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你们神仙的世界我不懂

更新时间:2017-11-08 18:47:36 作者:焰森 字数:2269

“喂!你发什么呆呢?”

  祁天提高音量喊了一声,将女子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女子看着祁天:“且说说你口中那个苏晴,是个什么样的人?”

  祁天想了想,这才发现,他除了对苏晴本人有些了解之外,对她的家庭情况了解真不多。

  “我从来没去过她家,只是知道她身边,有个叫月如烟的冷冰冰女人。并且,你和苏晴长得很像。”

  “长得很像?”女子美目闪过一丝光彩,随即盯着祁天:“你口中说的苏晴也在圣地吗?”

  祁天心中一愣,眼前这女子和苏晴长得极像,如果是苏晴的亲人,又怎么会不知她在圣地?

  “你是谁?为何也要打听她的消息?”祁天神色不善的盯着眼前女子。

  他自己的事情可以无所谓,但苏晴不一样,那是他在乎的人。

  现在的地球鱼龙混杂,就算是长得相似,但谁知道她是敌是友?

  “我?”女子笑了笑,道:“我叫苏雨竹。”

  “你也姓苏?”祁天话一出口,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头,这不废话嘛,苏雨竹不姓苏姓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口中的苏晴是我堂妹,也是我儿时的玩伴儿。”苏雨竹脸上流露出缅怀之色,仿佛又看到苏家后院的池塘边,几个幼小身影在那里嬉戏玩闹的画面。

  她在缅怀的同时,也将那些回忆也一一道出,听得祁天目瞪口呆。

  苏晴的真实身份,竟然是紫微大陆中域四大世家的千金小姐!而这个苏家现在正在找自己,是苏晴在找自己么?

  可她既然是紫微大陆的世家千金,又怎么会在地球?还和自己在同一所大学念书呢?

  不是说唯有封印松动之后,跨域传送阵才能将人送来地球吗?她是怎么提前到来的?

  祁天连珠炮一般的发问,搞的苏雨竹头昏脑涨,索性不再回答他的问题,转言道:“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你和小晴没可能。”

  “如果我说不呢?”祁天犟着脖子,像是和苏雨竹在斗气。

  苏雨竹耸耸肩:“我说的事实,以你九锁缠身的极品废体,苏家人是不可能同意的。至于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不过我警告你不要再坏小晴的名声,否则就准备承受苏家的雷霆怒火吧!”

  “哈哈!”祁天突然大笑两声,讽刺道:“又是这个理由,当初月如烟将我推下悬崖,便是以我九锁缠身之体为由,可我命大死不了,要不你就试试,看能否完成她未了的心愿?”

  苏雨竹定睛看了祁天片刻,道:“凡人就是凡人,就算你娶了小晴,也不可能改变你是废体的事实,你们在一起会害了她,你还是别拖累她才好。”

  “你能代表她吗?”祁天依旧昂着脖子,但却提高语气:“除非苏晴亲口要我离开她,那么不管是谁,都阻止不了我去找她。”

  “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苏雨竹说完转身离开,然而她刚到洞口,却突然瘫软下来。

  祁天本来不想再搭理苏雨竹,但想到她始终是苏晴的堂姐,还是去把她扶起来。

  “来自紫微大陆的修行者,这么容易就晕倒,体质似乎也太差了吧?”祁天嘟囔一声,不再理会,也没有选择立即离开,靠在山壁上养神。

  他一般都是白天休息,晚上赶路。但昨晚睡了一宿,此刻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苏晴的音容笑貌。

  索性将苏雨竹带回来的灵兽内丹挖了,准备离开山洞去附近逛逛,看能不能再收集一些内丹,等她醒来再离开。

  随着七阶战体的达成,他对灵兽内丹的需求量也越累越大。

  记得当初进入一阶战体,只需一枚一阶内丹便可,进入二阶是五枚,三阶却不知道用掉多少,反正之前收集的都消耗一空。

  四到六阶,除了一刻不停的溶血散药力,还有更多二、三阶灵兽内丹。

  进阶的痛苦也是逐级而升,好几次祁天都以为自己会痛死过去,但最终都熬了下来。

  唯有进入七阶战体,是受佛光洗礼,没有痛苦。

  痛不痛苦倒在其次,主要是每次进阶所需的内丹数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估摸着,要想成为八阶战体,怕是三阶以内的内丹根本没多少用处。

  在他接受佛光洗礼的时候,他好像能看到自己体内的情况,那一条条错综复杂的脉络,便是能量运行的线路。

  而佛光在助他成为七阶战体的同时,也在他体内开辟出,超过原有脉络数倍的新脉络。

  这些脉络都被佛光洗礼过,也就意味着这些新脉络,都将可能成为力量流通的载体。

  这几天时间他也尝试过,将路上得来的所有内丹都用来吸收,却感觉身体就像个无底洞,数十枚内丹入体,如水入大海,不再有以前那种满胀之感。

  但他始终相信《太古吞天诀》的描述:

  ——只有不断吸收力量,才能晋升至高境界,才能成就神体,打开九道枷锁,走上修行之路。

  如今,他别无选择。

  祁天刚走出山洞,身后传来一声轻吟,苏雨竹很快就醒了过来。

  “你要去哪里?”苏雨竹叫住祁天。

  “我自然是回到凡人的世界,你们神仙的世界我不懂。”祁天心中明显有气,要不是因为她是苏晴的堂姐,他根本不会在这里等她醒来。

  “我需要你帮我个忙……”苏雨竹欲言又止,脸色再度变得有些苍白。

  祁天本想再顶几句,但见她病怏怏的神态,便将牢骚话咽了下去:“超出能力之外的事,爱莫能助。”

  苏雨竹艰难的摇摇头:“之前伤我之剑有毒,我需要一味灵药解毒,恰好这山里就有。”

  “抱歉,我不懂采药。”

  “你带着我就成,我知道在哪里。”苏雨竹拿出一枚小镜子,指着上面一个鲜艳的绿点。

  “探宝神器吗?”祁天嘲讽道,不过还是欺身过去扶起她,感受到苏雨竹软绵绵的身子,松开手皱眉道:“你这状态,到底能不能坚持走?”

  “不用担心,等我恢复一下,便可以去召唤灵兽载着我们过去。”苏雨竹盘坐地上,闭目凝神。

  祁天大感好奇,修行者还有召唤灵兽的手段吗?他表示怀疑。

  但他也没有打搅,静静看着娥眉紧蹙的苏雨竹。

  时间并未过去多久,便感到洞外传来阵阵野兽呼吸的声音。

  “走吧!”苏雨竹睁开眼,想要起身,却有些无力。

  祁天扶住她走出洞外,眼前赫然出现一头水牛般大小,长相凶恶的灵兽。

  此刻它匍匐在地,像只温顺的小猫。

  “带我去它背上。”苏雨竹将祁天的手臂环在自己腰上。

  祁天单脚踏地,带着苏雨竹稳稳落在野兽背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