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红鸾星动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3:49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204

“红鸾星动?什么玩意儿?”刘经纶听到林白这话,脸上微红,但还是狐疑道。

  据《封神榜记载》,红鸾星乃是凤凰山青蛮斗阙的龙吉公主,乃是昊天大帝亲生,西王母之女,因为心生凡念,被贬下凡,在凤凰山修道。

  后姜子牙伐纣,龙吉公主下山助姜子牙一臂之力,曾经施法降雨扑灭西岐火焰,并生擒纣王大将洪锦。在斩杀洪锦的时候,月老前来说和,道破天机。龙吉公主和洪锦有夙世因缘,曾绾红丝之约。于是二人便助姜子牙伐纣。

  后夫妻二人同心协力效力于周营,死后被

  分封为龙德星与红鸾星。因二人夫唱妇随,关系甚佳,所以红鸾星便成为了表示姻缘将至的说法。

  “老表,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林白看着刘经纶原本黑厚的面皮露出一抹红晕,便嘴角带笑促狭问道。

  刘经纶揉了揉鼻子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红鸾、天喜遇在天姚同宫,如遇感情邂逅,则主婚姻,亦可力挽天姚星之桃花偏邪度,而能确立婚姻成立。看起来老表你遇见的这个女人乃是命中注定的那人啊!”林白不禁慨叹道。

  世间追求宿命的人实在太多,想要遇到自己一生所求的那个人的人更多,但往往都是追寻而不得,这刘经纶看似憨憨傻傻,却能如此轻易而举的遇到自己一生所爱,实属不易。果然是应了那句天道无常,常与善人。

  听到林白这话,刘经纶本就黑厚的脸上愈发有些发红,有些尴尬又带着些期冀的看着林白问道:“表弟,我不瞒你,实验室里面最近的确来了一个米夏的实习生,我觉得她看着很好,就是不敢说。”

  林白一听这话,一阵无语。这刘经天和刘经纶虽然只是堂兄弟,但性格却是天差地远,就现在这事情如果是换了刘经天,恐怕早就扑过去要约那姑娘吃饭聊天谈人生谈理想了;可这刘经纶却是只敢自己在心里边想想,没有任何行动。

  “表哥,不是我说你,这姻缘都是自己争取的,要是你连自己争取都不敢,那就算是再好的缘分也得玩完。”看刘经纶这架势,林白心中一动,先是出言威吓,然后柔声劝慰道:“而且你要是表白,人家同意了,以后舅妈不也不会再天天折腾你了不是。”

  果不其然,刘经纶受了林白这一吓一劝,心里边果真是有些惊惧,没再说话,急忙起身,就朝外赶去,嘴里嘟嘟囔囔要找米夏表白。

  “先把自己收拾一下,别让你身上那味道呛到人家!”林白在刘经纶身后不怀好意的捂着鼻子加了一句。

  刘经纶身子一抖,差点儿没歪倒在门口。

  打着哈欠下楼的刘经天朦胧着眼朝门外看了看,原本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下来,张大嘴盯着门口,恍如大白天见了鬼一般,叫道:“我是不是看错了,老二那货居然会一大早就自己过来串门?!”

  “你没想到的还更多呢,你知道老二现在出去是干嘛去,是去告白!”林白撇了撇嘴,淡淡道。

  一听林白这话,刘经天更是惊愕到了极点。就老二那个闷油瓶的性子,去告白,这事情若是换了旁人告诉他,他就是打死也不相信,可现在这话是从林白嘴里说的,他不能不信啊,毕竟这破了桃花煞之后的效果自己是亲眼看到的。

  “你是不是给老二下咒了?”刘经天一脸狐疑的盯着林白,眼神中带着些畏惧,似乎林白成了电视剧中的那种下咒杀人的江湖术士一般。

  林白没好气的白了刘经天一眼,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堂弟去表白,就算是不来个行动支持,最起码也得精神鼓励下,

  这货倒好,竟然问是不是被人下了咒。

  “要不要去偷看一眼,咱们哥俩亲自出马,也算是给老二增加一些信心,万一告白失败这小子要跳河,咱们俩也能拉住他不是。”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刘经天一扫刚起床的疲态,眨巴着双眼盯着林白道。

  “这样不大好吧,毕竟这是老二的私事。”林白沉吟片刻,说道。

  刘经天摇了摇头,正色道:“这事情已经关系到了叔父家子孙后代的问题,也关系到了老刘家第四代的问题,这件事情我们必须慎重,必须从大局出发,也必须把他当成一件公事,而不是小刘同志的私事来处理!”

  “这……”林白貌似还在犹豫。

  刘经天说道:“对待同志要像春天一般温暖,要尽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帮助这世界上每一个人。老二那么胆小,你放心他自己去告白?!”

