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你是全责

更新时间:2017-10-29 11:40:24 作者:焰森 字数:2248

祁天并没隐瞒自己的情况。

  当得知他是进化者,两位母亲更是暗呼幸运。

  她们都算是滨海上流阶层的人,对天地大变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

  如果祁天是进化者,那么一个月时间,从中原地区的锦城市赶回南岳市就不奇怪了。

  更是加入军区的神秘部队玄天营,能乘坐军用直升机来滨海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她们知道,滨海军区也有一支由特殊人才组成的玄天营,前不久还和那些海上出现的怪物战斗过一场,这在上流圈子并不是什么大秘密。

  临别时,祁天拿出一把木灵产出的果实,约有十来颗:“侄儿来得急,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这是一种神奇的果实,对身体很有好处,我身上也不多。”

  这礼物看上去是很寒酸,但只有祁天知道,这果实的不凡,不说起死回生,起码也能增强身体素质。

  而两位妈妈在得知祁天身份之后,丝毫没有轻视之意;就是他没有进化者身份,她们也不会轻视他。

  毕竟,他是儿子的好朋友。她们多少也从各自儿子口中,知道一些祁天的为人。

  能得到儿子交口称赞的,绝对不是一般孩子,自己儿子是什么样的心性,她们都很清楚。

  更何况,现在祁天还是一名进化者,进化者拿出来的东西会普通吗?

  知道猪沙二人参军,祁天也很高兴,兄弟三人都在部队,总有一天会见到。

  祁天带着小云,由政府配给沙家的司机开出载着,直接前往滨海军区。

  先把小云送去军区,他还是得去一趟卢静舒说的泗水码头。

  毕竟老首长不但亲自邀请他加入玄天营,还送他灵兽内丹,第一次执行任务,总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吧。

  祁天和小云走后不久,朱、沙两位爸爸回家,得知祁天来过的消息,直呼遗憾。他俩经常在政府部门走动,对进化者和觉醒者了解挺多,但从未见过。

  见到祁天留下几枚果实,两位爸爸都很感兴趣,直接拿起就各吃一枚。

  不出所料,两人吃完一颗之后,出了一身臭汗,但却感觉精力更加旺盛,仿佛回到二十几岁的年纪。

  两位妈妈也各吃了一枚,效果也是惊人的好,还剩下八枚,他们同时决定给军区服役的儿子们送去。

  殊不知,正是他们送去的八枚果实,造就出滨海军区两位战神级别的兵王……。

  祁天亮明身份,将小云送到军区,又见到那位送他的少校。将小云的情况说了一下,希望少校帮忙先将她送回南岳市,出乎预料的是少校丝毫没有拒绝。

  安抚好小云之后,祁天依旧由沙家的司机,送往泗水码头。

  码头停着很多渔船,海上的渔船可不像内陆地区那种小船,排水量最小也是百吨级。

  到达目的地之后,时间还没有到七点,祁天随意找了个地方面向大海。

  内陆地区长大的他,从来没见过大海,望着广阔无垠的海面,心中无限向往。

  要是有一天能够出海,身临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那将又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蓦然,他眼前闪过一道黑影,瞬间又沉入海面。

  祁天笃定那绝对不是眼花,定睛注视海面。

  “你很守时。”

  耳畔传来卢静舒的声音,祁天没有回头:“我刚刚看见海上有个黑影。”

  卢静舒丝毫没有意外:“这便是我们此行的任务。”

  “你早就知道?”

  卢静舒没有回答,点点头表示默认:“跟我来!”

  两人走进一艘渔船船舱,里面已有十来个年轻男女,戎装在身,荷枪实弹。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这些是滨海军区玄天营成员,我们一起行动。”卢静舒简单给祁天介绍了一番,顺便也带上自己的装备,并丢给祁天一套。

  滨海玄天营这群年轻人中,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名叫庄羽的帅气男子。

  祁天对他微微一笑,然而对方根本没搭理他,整个目光都在卢静舒身上游离。

  也难怪,卢静舒可是两朵出了名的军花之一,又是大名鼎鼎的玄天营副营长,而玄天营根本没有正营长,她其实就是老大。

  “他能帮我们做什么?”虽然没有赶祁天下船,但庄羽还是提出了质疑。

  这也引得其它觉醒者,皆是不解的看向卢静舒,当事人祁天反而没人关注。

  祁天无所谓的耸耸肩,干脆装备也不戴了,转身走到窗前背对众人,继续关注海面上。

  他根本不会使用热武器,乾坤袋里有齐萱留下的一把大刀,其锋利和坚韧程度,比他用过的消防斧强了百倍。

  卢静舒再怎么看不惯祁天,也是她从西南军区带来的人,且还是爷爷亲自推荐的,在外还得维护着点。

  更何况,庄羽的眼神让她很不爽:“他也是玄天营的人!”

  卢静舒冷着脸说了句,虽没有多余解释,但这已经让她破例了。从她口中说出的,几乎都是命令,何曾给人解释过?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脸现不屑。

  堂堂玄天营总部,连普通人也招吗?真是笑话。

  不过这只是庄羽等人心中想法,可不敢当着卢静舒说出来,这妞是军花没错,但那火爆的脾气也是声名远播。

  更何况,她还是他们的上司,谁要惹她都得掂量掂量。

  卢静舒话虽如此,但心中对祁天的不满更甚。

  若他这次不能有所作为,无论爷爷怎么反对,都要将之清理出玄天营,她的部队受不了别人轻视,她也丢不起这个脸。

  “卢营长,丑话我可说在前面,若是等会战斗开始,我们可分不出人手去保护谁。要有个什么意外,可不要说是我滨海玄天营办事不力。”

  说话的女人叫伍蔓,身材很火爆,即使是宽松的军装,两座山峰好似都要破衣而出。滨海的觉醒者,就是由她和庄羽两人统领。

  庄羽是西南军区调过来的,但伍蔓却是滨海本地人,对于滨海玄天营分属西南玄天营,她心中是有些不满的。

  “管好你自己吧!别撑破了衣服,把海里的雄鱼勾来拱翻了船,你可是全责。”祁天冷不丁的发言,让人们惊愕回头。

  谁都没感应到,他什么时候从窗边已经来到众人身后,这船可不小,窗户距离大家站立的位置少说也有十来米。

  这要是敌人,结局会如何?他们不敢想。

  听到祁天的话,卢静舒嘴角抽了几下,强忍着没有笑。

  伍蔓羞怒交加,同为女人,凭什么南北凤凰被誉为两朵军花,而她只能泯然众人?以至于她对卢静舒这只“南凤凰”颇有怨念。

  其余人,尤其是男性成员,俱是一脸玩味。

  “注意!目标出现!”卢静舒打破沉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