桃花,有句俗话说的好:男儿逢之压垮腰,女人逢之万人X。

  社会上因为男女之事杀人作案,或者是身败名裂的屡见不鲜,这从相术命理上来说,就是命中沾染了这外桃花。

  刘经天身上这桃花其实是内桃花,但是因为某些方面的原因,居然慢慢转变向了外桃花。虽然说暂时只是可能因为女人吃些小亏,但是长久以后,体力不佳还是小事,因为情事身败名裂,甚至惹来杀身之祸才最严重。

  “表弟……不对……林大师,你说我这可怎么办好?”

  听完林白的话,刘经天此时完全吓傻了。仔细回想一下之后,自己这段时间和不少女人纠缠不清,的确有些体力不支。而且和几个原本交好的朋友之间闹腾的也颇不愉快。只是那群女人也都是些知名的烟花女子,若是自己贸贸然突然放弃,说不准会被人说自己那方面不行,这样也不好。

  “怎么办,先把你身上这芙蓉石三大件给摘下来吧?”林白扫了一眼刘经天的行头之后,甚是无语,撇了撇嘴道。

  “这芙蓉石又叫粉晶,或者叫蔷薇水晶,是有助促进感情,吸引爱情的物件。如果是雕琢成貔貅形状还会有财色兼招的寓意。但你身上带的这东西雕琢的乃是绳子形状,有捆.44绑的寓意。你的桃花本就极强,此时在加上这东西,功效更是显著。”林白颇为无奈的摇头说道。

  从这东西的模样看,应该是个姑娘送给刘经天的。女性本就属阴,而且送的还是芙蓉石,桃花招的就更是厉害。恐怕这个送东西原本寓意绑住刘经天,但和桃花一混淆,就成了绑住桃花的意思,这应该是她没想到的。

  刘经天倒也听话,一听林白这话,直接把东西从自己手腕脖子上扯了下来,团巴团巴就扔进了垃圾桶里边,看得林白又是一阵无语。虽然说这东西戴在身边没什么益处,但好歹也是钱买来的啊,随手扔掉,这不是糟践东西么?

  “是不是这玩意儿一扔,我这外桃花就变成内桃花,以后就没事儿了?”刘经天把身上的芙蓉石扔掉之后,看着林白可怜兮兮问道。他现在实在是被林白的话给吓到了,生怕自己真再这么下去,有一天会来个情仇之类的事情。

  虽然他刘大公子不畏惧这些事情,但是真惹了一身骚,以后不管他走军政哪条路,都得先背个滥情不成器的包袱。

  “哪能这么简单,这事情复杂了去了,不说别的,先就得对你住的地方好好改善一下。我看你身上这外桃花恐怕和你住的地方的风水布局关系颇大。”林白颇有些尴尬的看着刘经天道。

  林白学习的是麻衣神相一脉的东西居多,寻龙点穴这些东西涉猎的倒是比较少,不过林白自忖就算自己真是半瓶水的水准,应付个桃花劫应该还是可以的。

  本来心中还有点儿喜色的刘经天被林白这话一说,心里边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哪里还会注意到林白脸上的一抹尴尬之色,当下忙不迭的拉着林白就要赶快回到自己住的地方,让林白将这桃花劫给破解掉。

  看着刘经天的急色,林白笑道:“别急啊,好歹把这酒给喝了吧?”

  “感情这事情不是出在你身上,你当然不急。你要是想喝酒,等事情办完了,哥哥我请你好好吃一顿。”刘经天胆子都要被吓破了,哪还有心思陪林白喝酒,忙不迭的就要扯着林白走。

  “成是成,不过我们门内有规矩,无论是看相或者是看风水,都不能白看,或多或少都得有所表示才行。”林白犹豫了一下之后,带着些不好意思对刘经天道。

  这倒的确不是林白贪图刘经天的钱财,而是相术门派古已有之的传统。无论是麻衣神相还是风水,所做的都是泄露天机、逆改天命的事情,所以必须有报酬才行。这和乡下煎药的砂锅一样,你借用别人的砂锅,不管是关系再好,都要有所表示才行。

  “钱是小事儿,少不了你的。”刘经天大刺刺说道,浑然没当回事儿。

  林白一脸苦笑,心中感慨刚还让招桃花,这会儿又让破桃花,人世果然无常,却忘记了是自己一席话才让别人动的这心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