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佛光普照

更新时间:2017-11-08 11:35:33 作者:焰森 字数:2254

随着这道金光的浮现,各种石刻、壁画,仿佛活过来一般。

  洞窟中梵音袅袅,佛光普照,狂躁的祁天瞬间安静下来。

  只见他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洞窟中金光皆朝他涌去,在其背后形成一圈光晕,弥久不散。

  轩辕兄妹大感惊讶,这种现象在家族的典籍中有记载,名曰“佛光普照”,可遇不可求。

  唯有与佛门有大因果,或福缘深厚之人,才可能引得佛光降临。

  佛光,其实就是佛道力量。

  不管是修行者还是炼体士,佛道力量都能强化肉身。

  游历至此的轩辕睿,同样是感应到这洞中蕴含神秘的佛道力量,才会在此停留。

  不曾想祁天的到来,使得千百年来积累于此的佛道伟力,彻底显现出来。

  此刻的祁天,就像一尊真佛,宝相庄严,望之让人凝神静心。

  与此同时,佛光不单眷顾祁天,轩辕兄妹亦同时被笼罩。只是相比祁天身上金光熠熠,环绕他俩的佛光要暗淡不少。

  在佛光的映照下,祁天的骨骼经脉完全显现。

  尤其是九处大穴愈加明显,其上一道道横桓的枷锁,于金光中呈现出显眼的金色。

  并且,还在不断吸收金色的佛道力量,道道枷锁也愈加凝实。

  嘭!

  祁天身上的衣衫尽碎,左臂六条龙影不断扭曲,像是活过来一般。

  很快,一条新的龙影显现,他已成为七阶战体。

  轩辕兄妹身上的佛光逐渐褪去,唯独祁天身上金光不散。

  轩辕曼舞睁开眼,看到一丝不挂的祁天,俏脸唰地透红,尖叫着冲出山洞。

  “驴!”轩辕睿瞥到祁天的“伟岸”,嘟囔一声,也走出山洞。

  自祁天走上炼体之路后,这是唯一一次没有痛苦的进阶。

  但他不知道的是,各处大穴的九道枷锁,同样受佛道伟力的强化,变得更加坚韧。

  半日之后,夕阳西沉,祁天身上的佛光散去,他从乾坤袋里拿出衣服穿上,然后走出山洞。

  眼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色,山洞后方呈土褐色,前面却是白雪皑皑。

  不远的两色交汇处燃起火堆,一男一女围在火堆旁,将大块灵兽肉烤的喷香。

  祁天看着那虎皮褂子的背影,抬步走过去。

  轩辕睿起身对祁天拱手,自我介绍:“轩辕睿,这是我妹子曼舞,兄台有礼!”

  祁天也学着拱手:“多谢轩辕哥出手相助,十分感激,我叫祁天。”许久没有说话的他,还有些不习惯,声音有点沙哑。

  “你就是祁天?”本来把脸别向一边的轩辕曼舞,听到他的名字,顿时扭过头来,满脸不可思议。

  祁天疑惑的点点头,茫然中有些不解,自己名气很大吗?

  他确定是首次见到这两兄妹。

  他心中暗想,自己最出名的,恐怕也就是卢静舒带回军中的“叛徒”身份。

  现在很多炎黄帝国的人都知道,问题是他发现轩辕曼舞的表情,并不是那种看叛徒的眼神,而是一种好奇之色。

  轩辕曼舞起身,围着祁天转了一圈,疑惑道:“苏家为什么会对你感兴趣呢?真奇怪!”

  “苏家?”祁天更是丈二金刚莫不着头脑,他目前所认识的人里面,姓苏的只有苏晴。

  轩辕睿解释道:“祁兄有所不知,和我们一样来自紫微大陆中域的苏家,他们刚到圣地就宣布,也要找一个叫祁天的人,我想应该不会是你。”

  “他们找这个人做什么?”

  “我哪知道为什么?苏家和轩辕家同为中域四大修行世家,虽然世代交好,但他们家族的事情,我也不好多问。”

  轩辕睿取出刀,割下烤熟的灵兽肉递给祁天:“来尝尝,这可是我妹子在来路上斩杀的三阶灵兽。”

  祁天茫然接过,心中想着到底是哪个苏家?找他又为何事?一时有些愣神,忘记道谢。

  这令轩辕曼舞很不爽:“不知道吃人嘴软吗?不要你三跪九拜,说声谢谢不难吧?”

  三阶灵兽肉蕴含庞大的精气,在如今的圣地可不多见,修行者对此十分看重。

  “小舞!”轩辕睿瞪了妹妹一眼,看着祁天:“来喝点酒,这可是我从龙象商会买来的百兽酿。”说着丢出一只小酒壶。

  “抱歉,方才有些走神,失礼失礼。”祁天连声致歉。

  轩辕曼舞虽嘴翘得老高,却也没有再出言发难,两个大男人聊天,她选择起身回到山洞中。

  祁天不胜酒力,也没吃几口烤肉,大致了解过现在地球的形势之后,便起身告别轩辕睿,向着西南边境而去。

  当初他为了保全卢静舒,故意做出叛变的姿态,如今黑三已死,有必要找把这件事情讲清楚。

  叛徒之名可不能随便背,否则他一辈子都撑不起脊梁来。

  “祁兄等一下!”轩辕睿追过来,道:“你如果是要往西南走,我建议你改道北边再转过去。”

  “为什么?”

  轩辕睿顿了顿,叹道:“如今西北到西南一线,紫微大陆各域的大势力遍布,到处都在厮杀抢灵脉,几乎飞鸟难行。”

  “我前几天过来的时候,一路上虽也有厮杀,似乎没你说那么严重啊?”

  “昨天开始的,小舞带来的消息,怕我误入西南地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你们轩辕家为何不去抢灵脉?”

  “我们家族在华山落脚,不用再去争夺,等这场大雪过去,便会开山收徒。”

  “好,我知道了,届时一定去拜访。”祁天微笑回应一声,依旧朝前迈步。

  轩辕睿绕到祁天面前,道:“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最主要是不让圣地原住之人靠近,说是……说是,怕误伤。”

  轩辕睿终于想到一个,自己觉得不太伤人自尊的词汇,只是他都不太相信这个说辞,故言辞有些吞吐。

  凡人在修行者眼中没有地位,祁天早已心知肚明,笑道:“修行者又怎么会担心无伤凡人?强者为尊嘛,我懂的!”

  像齐萱那种温婉的性格,都还因为凡人之事和祁天有过争论,遑论其它外来修行者。凡人的死活,他们根本不会在意,哪会存在误不误伤的问题。

  倒是这个轩辕睿很有意思,属于祁天不讨厌那类外来者。

  经历过许多事之后的祁天,不再像当初在象牙塔中那般单纯。

  他深刻明白,如今这个动乱的世界,弱者没有发言权,只能任人鱼肉。

  虽然心中郁闷之极,却也无可奈何,强者放屁都有理,弱者再有理也是放屁。

  祁天突然看向轩辕睿,笑道:“不知轩辕哥的水平,在如今的外来者中算什么层次?”

  “中上吧!”

  “可有兴致,咱俩来切磋切磋。”

  “切磋?现在?”轩辕睿明显没搞懂,祁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不是要去西南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