  “好,同去!”林白一咬牙,捏紧了手,做出一副斩钉截铁经过了无数次思想斗争之后才同意的模样,浑然忘了刚才是谁对刘经纶又吓又哄的。

  躲进小楼成一统,核能研究所便是如此,在京郊深山中一个独门独院里面,四周扯起高高的电线,门口更是一群武警巡逻。

  好在刘经天不管去哪里,总是喜欢扯虎皮做大旗,拿出老爷子家里边藏着的特别通行证,没费多大功夫,两个人便进了这核能研究所。

  林白在前,刘经天在后,两人快步朝着刘经纶所在的实验室赶了过去。

  还没等走到实验室门口,二人便听见里面一阵接着一阵的吵闹声。实验室外面更是有一群年轻男人,穿着打扮都和实验室里面的人不同,看上去都算是小有背景,而且旁边还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躺倒在地上呻吟。

  看来,里面已经发生了肢体冲突。

  “这他妈是哪门子事儿,难不成老二表个白都要弄上这么大的场面。”林白和刘经天二人看着场内的局面,面面相觑。

  “你们姓刘的果然有默契,刘经天那不成器的玩意儿要针对我,你小子还要和我抢女人,我看你是活的有些不耐烦了。”屋内传来一句阴恻恻的话语。

  林白和刘经天一听这声音,脸色就变了,又他妈遇见老熟人了,看起来老二这次是和陈北煌争起女人来了。

  今天这事情很简单,刘经纶和陈北煌争的这小姑娘米夏也是正宗的红色家庭出身,但是小时候不愿意家里边的安排,偷偷跑到国外学的核物理。而且最牛的是,这姑娘居然当时就拒绝了普利策研究所的高新邀请,而是回到国内实验室工作。

  不过还好回来了,要不然还真就遇不上刘经纶。原本米夏看不惯四九城里面这些比完老爸比爷爷的人,再加上常年都是在国外生活,没几个朋友,也和四九城的小圈子融合不到一起去。

  谁料到这小姑娘进实验室的第一天就看到像疯子一样冲进来的刘经纶,原本打算通知保安,却不想这疯子在一边的小黑板上写下了核裂变的弹性公式。再一打听,这刘经纶背景居然也不简单,心中就更是觉得惊讶。

  人和人相遇,讲究的是个缘法。两个极度迷恋核物理的人就这样相遇,然后擦出了一些小小的火花。

  只是这小姑娘圈子里面没有朋友,下班没事做,就出去玩,谁知道到了一家知名的酒吧就遇到了陈北煌,陈北煌见到她之后就惊为天人,没完没了的纠缠她。

  今天一上班,陈北煌刚过来,刘经纶就跑来告白来了,事情就闹腾起来了。

  急忙推开门进去,林白开始在屋子里寻找刘经纶的身影。

  其实不用寻找,只是一眼便能看到刘经纶的所在。

  因为场内所有人都是站着,只有刘经纶一个人躺倒在地上。头发已经乱糟糟成一团,身上刚换的干净衣服此时也是皱巴巴的不像样子,嘴角更是有一抹血丝。

  至于陈北煌,则更是不用细看,这人喜欢拉风,总是奢望不管自己到哪都能像夜色里的萤火虫那般显眼,所以经常穿的是一身白色西装。双手环抱在胸前,笑眯眯的盯着躺倒在地上呻吟的刘经纶,好像,他完全没有看到走进来的林白和刘经天一般。

  “老表,泡妞儿泡到你这份上,也算是生平罕见了,怎么躺在地上,难道是要求婚?”林白走到刘经纶身边,将他挽起来,笑眯眯问道。

  直到此时,陈北煌才扫了林白一眼,眼神中的怨毒恍若是要扎进人皮肉的毒刺一般。往前走了一步,笑着说道:“这是我和情敌之间的决斗,和你无关。”

  “呆头鹅,这决斗的主意是你出的。既然你已经躺下来了,那是不是要跪下来给我道个歉,乖乖的从米夏身边滚蛋。还是说你想让你这几个表兄弟一起上,你以为他们就能帮你泡到妞儿么?”陈北煌转头看着地上的刘经纶,缓缓道。

  林白面无表情,摇头笑道:“泡妞儿泡到你们俩这份上真是绝了,这是华夏,不是俄罗斯;你们是华夏人,也不是俄罗斯那群青年军官。”

  “是不是又如何?”陈北煌冷笑,“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在俄罗斯,强者为尊都是道理,难道你不觉得我们没用枪就已经比俄罗斯那群老毛子文明许多么?”

  林白苦笑抬头,盯着陈北煌的眼睛道:“你不觉得我来了,你就该滚蛋了么?”

  “凭什么?”

  “你猜凭什么?”

  “你凭什么让我猜你凭什么?”陈北煌一脸讥诮看着林白道。

  “你不想猜也行……”林白突然放开挽着陈北煌的手,抓起一边桌子上放着的一把维修用的榔头,狠狠的朝着陈北煌的脑袋抡了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