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心思难测

更新时间:2017-11-13 15:18:09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02

叶秀知道,拓跋文清亲自指定她来伺候,安老爷一定觉得他们是认识的,立即转了话语:“不敢。只是奴婢觉得,冥婆子既然来了,便是客人,李伯出去送一送,也不无道理。安老爷已经和您示弱,在咄咄逼人,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拓跋文清见叶秀双眸闪着光芒,“哈哈。”一笑:“没错,可能真的是在下过于言激了,安老爷,还望不要怪罪。”

  安老爷想要坐稳,却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别人不知道,他知道拓跋文清的身份。

  对于叶秀话里点拨之意,已然无暇顾及。

  擦了擦额头冷汗,呵呵一笑:“哪里哪里。”话锋一转,“叶秀,你竟然和贵客如此顶撞,自己去挨鞭子。”

  叶秀眨眨眼,看向安老爷,他严重尽是严肃。

  她在帮他开脱,他却因为坏了冥婚的事情而怪罪她。

  真是老爷任性,下人无法。

  “是。”叶秀无法反驳,毕竟,一个下人顶撞客人,却是有不妥。

  “等一下。”拓跋文清拦住叶秀离去的脚步,冲她悠然一笑,看向安老爷,锐利眸子微眯,周围的空气瞬间冰冻三尺,“安老爷,我此次出来,没有带婢女,想出去走一走,人生地不熟的。可不可以让这个丫头,在我在这里的时候,伺候我?顺便带我游赏一番村里的景色?”

  叶秀咂嘴。

  安老爷嘴角抽动一下。

  “您说的哪里话,我这里的丫头,随便您挑,就是您喜欢这个丫头,送给您也行啊。”安老爷嬉皮笑脸,有些阿谀奉承的模样。

  “我看这个丫头机灵的很,安老爷也甚是喜欢,我岂能让安老爷割爱呢?仅仅我在这里的日子,让这个丫头伺候着就行了。”拓跋文清话语温和,可嘴里吐出的一丝丝冷气,依旧令人不敢多言。

  “好,好,您请。”安老爷做了个手势。

  拓跋文清双手抱拳,以示礼貌。

  瞄了一眼叶秀:“眼看着要春播了,我要观察一下这里的地势,和农田的状态,姑娘,请你带我去安老爷管理的田地。”

  叶秀给了拓跋文清一记冷眼。

  芦村,共有三位财主,安财主,赵财主,李财主。

  三家分别将芦村的田地分为东西南,三大领地。

  安财主管理的田地,则是东面。

  虽然不知道拓跋文清打着什么主意,不过若是跟随伺候他,对叶秀来说,也是有利而无一害的。

  扯起一抹似笑非笑:“您请。”

  拓跋文清憋住笑容,双手背后,颇有大家风范,往前走去。

  叶秀转身对安老爷行了礼后,紧随而上。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时,安老爷一巴掌拍在桌上,拿起婢女翠儿倒好的茶水,喝的有些急,烫到了嘴,愤恨的将茶杯丢在地上。

  “混账东西。”

  翠儿连忙跪地:“安老爷饶命。”

  安老爷表面看上去英明,做事有章法,然!死在他手上的丫头,也不计其数。

  “安家怎么可以有你这种废物,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丢去深山。”

  两个壮实的小厮拖着翠儿往外走。

  “老爷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翠儿大声喊叫,直至消失。

  这是李伯第二次看见安老爷动怒,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的观摩着。

  “真不知道今个走了什么霉运,拓跋文清怎么会来呢!还撞上冥婚这档子事,啧……”说着,手又一次狠狠的拍在桌上。

  气喘吁吁。

  李伯小心翼翼上前,倒了一杯茶水特意吹凉之后,递给安老爷:“老爷,那拓跋文清到底是什么人,就连您,都要礼让三分?”

  安老爷长舒一口气,结果茶水喝了一口,叹息:“精武堂,你可知道?”

  李伯“斯……”了一声,手摸索着下巴思考片刻,双眸立即睁大,“这拓跋文清,莫不是精武堂的……”

  “没错。”安老爷点头。

  “哎哟,自从皇帝一纸诏书下来之后,那精武堂就已经落寞,为了全家赴京上任,却遭到外敌追杀,除了他,一家子都没了,也真是可怜啊。”李伯惋惜道。

  “哼,天底下谁人不知,这一切,还不都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所做吗?那拓跋文清本就是武家出身,加上如今的身份,也算是不错,日后有所成就,可以光耀门楣。可是,从他的眼睛里,我看不见一点点的忠诚,似乎是为了上任而上任,并不是心甘情愿。”

  安老爷一边喝茶,一边分析道。

  李伯“恩。”了一声,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更加凑近,“老爷,这种话,咱们私下里说说就行了,隔墙有耳啊。”

  “你说得对。”安老爷赞同,可冥婚的事情,他总是放不下。

  活了大半辈子,更不甘心被一个年轻猖狂的人镇压住。

  示意李伯凑近。

  贴近其耳畔,喃喃几句。

  听后,李伯惶恐问:“老爷,您这是要用星儿和月儿……”

  “去吧,到赵财主家的时候,记得把话说清楚。”安老爷挥挥手。

  李伯无奈,只好应允。

  看来,这一次,谁都无能为力了。

  ——

  出了安宅,叶秀就一直跟随在拓跋文清的后面,她大概能想到,拓跋文清让下人去叶家找二姐,然后他在安家守株待兔,等冥婆来。

  可这个人的身份,就算和皇朝没关系,也应该是个达官贵人,不然安老爷不会对他礼让三分。

  就是不知道,二姐胡诌自己生辰八字的时候,有没有被家人看见。

  爷爷倒是没什么,要是让奶奶和后娘看见了,白白丢了赚大钱的生意,一定会对二姐动粗的。

  可眼下,她又要带着拓跋文清去田地。

  “秀儿姑娘?”

  大雪已经融化,清明已过,眼看着谷雨就要到了,这时候看看田地的湿润程度,是正好的时候。

  可叶秀怎么都想回家看看。

  “你在想什么?”

  拓跋文清突然凑近,吓了叶秀一跳,在她心里,这个男人,不能过多靠近。急忙后退一步,摇头:“没什么。”

  拓跋文清狐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