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你要战,我便战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6:41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76

电话那边没有任何的声音,夏小青也没有等待电话对面说出来些什么,就那样挂断了电话。

  越是剧烈的潮汐,涌来时候的声音就越小,越是巨大的海啸,刚开始在海底的时候就愈加安静。

  夏小青所拨打出去的电话也是如此,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是硬生生在平静的时候掀起了滔天巨浪。

  潮白河上游水库的主管,四个小时之内接到了四十二个电话,电话之中表达着一个意思,如果潮白河水库在三天内有一滴水流到下游,那他这个主管就不用在坐下去了。

  眼看着电话号码上面显示的地方,潮白河水库主管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手攥的也越来越紧。这些电话无一例外,悉数尽是和国字头挂钩的,其中任何一个人单独拆开都不是他能撄其锋锐的。

  这些电话中甚至还有几个是从许久都没有动静,低调无比的老字辈打过来的,这些老人低沉的声音,更是让潮白河水库的主管几乎吓尿了裤子,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开始变得这么重要了?!

  根本没有他思考的时间,潮白河水库的主管只知道自己必须按照电话中人所交代的那样,不允许有一滴水流到下游,也不允许自己周边的这些河道大队对下游发生的事情有任何动作。

  也还好现在是旱季,不是涝季,要不然这潮白河水库主管的脑袋估计都要挠破了。

  此时急的像热锅上蚂蚁一般的不止是他一个,还有京郊的陈北煌也是一样惆怅到了极点,而他的惆怅之中,更是比潮白河主管的惆怅多了许多分恼怒。

  听完电话中自己派出去的眼线讲述的关于夏小青的事情之后。陈北煌恼羞成怒,一把掀翻了办公室里的桌子,大声骂道:“你们这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如果不给那臭娘们点儿颜色看看,她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找尸骸,我看连她一块扔进河里喂鱼最好!”

  “我那晚上摆布阵法,虽然被夏小青的人牵引袭击而回,但是我可以保证,在那样的阴气袭击之下,受伤的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活过一星期!”天阳子咬紧了嘴唇,看着陈北煌信誓旦旦道。

  陈北煌嘴角一抹狞笑,冷声冷气的看着天阳子道:“你能保证,你能保证什么,保证我还可以顺风顺水的坐在这个位子上么?”

  “我和你保证过,我可以再出手,但是你给我的筹码必须再加一些!我要我鬼相一脉能够在大学开辟专业成为学术的一种!”天阳子眼神一凛,狮子大开口道。

  将风水相术成为大学授业的一种,这可以说是几代风水人的希望。虽然说现在有的学校开设的有易经研究的课程,但是却没有一个学校会将风水相术搬上课程。天阳子的这个要求如果真的实现,那李天元当初担心的世人只知鬼相,而不知正统的天相将成为现实!

  “狮子大开口,你现在说话越来越硬气了!”陈北煌嘴角狞笑更甚,盯着面前的天阳子,冷声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让那几个帮助夏小青的人完蛋,等我上位之日,你这些条件我都能答应,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最可靠的保证!”

  “你在给我许诺的时候,可曾给过我可靠的保证?”天阳子反唇相讥,厉声道:“我已经拿自己的寿元来赌了,你还想让我拿出什么可靠的保证?!”

  “还是说你现在已经忘记了医院里面,那五个以为自己孩子是死胎的女人面上的表情?!”天阳子看着陈北煌冷声一笑,再没有说话,转身便走向了屋外。

  陈北煌咬紧了牙齿,嘴角往外流出一抹血丝;眼珠子上也满布红丝,眼神看上去狰狞无比。天阳子走出去之后,外面的小秘书想进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走到屋内看到陈北煌脸上的表情,吓了一大跳,抬步就想走出屋外。

  “滚回来!”陈北煌看着小秘书纤细的腰肢,咽了口唾沫之后,厉声喝道。

  小秘书见陈北煌的心情不太好,便赶紧走到陈北煌身边,将身子贴在陈北煌的身上,撒娇般说道:“我们陈少今天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一个和你一样的骚娘们!”陈北煌哼了一声之后,冷声道。

  小秘书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却又不敢发脾气,只是低头看着脚尖。陈北煌突然放声大笑,伸手揽住了小秘书的腰,一脸坏笑的说道:“我火气太大了,需要你这消防工人来给我消消火!”

