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私相授受

更新时间:2017-10-30 13:56:55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90

叶秀刷的一下跳上炕头,淡定自如的给叶大妞整理衣服,扶着她躺下,整理被子,给她盖好:“大姐,一会你只要装睡就行了,嘘,别出声。”

  叶大妞点头。

  三妞四妞扶着刘秀梅和赵氏进来,四妞那叫一个勤快,进来发现没有铁牛的身影,翻箱倒柜的找,一无所获,指着在炕头补丁衣服的叶秀:“人呢?”

  叶秀莫名其妙,慢条斯理将针线放下,奇怪问:“什么人?”

  “你别跟我装蒜,刚才铁牛哥进来的,还和大姐做了那种事,这可都是我趴在窗口亲眼看见的。”叶四妞趾高气昂。

  叶秀嘴角勾起,不慌不躁,不怒反笑:“四姐,你怎么有趴窗户的习惯啊?你可能看错了吧?这里就我和大姐,我从没看见铁牛哥的身影啊。”

  “四妹,你真的看见了吗?”叶三妞相比之下沉稳不少,就怕一个不准成,弄巧成拙。

  “四妞,你知道奶奶最讨厌的就是撒谎。”赵氏提醒。

  叶四妞嘟着嘴巴,咬紧嘴唇:“我真的看见了。”说着,气鼓鼓上炕,冲向叶大妞,却被叶秀拦截下来,“四妹,大姐病着呢,你要干什么?”

  叶四妞用力的推了一下叶秀,叶秀故作好像很疼一样,摔在炕上,故意让叶四妞冲过去,她一把拉起被子,发现叶大妞穿的也好好的,一点凌乱的迹象都没有。这下叶四妞慌了,看向奶奶,委屈道:“奶奶,我真的看见了。”

  “好冷啊。”叶大妞喃喃自语。

  叶秀急忙过去,给她盖好被子,还看见她眨了一下眼睛,叶秀忍住笑意,把视线投向赵氏,诉苦:“后娘,我知道你们看不上我们三姐妹,但也不用这样落井下石啊。大姐生病一直没好,那些药,还被三姐和四姐给扔掉,大姐一直硬撑着,我们已经很隐忍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赵氏一脸懵。

  叶三妞柳眉一蹙:“五妹,大姐的药一直是你熬的,我看都没看见,别冤枉了好人。”

  看她脸上的确是不知情的样子。她给自己开脱时没有连带叶四妞。即便是亲姐妹,也隔着肚皮。

  叶秀灵机一动:“三姐,你就不用给四姐开脱了,那些药,四姐看着我拿回来的。昨晚,我看见药都被四姐丢在厨房左侧的柴火后面了。”

  刘秀梅定睛观看每一个人的举动,火眼金睛的她顿时看出了叶秀的鬼机灵,立即转身看向叶四妞,提醒:“四妞,最近让你上山捡柴火,看你挺能干的,厨房的柴火以后别放在那里了。”

  叶四妞莫名其妙。

  这阵子,她哪上山捡柴了?听着刘秀梅的意思,她以为要她干活,立即反驳:“奶奶,我知道我没捡柴火你生气了,以后不会了。”然后指着叶秀,“你别冤枉好人,再说,我也没那么蠢,要是真的害你们,我干嘛把药丢在柴火后面?况且,柴火明明在右侧……”

  突然,叶四妞好似意识到什么,立即闭上了嘴巴。

  刘秀梅无奈。

  叶三妞更是不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妹妹。

  赵氏给了她一记冷眼。

  叶秀冷哼一笑。

  叶四妞反应过来,紧忙解释:“娘,奶奶,我没进过厨房!我……”又一次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刘秀梅嘴角抽动两下,一拐棍打在叶四妞的身上,冷喝:“那药,是用钱换来的,你们是姐妹,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转头朝向赵氏,没好气数落,“三妞和四妞都是从你肚皮里生出来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四妞这种行为,是我们没有教育好,让我死了到底下怎么和我早死的儿子交代?你,把四妞关进柴房,没我的话,不许放她出来。”

  “老娘啊,天寒地冻的,柴房冷。四妞身子骨弱,恐怕遭不起这罪啊。您已经打了她,就算了吧。”赵氏求情。

  “算什么算?这家里的风气越来越浑浊,我要是不正正风气,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一家之主?废话少说,三妞,陪奶奶回屋待着,气得我心直蹦。”刘秀梅捂着胸口,岚山步伐往外走。

  三妞去搀扶刘秀梅时,赵氏给了她一个眼色。聪明如她,怎看不出赵氏让她求情的意思!只是,她和四妞虽是双生子,却那么蠢,平时,就仗着自己是妹妹,没少和娘说她的不是,心里早就嫉恨。

  才不会求情。

  “奶奶,别气了,回屋之后,我把六弟抱来哄哄你。”叶三妞献殷勤。

  “还是我三孙女懂事。”刘秀梅夸赞。

  叶秀好笑的看着揉着屁股的叶四妞,冷哼一声,嘲笑道:“后娘,奶奶都发话了,你还不把我四姐关柴房去?一会让奶奶知道你迟迟不肯责罚,定会和你发脾气。”

  赵氏恨得牙痒痒,哑巴吃黄连,一身气没处发。上前拎起叶四妞的耳朵:“我平时白白疼你了,跟我去柴房。”

  叶四妞护着耳朵,叫苦连天:“娘,你轻点,好疼啊。”

  叶秀下炕,特意趴着窗户看着赵氏把叶四妞丢进柴房,她立即回到炕沿处,碰了一下叶大妞。

  叶大妞先是睁开一只眼睛,见屋子里只剩下叶秀一个人,她这才坐起来。内心无比愧疚,要不是因为铁牛的关系,她也不会让叶秀和后娘她们如此,捏了一下叶秀的鼻子:“真有你的。这次,大姐谢谢你。”

  看着她平安无事,叶秀就高兴。

  一个多月过去后,叶秀为了让叶大妞好好休息,把活都揽到自己身上,二姐也任劳任怨。然而,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天,她从山上捡了一堆柴火,还采了不少东葵,刚从奶奶那里领到一块碴子饽饽的奖赏,回到屋里准备给一直未好的叶大妞吃,一进门,就发现她窝在炕头,不知在想什么。

  “大姐!”叶秀叫了一声。

  叶大妞抬头,双眼空洞:“五妹,我这个月,没来月事,今早,我悄悄去找刘大夫看了一下……我……。”

  叶秀一愣。

  自从上次铁牛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出现,更别说提亲了。立即把手里的碴子饽饽放下,爬上炕,抱着叶大妞,有些自欺欺人:“会不会是延后了?”

  叶大妞颤抖:“刘大夫说我,有喜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