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招魂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5:23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14

宁静,死一般的宁静,只有风吹过树梢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

  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都能听到各自呼吸的声音,这一刻就如同是定格了一般,时间完全静止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林白,等待他下一刻的表态。

  “话说到这份上,似乎我在拒绝也不是道理。”林白笑吟吟看着夏小青道:“我只能尽力一试。”

  “只要你能找到南禹的尸骨,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夏小青脸上闪过一抹激动的红晕,颤声道。

  在华夏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说法,客死异乡或者是死后找不到尸体的人,魂魄会像他的尸体一样,一直停留在异乡或者猝死的地方,受着无尽的痛苦。既不能享受到亲眷香火的供奉,也不能有转世投胎的机会,只能永远留在当地,长久孤单一人。

  最重要的是,生不能同衾,死不能共穴,这才是对夏小青最大的折磨。能够找到陈南禹的尸骨已经是她活下去最后的念想,就连这么一点儿念想,她慢慢的都不敢去奢望,现在见到挥手之间便可引煞入体的林白,而且听到林白可以帮助她,夏小青顿时激动起来。

  “这些事情等找到之后再说。”林白推开夏小青紧握着自己胳膊的小手,接着道:“我需要你丈夫生前的遗物,用以帮助确定他现在的位置。”

  夏小青此时完全乱了方寸,哪里还有平常那种冰冷至极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一脸哀求的看着林白,从脖子上解下一段红绳束缚着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放到林白手中,轻声道:“这是南禹留给我的最后一点儿东西,是他生下来之后第一次剪掉的头发。”

  听到夏小青递过来的东西乃是胎毛,林白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胎毛也就是婴儿离开娘胎之后,第一次剪掉的头发。这种胎毛在人还在胚胎之中的时候就已经发育出来,具有先天之灵气,也是人之血气第一次孕育之物。如果运用起来寻找尸骨,定然事半功倍。

  “还有没有精血之类的东西?”林白沉吟了一下之后,沉声询问。

  夏小青摇了摇头,轻声道:“原来保存的还有一些,但是为了寻找尸骨,以前找人帮忙推算的时候都用掉了,现在只剩下这些了。”

  林白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这夏小青寻夫心切,竟是中了江湖上鬼相的道了。

  所谓鬼相,就是将死去亲人的魂魄召回,与活着亲人对话的相师。鬼相的主要收入就在‘关亡’,关亡是一句行话,也就是招魂的意思。

  鬼相与其说是相术,倒不如说是骗术更贴切一些。一般鬼相都需要四五个人配合,利用剪纸样向妇女摸底。以前妇女几乎人人都会绣花,将纸样贴在绣布上,然后用彩线织绣。而纸样设计属于剪纸艺术,不是人人都会的,而“鬼相”都有这种才能。

  在替人剪纸样时了解谁家死了人,死者的家庭结构等等。然后将摸到的情况告知同伙,同伙再找上门去替这家“关亡”。因为事先已经有底,所以从“鬼相”口中说出的话,准确得惊人。

  “鬼相”自称“灵鸽”能预知未来,卜知过去,能办人不能办到的事。全是骗人的鬼话。肚子说话其实就是“腹语”,练习“腹语”先练憋气,憋住气用喉头发音,经过长时间练习,喉音经憋气后能引起腹腔蠕动和共鸣,然后发出类似说话的声音。

  只是这些年通过一些科学文化的普及,以及国家的一些举措,使这些当初在国内纵横一时的鬼相渐渐销声匿迹,但还是有一部分人生存了下来。

  林白可以断定,夏小青肯定是在病急乱投医的情况相爱,遇到了鬼相门派的余孽,然后被这些人忽悠去了手中留着的一些可以帮助招魂的材料。

  “你们退到一边,我要用这先天胎毛来摆布出招魂的阵势,来推演出尸骸的位置。”林白扫了一眼身边三人,淡淡道。

  “林白,你小心一些,别勉强。”刘经天往后退了几步之后,看着林白叮嘱了一句。

  林白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明白,你放心吧。”

  人有三魂七魄,乃是人的本命精神所在。人在世之时,人的魂魄依附于人体,但是当猝死之后,亡魂却是留在死亡的地点,难以回归。林白所用的术法,乃是天相派之中的招魂术,更是借鉴了楚巫的一些法门。