  小秘书脸上一红,嘴里说着讨厌,却是把丰腴松软的胸口在陈北煌的胳膊上揉搓的更厉害几分。

  陈北煌手上一使劲儿,小秘书便倒在了他怀里,一只手掀开衣角便伸了进去,握住了胸前的温暖肥硕。

  小秘书小脸的愈发红了,用手摁住陈北煌的手,轻声道:“陈少,这里是办公室,当心有人进来,我们还是去隔间吧!”

  “怕什么,这里除了你这骚娘们还有谁能随随便便走进来,谁敢乱说半句我,我割了他的舌头!”陈北煌哈哈一笑,脸上闪过一抹阴狠,道。

  小秘书头一低,用嘴将陈北煌裤子上的拉链解开,红唇微张便把昂首挺胸的老二含了进去。随即屋子里便是一阵接着一阵的呻吟,春色无边。

  于此同时,潮白河畔。林白、张三疯和刘经天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开来的挖掘机队伍。

  眼看着河道的水越来越少,潮白河原本的河流居然改流,林白摇头苦笑,这速度,恐怕就是当初非典时候盖楼房的速度也不过是如此。

  河道一挖开分岔,顿时水势小了很多,隐约间更是能看得到河底的情形。林白和张三疯二人便开始商量起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五鬼运财风水局有这样的口诀:山龙廉贞有向,水龙巨门见水。所谓五鬼即指九星中的廉贞星。所谓财指水而言,因水是发财之源。此水即巨门水。此处河水极其广阔,而且绵延不断,所以布下五鬼运财风水局来锁定气运,效果更是绝佳!”

  “五鬼运财的原理坐为山龙,向为水龙,山龙水龙各立一卦,并依法进行卦,依净阴净阳及三爻卦

  纳甲原理纳入二十四山,把山龙上廉贞所在之向位,将来水排于巨门位上。此即为五鬼运财。”张三疯盯着河底的布局,缓缓道。

  林白面上也满是郑重的模样,这五鬼运财风水局在鬼相派中早已失传,但是如今居然又有人使出,而且这人当初还暗算过自己,当时如果没有古书秘宝护身,恐怕自己早就见了阎王。所以更是不敢大意。

  张三疯擅长于堪舆,但是对于相术一脉却是并不怎么擅长。林白将陈南禹的胎毛拿出来,重新在石头上刻好阵法,然后盘膝坐在石前,接过张三疯递过来的铜钱,开始占卜起来。

  林白此时所用的占卜方法乃是掷钱,是六爻卦一种,在古代被称为纳甲筮法。

  具体操作用三个铜钱,掷六次,看正反,字为正,花为反,记下每次的结果,一背两正,记做单,是少阳,一字两背,记做拆,是少阴,三个背,记做交,是老阴,做变爻,三个字,记做重,是老阳,也是变爻。

  三次掷好之后装卦,世应,六亲,六兽,如此将卦起好,再根据日月干支和爻与爻之间的五行作用进行解卦。

  三掷之后,林白脸上一片愕然,此时在他手上的赫然是一个天火同人变火风鼎卦,这一卦象中,所谓的天火就是太阳之火,也就是丙火,丙火堂堂正正于天下,普照六合。但却是越到变革风鼎,这就是所烧的火乃为他人所用,变成了一个凶卦。

  天地之间此时更加朦胧起来,隐隐的雨丝越来越浓密,天地之间如同有一层水雾笼罩一般,朦胧不清。

  林白摇了摇头,此时下雨则是说明了天时,对于自己刚才推演的卦象更是不利,尤其是雨水中蕴含了天地的元气,卦象变得更易多变。

  “这事儿倒是麻烦了,卦象的显示倒不是那么好!”林白眯起眼睛,抹了把额头上的雨珠,对面前的张三疯轻声道。

  张三疯嘿嘿一笑,朗声道:“师弟,你是杞人忧天了,咱们师兄弟联手,除了师父从坟里边爬出来,这天下谁还能拾掇咱们!”

  张三疯这话说的虽然有些托大,但却也的确没错,天相一脉在风水相术之中本就是佼佼者,尤其是他们两人都是李天元悉心调教出来的,李天元老去后,时间的确难遇敌手!

  想明白了这一节,林白傲然起身,看着雨雾之中朦胧的山势,朗声笑道:

  “他要战,咱便战,区区一个鬼相而已,看咱们学师父的模样,谈笑间,鬼相灰飞烟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