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强抢强夺

更新时间:2017-11-03 12:39:48 作者:馨小月 字数:2112

铁牛无奈爬起,叹口气,指了指前面的方向:“山洞在那边,除了我,没人知道。”说完,拎着筐跟着她去了山洞架起火,放下筐之后,才离开。

  叶秀不愿多看他一眼。

  把拓跋文清的衣服撕成布条,给他包扎伤口,又出去采了一点款冬花。刘大夫说这个可以治疗咳嗽,不知道有没有止血功能。不管了,先用上再说。总算是止住血了。

  眼看着就要日落了,叶秀特意往火堆里添了一些干柴。然后拿着筐回家去。要是迟迟不归,定会招惹刘秀梅的斥责。

  将满筐的东葵放在厨房,出来时,正好看见叶二妞挑水回来,迎上去,微笑相视,两人回去屋里。

  第二天叶秀上山快速捡完柴火,就去了山洞,不见铁牛。

  第三天看看男子身上的伤口,好像不继续流血了,走过去,将自己带过来的布条给他换上。见男子醒来,拿了一点东葵:“这东西,生吃也挺好吃的。吃一点吧”

  拓跋文清拿过东葵,这东西,他可没少吃,熟练的褪去皮,吃了下去。看他吃相,细嚼慢咽的,叶秀无奈一笑:“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形象呢?”

  “我叫拓跋文清,感谢姑娘救命之恩。”

  名字还挺好听的。

  叶秀点头示意知道,坐在一旁,好奇问起:“你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啊?”

  拓跋文清只顾吃东西。

  看来是不想说。

  叶秀也不问了。

  拓跋文清吃完东西,一本正经问:“姑娘,你可知道附近可有官兵出入?”

  “再说一遍,我叫叶秀。”

  “呵……叶秀姑娘,你可……”

  “这里周围都是村子,官兵只有丰收时,才会来收农税和粮食,你要是迫不及待的想寻求衙门保护,就往北走几十里路,去县城,那里有县官。”叶秀在他话说一半时,就打断。她对这种不识好人心,差点要了她命的男人,没有好感。

  拓跋文清一听,这才仔细瞧了瞧她。小小身骨异常强壮,秀丽眉眼中的倔强展露出她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那份强势,是寻常女子少有的英气和魄力。巴掌大的脸蛋,表现出的每一副表情都拥有庞大的力量。

  宣告主权。

  无奈一笑。

  “我自小接受训练,警惕心已是家常便饭,昨天对秀儿姑娘动粗,也是迫不得已。有些事,你不知道为好,所以,秀儿姑娘就不要在生我气了。”

  叶秀看向他。

  讽刺一笑:“哪里,我一个乡下野丫头,怎么敢让您这个达官贵人和我交代事情始末呢?该说的我都说了,这山里,有不少可以食用的野菜动物,希望你离开时,可以带着健康的身子。”

  这话听上去可不是担心的样子啊。

  见她要走,拓跋文清心中焦急,猝然起身上前拉住她胳膊。

  叶秀反身一躲,一掌劈向他受伤的肩头,不料,却被拓跋文清巧妙一躲,转身,扣住她双手背其后。

  “你会武功?”

  这不过是现代擒拿手,这个身子不能发挥百分百实力。

  叶秀挣扎不开,索性放肆,仰头鄙夷:“欺负一个弱女子,很有成就感吗?”

  “我可不觉得你是弱女子。”拓跋文清来了兴趣。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拓跋文清右嘴角勾起,尽显邪魅,松开她的手,往后一推,利落的躲过她突如其来的攻击,还摊摊手,耸耸肩,故作嘲讽。

  叶秀咬紧嘴唇。

  “叶秀,村里出事了,你快回家吧。”铁牛从外头火急火燎的跑过来。

  “我二姐没事吧?”叶秀脱口而出。

  “我不知道,不少官兵来咱们村,说是征收军用粮食,可是咱们村的存粮已经没有多少了。不给他们就枪,我家倒是没什么,只是听说,你家那边,官兵很不客气。现在官兵像老虎一样吃人,我怕你家姐妹出事,就赶快来找你了。”

  铁牛话里有话。

  叶秀听出意思,紧忙往外跑去。

  “我跟你去。就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拓跋文清叫到。

  叶秀停顿,转头:“你来只会给我惹麻烦。”

  说完,不顾厚厚的积雪,飞速往山下去。她不担心别人,只是怕胆小的二姐被欺负。

  拓跋文清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还是头一次,有人把他当成麻烦。放心不下,脚踩地,轻盈飞跃,悄悄跟在叶秀身后。

  看的铁牛一愣一愣,也紧忙下山去了。

  村口很平静,里长,财主家也是相安无事。继续往里跑,渐渐的,就会听见一些嘈杂的打骂声。凑近一看,每家都有官兵在抢粮,拿长矛打人。

  更加担心,加快速度往家中跑去,一进门,就看见有官兵把粮食往牛车上运。

  刘秀梅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像是跳大神一样哭嚎:“老天爷啊,还有没有王法啊。粮食抢走了,我们吃什么啊。哎哟,真是不让人活啊。”

  赵氏护着叶三妞。

  就是不见叶二妞,叶秀四处寻找,发现柴房门开着,她秒速冲进去,见一个官兵撕扯着叶二妞的衣服,咬唇,流血了都不知道。

  操起柴房旁边的扁担,用铁链子一头挂在官兵脖子上,狠狠一拽。

  直到官兵不再挣扎,她才松手,过去扶着叶二妞起来:“二姐,别怕。”

  叶二妞缩在她怀里。

  “天啊,杀人了。”叶三妞指着柴房方向,大声叫唤。

  这一声叫喊,让叶秀心底的怒火更加燃起,她扶着叶二妞走向看上去像个官的士官:“你们征粮,就征粮。为什么要欺负我二姐?看你们一个个人模狗样,做着畜生都不如的勾当,真让我觉得恶心。”

  士官双手背后,冷笑:“当今皇朝就是弱肉强食,有种你们和财主家一样,把我们的腰包填的满满的,又或者,你们几个姑娘让我们爽快爽快,估计爷高兴了,就不动你们家了。”

  朝廷征兵,有几个真心实意为国为民去打仗?都为了谋一份官职欺负老百姓。

  叶秀看着他们好似是一条条蛆虫一般令人作呕。

  见士官那双脏手朝自己伸来时,叶秀抓住他手腕,掐紧脉搏,指甲都嵌入其肉中。

  士官往后抽手,发现自己竟使不上力气,堂堂七尺男儿被一个女人制服,是多么丢人的事情。

  身后的手下也相继笑起来,调侃着。

  恼羞成怒,抬腿踢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