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一夜风雨

更新时间:2017-11-18 18:08:45 作者:焰森 字数:2189

齐萱赶到店铺时,祁天已经离开。

  她被齐凌拉着问了好多问题之后,才得以脱身赶往强叔饭馆。

  但她还是去晚了一步,她赶到时,饭馆几乎已被烧光。

  当她正要冲进去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落入耳中。

  按那声音的提示,她绕到后街,果然看到血肉模糊的祁天。

  不由分说,她带着祁天离开南岳城,回到当苏雨竹开辟的洞府中。

  迅速给祁天灌下疗伤丹药,再将整个洞府以阵法屏蔽。

  回身坐到石床上,看到祁天的惨状,齐萱的心如刀剜一般。

  虽然知道祁天身上有木灵,只要有一口气在,他就不会死,但她仍然忍不住心疼。

  齐萱心中很明白,这一切的起因,正是她拒绝楚廉提亲,致使齐家势力被打压。

  其实,齐家很多人表面不说,心里都巴不得她跟了楚廉。

  能跟楚家联姻,对很多类似齐家的小家族而言,绝对是梦寐以求的大好事。

  并且,楚廉还是楚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以他的城府和手腕,成为楚家家主只是时间问题。

  要是齐萱能抓住楚廉的心,待他上位,齐家地位也将水涨船高,将来就算要执掌神猿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齐萱的心,早被一个身影占据,根本容不下其他人。

  齐萱虽然心中很明白,祁天不可能属于她。

  可即使如此,她仍然愿意为祁天做任何事,只要他安然无恙。

  或许,要救祁天,只需苏雨竹一句话就能做到。

  但齐萱有她的骄傲,她不会去求苏雨竹。

  祁天是因为帮齐家出头,才导致和楚家对抗,她要用自己的办法,帮助他脱离困境。

  只是强叔饭馆被烧,强叔和小云下落不明,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齐萱很清楚,这两个人是祁天的根,要是他们有什么不测,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在丹药和木灵的双重作用下,祁天的断骨很快恢复,但他还没有醒来。

  齐萱趴在他身上抽泣,恨自己没用,不能帮他保护好亲人。

  却没有注意到,祁天胸口那枚月牙状的玉坠,此刻变得异常剔透,里面隐约可见山川河流,还有两道模糊的身影悬浮河流之上。

  “嗯……”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祁天闷哼一声。

  “祁大哥!”齐萱猛地撑起身体,惊喜的看着已经睁开眼的祁天,接着哇地一声哭起来:“我没用,没能保护好强叔和小云,你杀了我吧……。”

  “乖,不哭。”祁天心疼的捧着她的脸蛋儿,柔声道:“他们没事儿,现在在一个地方养伤,要不了多久就会痊愈。”

  昏迷中,祁天再次见到木灵,从它口中得知,强叔和小云此刻正在他的玉坠中。

  他虽然老早就听木灵说过玉坠很不凡,这次才算真正见识到,玉坠中竟然别有洞天,就像一个小世界,内里山川河流俱全。

  遗憾的是空间并不大,方圆只有十几米,并且除了那条生命力旺盛的小河,其它地方灵气十分贫瘠,比封印松动前的地球还不如。

  木灵就扎根在小河边,虽然依旧苍劲茂盛,但看起来不过五十公分高。

  强叔和小云,此刻就悬浮在木灵旁边的小河上,他们气色红润,呼吸平稳。

  只是,据木灵所讲,要使他们醒过来,非得等玉坠空间能自行运转才行。

  想让玉坠内的空间自行运转,就必须的扩大范围,而这就必须要破开九道枷锁,成为修行者才能达成。

  强叔和小云有救,祁天心情好了很多,至于楚家带给他的痛楚,它日必百倍奉还。

  齐萱见祁天脸色轻松,不安的心放了下来。

  她突然盯着祁天,慢慢将身体凑过去,她已下定决心,要阻止楚家对付祁天。

  但在这之前,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将自己最珍贵的交给祁天。

  祁天不是初哥,齐萱此刻的神态,白痴都知道她想干嘛。

  两张嘴触碰,温润、香滑的触觉,令祁天迷醉。

  祁天十分意外,一向内敛温婉的齐萱,竟会做出如此惊人的大胆之举!

  他伤势基本恢复,要推开齐萱没有难度,但他又有些舍不得,自从苏晴离开之后,他好久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加上齐萱腼腆,如果推开她,只怕会伤她自尊心。

  但齐萱的动作尺度越来越大,祁天有点不淡定了,他和苏晴都还没有发展到最后那一步。

  “齐萱!”祁天艰难的稳住她,认真道:“你怎么了?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的定力没你想象的那么强,你这样我很容易擦枪走火。”

  不可否认,齐萱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堪称顶级,尤其是她那温婉的性格,更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她。

  齐萱如此完美,要说祁天心中没有过幻想,恐怕他自己都不信。

  但他自问两人的关系,还没有进展到那一步,他不想她将来后悔,甚至恨他。

  “祁大哥,除你之外,萱萱从来没有对哪个男子动过心,我只想将最珍贵的交给你,哪怕没有将来,也心满意足了。”

  “可我有女朋友的,我放不下她。”祁天不想隐瞒,否则,那将对两个女孩子造成伤害。

  “我不在乎,我只要你偶尔能想起萱萱就好。”齐萱靠在祁天的肩膀上,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强调:“只是偶尔。”

  祁天还想说话,再次感觉到嘴被堵住,他是个正常男人,无法拒绝齐萱的热情。

  石床上铺上一张灵兽皮毛,两道身体绞缠在一起。

  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齐萱没有想到,祁天带给她的感觉如此让人着迷,令她神魂颠倒。

  好在祁天早已成为灵体,强悍自不用说,总是能令齐萱无力轻喘。

  一夜风雨不停,齐萱脸上红霞未退,满是幸福之色。

  她是修行者,可以轻易调集灵力温养“创伤”,但她没有,依旧蜷缩在祁天怀里。

  她要将这个男人带给她那刻骨铭心的感觉,深深烙印心间,永世不忘。

  激情退去,齐萱的反常,让祁天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祁天问道。

  齐萱在他怀里拱了拱:“我可能要回去了。”

  “回去?回哪里?”

  齐萱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轻轻应道:“紫微。”

  祁天不解,虽说如今的地球,还比不上紫微大陆。

  但随着封印解除,修行条件绝对会更好,齐萱这时候回去做什么?

  “是不是因为得罪了楚家?”祁天想到问题所在。

  齐萱摇头道:“那不是主要原因。”

  “那是为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