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外的收获

更新时间:2017-11-22 09:35:51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2106

星魂大陆东部有5座城市,每个城市下都有10个小镇,特兰镇是东部夏云城的一个小镇。当孩子六岁以后便可以到城里的初级学院学习武技和修炼灵力。

  清晨,一缕阳光射到少年的脸上。“呼”,林天倾吐了口浊气,缓缓站起身。“早上修炼就是不一样,嘿,现在应该有三云灵力了”林天望着山下的小镇自语到。林天是特兰镇上的普通孩子,父亲林战是个高级星师,同时也是镇上唯一的炼药师,虽然只有一品,但在镇上也算小有名气。林天一直想成为像父亲一样的星者和炼药师,但却因体质属性是风而成不了炼药师。所以就一直苦修灵力,争取成为一名令人敬仰的星者。

  想着过几天就能去学院学习,林天便心奋不已,就要朝着镇里跑去。忽的,不远处的草木不断地发着“沙沙”的响声。

  “这是......”林天想着,然后缓缓地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血蟒!”林天深吸了口气,因为从小便帮父亲整理药材,对魔兽有点了解。成年血蟒是四阶魔兽,眼前这只,应该是幼年血蟒,但就算是幼年,也有二阶实力,二阶魔兽相当于星师阶别,远远不是林天能惹得起的存在。

  正打算悄悄退走,不料那血蟒对于温度异常灵敏,一下转向林天。“丝丝”地吐着那发红的蛇信子,似乎已经把林天当成了今天的早餐。

  “拼了”虽然心里害怕,但林天知道现在怕也没用,运起体内三云灵力,猛的像幼年血蟒扑去。“死吧”林天大吼一声,一掌拍向血蟒头部,那血蟒头一扭,尾巴像林天甩了过去。“嘭”,林天被血蟒甩到一边,晕了过去。那血蟒缓缓像林天靠近,当靠近林天一尺时,却猛甩起身子,没过几秒,便不动了。

  过了许久,林天醒了过来,摸了摸依旧晕忽忽的脑袋,嘴里喃喃着“我死了么”。刚站起来,就发现不远处那在草地上不动的血蟒。“啊”的一声就向镇里方向跑去。

  林天跑了一会,却发现那血蟒没追过来,变停了下来。“那家伙怎么没追过来?难道已经吃饱了就懒得理我?还是我的人品大爆发?”林天抓着那因为摔过而乱糟糟的头发,忽然想起那血蟒似乎是一动不动的,好像身上有伤痕。“难道死了?对,一定是死了,不然怎么可能不来追我。”想到这,林天又跑了过去,不过跑到附近时便停了下来。盯着那血蟒看了好一会,才缓缓的走了过去。

  此时,林天却不知道他已经快到了那令血蟒猛甩身子的草地。那草地泛着幽幽含光,冰凉中透着火热。行走间林天的一脚踩到了那草地上,“啊”那幽光顺着林天的脚掌窜了上去,林天只来得及叫了一声便又晕了过去。那幽光却没有因为林天的晕倒而停止上窜,反而更加迅速,当窜到林天的脑部时却突然颤抖了起来。

  原来,那幽光是一缕幼火,此幼火乃是秉天地之气而生,吸夜间月光之力增长,故通体外表幽寒,生长于草地间,极难被人发现。虽然炼药师为天地异火排异火榜,却因没人发现过这火而不曾为其排名。此火初生时若有人或魔兽碰到便会将其灵魂吞噬,助其增长,但若是遇到魂力等级极高的,便会被那人或魔兽的灵魂兼并。林天的魂之力天生强大,达到了高级的等级,此时虽然林天昏迷,但魂之力却因为幼火的闯入而与之相斗。若是此幼火成长了之后,就是异火榜上前十的异火也不一定有其威力,但此时乃是初生,与林天的魂力相斗,初始时还旗鼓相当,如今却被林天的魂之力慢慢的兼并着。林天的灵魂,因为这小小的幼火而开始发生了异变。

  夕阳带着点点残红不舍的挂在天边,感受到那还残存在脸庞的些许阳光,林天终于又醒了。

  “刚刚是怎么了?好像踩到了什么,身体忽冷忽热起来然后就又晕了。”林天回想着昏迷前的事情,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管了,咦,这血蟒的尸体还在,哈哈,这回赚了。”林天找了个地方,将幼年血蟒藏了起来。然后向着小镇跑去。特兰镇附近的小山平时只有普通的野兽,很少出现魔兽,这回林天碰到这幼年血蟒也实属难得,虽然血蟒死了,但二阶魔兽的威压令得附近的野兽不敢靠近,不然林天就算藏起来也要被野兽给找出来吃了。

  “父亲”林天一回到家便叫喊到。“怎么了小天?这么慌慌张张的,而且怎么从早上出去到了现在才回来?”林战从炼药房走了出来,疑惑的望向林天,虽然林天不过是个孩子,但是却十分懂事,年仅6岁便已经跟着自己学了很多的东西,很少会如现在这般慌张。

  “父亲,我早上去山上修炼时碰到了一条幼年血蟒......”林天将今天遇到的事情告诉了林战。当林战听到林天说不知道踩到什么身上忽冷忽热时便用灵力探测了林天的体内,却没发现什么,于是对林天说到:“你先去厨房找点东西吃吧,或者让你妈煮给你吃。然后回房休息,那血蟒我现在去带回来,二阶魔兽的威压应该不会这么快消散,山上的魔兽不会这么快就敢去寻那魔兽尸体。”说完林战便去拿了些东西出去了。

  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林天便回到房间里查探起自身的情况。“咦”感觉到灵魂似乎和之前不一样,林天轻咦了一声,虽然因为修为不够,不知道究竟有何不同,但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些不同,平日里只有微风般的感觉,现在却夹杂着似冷似热的感觉。“难道......”林天试着运起灵之力,一缕幽光从手指间冒起,幽光通体透着冰寒,但林天却清楚的感觉到里面那恐怖的温度。

  “哈哈,我能成为炼药师啦!”林天大笑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林天知道,这代表着他也能控火了,也能成为像他父亲一样的炼药师了。林天不断的摆弄着指间的那缕幽光,直到灵力用光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