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冥婆做媒

更新时间:2017-11-10 13:17:00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40

叶三妞嘴角抽动“啊?”了一声。

  扑通扑通直蹦的心脏,掩盖不住她此刻的惶恐,却依旧骨气勇气,凑近,仰头不屑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秀面不改色,微微一笑:“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让你死。”说着,转过身,双手背后,一副刽子手般的模样,“说吧,我让你自己选个死法。”

  叶三妞吞了一口口水。

  脚下一软。

  整个人瘫坐在地。

  她,她怕什么呢?

  “咕咚”一声,吸引了叶秀的注意,莫名转身瞧去,叶三妞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两眼珠子瞪得溜圆,下意识上前一步,叶三妞便后退一步。

  叶秀“噗……”的笑出了声,弯腰躬身,捏住叶三妞的下巴,“干嘛吓成这样?我有那么吓人吗?三姐,你向来不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没了奶奶和后娘给你撑腰,你就这么怂?”

  宛若野生老虎一般的压迫感袭来,叶三妞惊慌失措,猛地打掉叶秀的手。

  叶秀讥讽嘲笑。

  “你放心,我哪里舍得你死呢!大姐的火刑之苦,我要你尝尽千百倍,生不如死,这样,才对得起大姐这一辈子,为了你们多干了那么多活的苦。”

  语毕,站直身板,转身离去。

  叶三妞脚瞪着地面,想要回屋,又不敢。

  只好拿起铁锹往后园子去。

  傍晚,叶秀等人正在大屋吃饭,只见叶三妞灰头土脸,白天因为溅了一身水的关系,头发都冻结成冰,瑟瑟发抖的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赵氏则是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六亲不认,指的就是她这种人吧。

  虎毒还不食子呢,赵氏连畜生都不如。

  爷爷奶奶也默不作声的吃着东西。

  桌上只有三个碴子饽饽,一大盆的菜汤,两个碴子饽饽在六弟的碗里,叶秀从集市买了些吃食,和星儿月儿,二姐,都吃完了。

  坐在饭桌,不过是想看看这一家子自己人打自己人。

  叶秀拿起桌上最后一个碴子饽饽:“我都吃饱了。”说着,将碴子饽饽丢在叶三妞面前,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三姐,你快吃吧,吃完了好回屋躺着去,冻坏了身子,爷爷奶奶,可没钱给你看病。”

  叶三妞舔了一下干涩的唇瓣,即便屈辱,也跪地将碴子饽饽捡起来,扑了扑灰尘,一口咬下去。

  见她瑟瑟发抖的身子。

  叶秀看了心烦。

  心头更是一股罪恶感。

  紧了紧拳头,带着叶二妞和星儿月儿离去。

  旁屋。

  叶秀铺好被子后,叶三妞才回来。

  她受了凉,要是真生病,准会被活活病死。

  往炕梢移了移:“二姐,你睡中间,我身子骨好,睡炕梢。”

  “五妹,你大病初愈没多久,你睡中间。”叶二妞拍了拍炕。

  推推嚷嚷不是办法,叶秀拉着叶二妞相继来到炕梢,然后示意星儿月儿:“你们睡中间,这村末和村头的日子不同,凑合一宿吧。”

  “哪里,有个热炕住,算是恩惠了。”星儿摇头道。

  “就是啊,这里都比我们在安老爷家住的地方暖和。”月儿盖着被子,笑呵呵的说。

  叶秀愕然。

  她还没去看过星儿月儿在安老爷家住的地方呢。

  比这还差?

  回去要瞧一瞧。

  叶秀躺在炕上,与叶二妞一被窝,特意瞧了一眼叶三妞,见她爬上炕头后,才安下心来,搂着叶二妞睡觉。

  叶三妞背对着众人。

  心里生恨的种子,正在萌芽。

  次日夜晚。

  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叶秀和叶二妞跪在后园子中,在一个火盆里烧着纸:“大姐,我明天就要走了,今晚给你烧纸钱,你不要怪我。”

  “大姐那么心疼我们,不会怪你的。”叶二妞安慰。

  叶秀自然知道,摸了摸叶二妞的脸:“二姐,我这次走,想来爷奶和后娘,不会再和以前那样欺负你了。你好好等我,等我在安老爷家稳定了,我就求安老爷把你接过来。”

  “恩,五妹,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啊。”叶二妞心疼的看着她。

  “我会的。”叶秀微微一笑。

  回家呆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叶秀和星儿月儿就准备离开了,站大门口,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叶二妞后,方才离去。

  人已经走远,叶二妞依旧站在门口张望着。

  叶秀再次转身时,已经离自家门口很远了,可那一抹身影,依旧可以看见,心头一暖的她,加快了脚步。

  晌午,到达安老爷的家宅。

  见管家李伯站在门口来回踱步,叶秀奇怪的上前:“李伯,您在这里做什么啊?”

  闻声,李伯“哎哟”一声走下去迎接,促的拉住叶秀的双手:“孩子,等下你进去,不管见到什么人,老爷说什么话,你可都要先答应着,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剩下的,我一定帮你想办法。”

  叶秀蹙眉:“什么事啊?”

  “人回来没啊?”

  李伯还未回答,里面就传来急促的声音,李伯冲着里面,趁着脖子叫了一声:“回来了。”然后松开叶秀的手,“听李伯的话,别意气用事。”

  说着,带着叶秀往里面走去。

  叶秀心里犯嘀咕。

  月儿没心没肺的行前:“姑娘,难不成安老爷真的要把你收房啊?这下好了,以后我们跟着姑娘,更享福了。”

  “月儿!”星儿拉了一下她的衣服,摇摇头。

  月儿立即用手堵住嘴巴。

  真的这么简单吗?

  叶秀不相信。

  究竟是享福,还是祸事?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正堂,安老爷坐在上方,下面有一个肥胖女人,穿着粗布麻衣,面色惨白,唇色发紫,若不是她生活在太阳下,叶秀真的会以为她是一个鬼。

  女人右嘴角下有一颗痣。

  看上去阴气森森的。

  莫名走进去,叶秀礼貌的行礼:“安老爷,奴,回来了。请问这么着急……”

  “就是她吗?”

  叶秀未说完,那女人冷不丁来了一句,抬头瞧过去。

  “对,冥婆,你帮我瞧瞧。”安老爷点头。

  冥婆凑近叶秀,即便见多识广的叶秀,也往后退了一步,她向来不信鬼神之说,可眼下状况,甚为诡异。

  一个冥婆!

  叶秀心里一颤。

  莫不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