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五鬼运财风水局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6:2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22

第四十五章五鬼运财风水局

  “五鬼运财风水局,源于九星法,这九星法又称天星法。九星即指北斗之贪狼、巨门、

  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九星。”

  “此九星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上观天象,知天地变化,掌生杀之权。下辨地形,则知人之贫富祸福。下辨地形,即指风水而言。在明朝《归厚禄》之《星符章》中一代风水大家冷谦注云:天地之内,气化流行,一皆九星所主治……”

  “这五鬼运财风水局和天星催官局都是鬼相一脉的传承,我们天相宗和鬼相一脉乃是世仇,天相讲究道法自然,而鬼相却是重视眼前的一切,各种卑劣手段都可以使用!”张三疯皱着眉头看着林白侃侃道。

  鬼相一脉在前文就已经说过,刚开始乃是为了为亡人招魂所产生的,比如当初为唐明皇给杨玉环招魂的那位就是鬼相一脉的宗主。鬼相一脉虽然并不太讲究手段,但还算行之有道,也算是相术一脉的一个分支。

  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尤其是到了清末的时候,鬼相一脉渐渐失道,手段也从为人招魂,改成了摆布风水局骗人钱财。

  摆布风水局本不是什么坏事,甚至许多风水学前辈利用风水布局进行济世助人,催官旺财,功德无量。然而鬼相一脉却是学艺不精就出来卖弄,做事也更是有伤天和,非但达不到催官旺财之目的,甚至适得其反者,实是害人不浅。

  当初茅山老道士就曾经对张三疯说过这样的感慨:鬼相一脉如果不铲除,那真正的相术永远不可能变成相学,被世人所熟知。

  师父可忍,徒弟不可忍,林白一听这话,瞬间明白了,感情暗算自己的那人是个冤家死对头,心里边一嘀咕,抬头对张三疯道:“师兄,既然你能看出来这风水局,咱们师兄弟二人就破了它,顺带也能引出暗算我的那个鬼相门人!”

  “鬼相之人所布之局并没有错,错就错在其布局之时,忽略了以上最关键的两点。龙虽画成,但却无点睛之笔。”张三疯没有回答林白的话,而是继续慨叹道。

  “从前师父在布局时,根据其本人的命造,选取最佳的时间、方位,使天、地、人三才合

  一,奇天地之造化为己用,‘符’、‘咒’、‘法’相合。依法布局并接气入局,如此所成之局,称为"活局"。活局不但可以在短期内发挥其应有的效验,更有济世助人的目的。”

  张三疯说着话,走到河水边,低头看了看河底油油招摇的水藻,轻声道:“就像他摆下的这个五鬼运财风水局,就将九星中的五个方位,用上了未出世的孩童尸体,以此来镇压此地衍生的气运,而我们师门传承中却是用另外的手段就可以做到。”

  夏小青听到两人说的这些玄玄乎乎的,也不懂是什么意思,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张三疯。河边水汽重,一到晚上就变得很凉爽,但夏小青额头上的汗珠却是滚滚而下。

  “大师,不知道能不能将南禹的尸骸从河底运出来?”夏小青紧张兮兮,说道。

  张三疯长叹一声,缓缓起身,走到夏小青面前。仔仔细细的欣赏着夏小青的模样,夏小青被他这么一看,居然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仍旧抬头,咬紧了嘴唇,盯着张三疯的眼睛,脸上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张三疯一看这架势,心里边顿生一种挫败感,难不成这女的就没发现自己是个帅哥么?

  “都说风水,山起为风,水行才为水。但这风水局之中,却是借的星宿之力。这条河不是关键,河底的泥沙和水草才是关键所在。当时布下这风水局的人肯定是借助了天时、地利和人和才做出的。”张三疯摇头晃脑,将一番话说的玄玄乎乎,唬的身边人一愣一愣。

  看夏小青依旧是一脸沉默而的表情,张三疯这话她更加是听不懂,便出言问道:“大师,您有没有把握,将这风水局解开?”

  张三疯扫了一眼林白,然后凑到夏小青身侧,眉开眼笑道:“这种小事情,以我的水平,当然是可以的,只是要大伤元气,这位美女不如给我一个湿吻来补充一下元气如何?”

