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楚廉的目的

更新时间:2017-11-18 18:09:14 作者:焰森 字数:2167

“祁大哥,你不要再问了好吗?总之你放心,萱萱这一世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

  齐萱望着祁天,那哀求的眼神,让他不忍违逆。

  “还有,我昨日得知,军区的老首长在青城山。”齐萱顿了顿,接着道:“苏晴也在。”

  祁天和苏晴的事情,也是当日在这座洞府中,听苏雨竹说的。当初苏雨竹说出来的目的,不外乎就是暗示她离开祁天,她很明白。

  “当真?”祁天突然坐起身,满脸惊喜掩饰不住。

  当初他魂游天外,就见到了苏晴,但那种感觉极不真实,他一直不太敢相信。此刻听到齐萱说起,他恨不得立即飞到青城山。

  但久久未感受到齐萱的回应,忍不住暗骂自己混蛋。

  刚刚要了人家的清白之身,余情未退,他心里就想着去找苏晴,这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对不起,我……”

  然而,他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唯有满心懊恼。

  “祁大哥,你不用为难,我说过,只要你心里偶尔能想起萱萱,我就心满意足了。”齐萱脸色很平静。

  但就是一头猪,也能感受到她言语间,所透露出来的浓浓失落之意。

  “走!”祁天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拉起齐萱的手,他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

  他和齐萱有了夫妻之实,就必须要给她一个交代。

  他同样也不能欺骗苏晴,不管结局如何,他觉得都应该把齐萱带到苏晴面前,并将发生过的事情告知苏晴。

  至于苏晴原不原谅他,祁天毫无把握,但男人就应该坦荡,就算因此失去苏晴,那也是他自己造成的。

  齐萱不过只是三关中期,根本没有反抗祁天的力量,只能任由他拉着往青城山方向而去。

  她猜到祁天想做什么?心中很甜蜜,但她不想让他为难。

  入夜,祁天开辟临时洞府,烤了灵兽肉。

  一番缠绵之后,祁天沉沉睡去。

  但是,当他天亮醒来,身旁哪里还有齐萱的身影,唯有残存着她身上的香气。

  旁边还有一张纸条:

  “祁大哥,谢谢你带给我的快乐,这两天是萱萱这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可是我答应过家族长辈要回去,如果有缘,咱们紫微大陆再见。萱萱留字!”

  短短几十字,祁天看了半天,最后只剩沉沉的叹息。

  齐萱如果真要躲着,就算他再厉害,也难以找到。

  他也想过,楚家寻他不着肯定会找齐家麻烦,但他领教过楚家走狗的厉害,就算回去也于事无补。

  当务之急,就是找帮手,既然老首长在青城山,那就有办法。

  目前,或许也只有军方,才有资格和楚家平等谈判。

  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国家有道会和天宫,这两个可以和四大世家平等对话的势力。

  但祁天明白,元神期固然强大,但也仅仅只是可以对抗常规热武器。

  而如今的炎黄军中,还有有很多小型核武器,就是元神期也能照样轰杀。

  然而,当祁天刚进入青城山范围,再次遭到楚家元神期的追杀。

  显然,楚家已经掌握的他的动向,并猜到他的打算。

  祁天以为,帝国在外来势力中有话语权,乃是所依仗可以威胁到元神期的小型核武器。

  觉得楚家元神期的出现,阻止他上青城山,应该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殊不知楚廉心机深沉,自从了解到他的具体信息之后,便有些忌惮。

  楚家之前负责协助苏家,剿灭混入西南的影族,并没有参与华山支援轩辕家的战斗,并不知道祁天和苏雨竹的关系。

  道会和天宫的存在,虽只有大势力的部分人知道,但楚廉是苏长青的外甥,却是知道的。

  这两个势力都属于炎黄帝国,而两个势力的负责人,更是两位军队的将领。

  故此,仅仅是祁天的军方背景,就足以令楚廉忌惮,更不要说苏雨竹这层关系。

  楚家依附的是苏青山,但苏雨竹却是苏家实至名归的大小姐,就连苏青山也要忌惮,他楚家怎敢去和苏雨竹对着干?

  可忌惮归忌惮,楚廉带人杀了强叔和小云,已经算是把祁天得罪死了。

  如果让他和军方汇合,再对苏家施加压力,只怕在苏雨竹的影响下,苏长青也保不了楚家,结局只能是做替罪羊。

  所以,楚廉改变策略,不再想击杀祁天,而是要让他不能接近军方。

  那样一来,楚廉才有时间去准备退路。就算楚家和祁天的恩怨传出去,他没有杀祁天,也有理由开脱。

  如果将能将祁天活捉,那就更完美了。

  就算到时候苏雨竹出面,他大可爽快的放了祁天,还能博得苏家大小姐一个人情。

  而这个时候,下属来报,有齐家人求见。

  楚廉冷笑一声,并没有立即召见,显然是不满齐家来得太晚。

  他忌惮祁天,可根本没将齐家放在眼里。

  齐家的冒犯之举,却必须严惩,顺便给其它归附楚家的势力敲个警钟。

  不过,当他得知来人是齐萱时,顿时眼睛一亮,主动走了出去。

  自从第一次见到齐萱,楚廉便寝食难安,得知她是水属性,更是大喜过望。

  齐萱能亲自到来,说明齐家和祁天并没有联系上,这可是近几天以来,楚廉得到的最好的消息。

  “不知道齐仙子到来,楚某有罪,请仙子见谅。”楚廉风度翩翩走来,老远就爽朗笑着告罪。

  楚廉是什么人,齐萱很清楚。

  齐对他的惺惺作态很反感,要不是为了祁天和齐家,她就连多看这人一眼都不愿意。

  “楚少爷抬举了,罪家之人,怎敢劳您大驾相迎?”齐萱盈盈欠身,曼妙的身姿让楚廉着迷。

  不过楚廉转瞬恢复风采,礼数十分周到:“请仙子入内一叙。”

  来到屋内,楚廉依旧满脸春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朋友见面:“不知齐仙子此来,所为何事?”

  齐萱暗暗咬牙,再次欠身行礼:“请楚少爷放过齐家。”

  “哦?”楚廉故作为难,道:“你也知道,齐凌伙同一个土著,杀掉我左膀右臂,这事闹得人尽皆知,可不好办啊!我楚家也是要面子的,否则如何震慑其它归附楚家的家族?”

  “楚少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齐家一定办到。”齐萱早已打定主意,放开了许多。

  本以为楚廉还要百般刁难,谁知他突然笑了几声,道:“和你开玩笑呢,仙子不要见怪,你可听说我上次去齐家提亲之事?”

  楚廉话锋一转,意思再明显不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