  在《楚辞》之中就有《招魂》篇,乃是宋玉为了召回老师屈原的魂魄所作的一篇赋。但是其中就体现出了当时楚巫的手段,天相派便是采用了楚巫之中将取要招魂魄在世时的一些亲近之物,通过这些信息引起阴阳共鸣,从而推算具体的尸骸方位。

  扫了一眼手中的胎毛,林白走到身边的一块大石旁,将手中胎毛放在上面,然后将手指放到嘴边咬破,在大石上用血水,勾画起来。

  林白手上的速度很慢,一笔一顿,几乎将全身的力气耗干了一般,额头甚至都有滚滚的汗珠往下滴落。画符一般用朱砂即可,但还是比不上鲜血这种充满了阴阳调和之气的东西。陈南禹死去已久,只有用这种最大功效的符箓,才能一试。

  “也不知道老东西交给我的这东西到底有用没有。”林白好容易画完之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一屁股蹲坐在地上。画符不光是个手法活,还是个体力活,精气神高度集中,一幅符箓几乎就用掉了他一半的气力。

  林白所用的这种招魂之法是记录在老道士星气观形诀中的一道法门,用人鲜血为媒,再加上死者之物,然后根据符箓燃烧之后发生的变化,进而便可推演出人死亡的位置。

  林白扫了一眼石上画好的符箓,收起面上玩世不恭的表情,沉默片刻,坐在石前,默默念诵《高上玉皇本行集经》,沉默念诵三遍之后,缓缓起身。

  夏小青见到林白起身,急忙便赶了过来,一脸期盼的看着林白缓声道:“林大师,怎么样?有没有希望?”

  夏小青这些年没少找相师帮忙查找陈南禹的尸骸,可这些年见到的人,大部分是一上来直接就开始唬人的,还有的就是询问一番之后表示无能为力的,而今林白几乎成了她最后的一根稻草,被她拼了命的抓紧。

  林白摆了摆手,招魂的事情哪里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在一时半会内做到的。还没等他开口,脚下就一阵虚浮,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夏小青的怀里。脑袋感觉到一片温软。弹性极佳,手感绝对超绝,这是林白脑子第一瞬间下的结论。

  这倒不是林白在占夏小青便宜,而是因为这勾画符箓招魂乃是一项极其耗费元气的事情,所以才会出现脚步虚浮的事情。

  只是这事情看在一边的刘经天眼里,就是林白赤裸裸的在吃夏小青豆腐,看着林白脑袋在夏小青怀中‘乱拱’的模样,刘经天那叫一个感慨万千。人比人气死人,要是被那些希望能和夏小青一亲芳泽的人看到林白现在这模样,估计活劈了这小子的心都有!

  刘经天只顾着感慨,却是没看到站在他身边的上官嫣嫣眼神中有些酸味,似乎将抱着林白不知所措的夏小青当成了敌人一般。

  好容易将软绵绵的林白扶到了一边的车子里,三人看到林白苍白的脸庞和额头上的虚汗,才确定刚才的确不是他故意为之。沉默片刻之后,夏小青轻声问道:“林大师,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有消息。”

  从夏小青的脸色看来,林白明白她已经习惯了鬼相那种迅捷的手段,只要钱一到位,关于亡人生前种种便是滔滔不绝。

  相术一脉对于招魂这种事情则是慢慢作为,不光要画符箓,有时候甚至还要摆上法坛作法。但是未亡人哪里能等得了这种慢节奏的手段,忧思之情不能排解,心中忧虑便每日愈深,进而有可能会对相师失去信心。改而去相信那些鬼相的说法,求得一个便利。

  而且现在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在快节奏生活的压迫下,更是等不起相术起效的缓慢。这也是这些年相术一脉渐渐开始衰落,而鬼相一脉渐渐开始重新冒头的一个重要原因。

  “再过三四个小时,等到天黑之后,大概就能显露出端倪了。”林白沉吟了一下之后,轻声道。

  他所用的这术法,正是老道考虑到现在生活的这种节奏,所以加以改良,往昔需要三天甚至七天才能发挥功效的术法,在和楚巫结合之后,只需要三个小时便能收到成效。

  “好,那我们就在这等着!”夏小青抹了一下眼角,颤声道。自从陈南禹死后,没有一天她不是生活在对亡夫的思念之中,而今终于盼到了关于死去丈夫尸骸的下落,哪怕此时就算是山洪迸发,天塌地陷,她都不会离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