  刘经天原本手里边拿了瓶水往肚子里灌,一听到张三疯这话,一口水如同装了一个喷头一般,悉数喷了出来。

  夏小青一脸愕然的盯着张三疯,一张俏脸上满是羞红,就连耳朵根子都是变得红红的。林白见张三疯这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泡妞不可耻,可耻的是在人家老公死的地方泡。

  “师兄,你有没有感觉到有点儿凉气啊?”林白瞥了眼张三疯身后,不阴不阳道。

  张三疯刚听到林白这话,脸上原本还带着三分笑容,但稍后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一张脸瞬间变得煞白,转头便赶紧盯着自己身后逡巡起来。

  这是人家老公的坟头儿啊,自己在这泡妞,万一被那鬼魂听到,从坟坑地面爬出来要把自己也带下去,那可咋整?!

  越是这样想,张三丰越是觉得自己身后阴风阵阵,浑身不自觉的起了一层白毛汗,转头看着林白,一脸受了惊吓的模样。

  林白转头看着夏小青,轻声道:“青姨,你放心吧,我师兄这人喜欢开玩笑,你别往心里去。我们会尽力将尊夫的尸骸找到的。”

  在得知了陈南禹这个人之后,林白让刘经天去向那些四九城里的老纨绔调查过这个人的事情。陈南禹行事低调,对朋友分外照顾,即便是走到路上见到那些路边行乞的人,都没有半分的倨傲。

  刘经天甚至去问过刘军文对陈南禹的看法,刘军文当时说了一句话,如果陈南禹能够活到现在,那现在绝对不是曹成洲一个人独大的局面,而且陈家也绝对不是现在的状况。

  刘家人的自傲在四九城里是出了名的,能够让这位现在在发改委担任要职的刘家第二代核心给出这样的评价,也能看出来陈南禹做人的成功之处。

  如果刘经天当时去调查,得出的结论是陈南禹和陈北煌是一路货色的话,林白绝对不会就这样答应夏小青帮忙,而是会在风水上施以破局,让陈家覆灭。

  “那就好……”张三疯刚才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夏小青心已经彻底凉了,此时听到林白的回答之后,脸上的表情稍霁。

  “现在要做的就是堵河,抽水!”林白转头看着夏小青轻声道:“这些事情还要劳烦青姨你去张罗,这边的事情我们会好好安排。”

  夏小青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转身朝着潮白河边停着的车子处走去,越走越是伤心,强忍住啜泣的声音,泪珠却是完全止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淌。

  潮白河位于京郊,距离燕京城并不算远,十几分钟后,夏小青的宾利回到了她的私人会所门口。

  在人前夏小青重新恢复了往昔冰山美人的模样,走回到会所之后,对门口迎接的中年男人,轻声道:“去把我的电话本拿来,我要打几个电话。”

  中年男人的神色顿时紧张起来,从夏小青手里边接过保险箱的钥匙,走到一边小心翼翼的扭开,然后从里面取出来了一本有些发黄的笔记本。

  笔记本的封面有些破旧,甚至看上去有些廉价感,但是捧着它中年男人心中一阵接着一阵的澎湃,这本电话本虽然不起眼,但是上面记载的电话却是一个个重如千钧。

  没有一个是敷衍的电话,而是那种打出去就直接接到本人的电话,不管是谁能拿到这个号码,都可以让电话对面的人为他完成任何在体制内允许的事情。

  办公室里,夏小青还是和往日一样,站在窗台,安安静静的看着屋子外面的风景。这个城市如此之大,这么多的人在这里挣扎,在这里拼搏,也有这么多的人在这里粉身碎骨,甚至找不到尸骸的踪迹。

  见到夏小青不发一言,中年男人将电话本放到桌子上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青姨,要不要我帮你把这些电话拨过去?”

  夏小青转过身,摇了摇头,轻声道:“不用了,你出去吧。”

  中年男人心中低低的叹息一声,转头看了一眼夏小青,却觉得现在的她和往昔有些不同,如同是一个许久找不到的魂魄,突然重新拥有了灵魂一般。

  将电话本封面掀开,看着内里有些发黄的纸张,以及这些纸张上面或者稚嫩,或者苍劲的字迹,夏小青的眼角一片湿润,抽出一张纸巾擦拭掉眼角的泪水之后。拿出手机,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拨了过去。

  窗外的天空突然变得阴霾起来,淅淅沥沥的小雨洒遍了大地,整个天地变得模糊一片,放下手中有些发烫的手机,夏小青转头看着窗外,她拨打出去的电话只有一句话:

  “我要……潮白河……断!……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