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轨非彼鬼

更新时间:2017-11-13 15:18:38 作者:馨小月 字数:2136

拓跋文清耸耸肩,看向相反处:“前面拐角,没多远就会到你家了,反正我看田地的状态也不急于一时,恰巧我接下来要去赵财主家看一看。很有可能留宿,明日一早,来赵财主家找我。”

  语毕,便抬腿就走。

  叶秀奇怪叫道:“你这是在为我着想吗?”

  拓跋文清转头邪魅一笑:“是。”

  他倒是不客气。

  “你为我着想,会让我觉得不安!虽说我帮过你,你又帮了我,算是两不相欠,不过这次,我欠你一个人情,多谢了。”语毕,转身加快脚步,往家走去。

  拓跋文清本来想和她一起去的,不过芦村,思想向来腐败。

  避免徒增麻烦,不如各自办各自的事情。

  跑到家中杖子外面时,叶秀已经气喘吁吁“哎哟。”一声吸引了她的注意,抬头看去,赵氏被叶二妞推倒在地。

  叶秀眨眨眼。

  真是人逼急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赵氏从地上爬起来,因为大雪融化,院子里的泥土泥泞的很,她手里拿着一件像是新赶出来的帕子,擦着身上的泥土,龇牙咧嘴的叫唤着:“哎呀,我的新衣裳。”

  瞧着赵氏眼里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叶秀急忙跑上前,一把将叶二妞拉到自己的身边,笑道:“二姐,我回来了。”

  “五妹,你怎么又回来了啊?这次不会真的是逃出来的吧?”叶二妞担心,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叶秀的身上,“可有受伤?”

  见叶二妞有姐姐的样子,叶秀还有些不习惯呢。

  把她的手放下去:“我没事,安老爷家里来了贵客,让我跟着伺候,顺道回来看看。”

  “那我就安心了。”叶二妞长舒一口气。

  瞧向赵氏,她现在心疼着新衣裳,没时间理会叶二妞,可是,当赵氏举手要打时,叶秀急忙将叶二妞护在身后。

  嘴角一勾:“后娘,看你的样子,是要出门啊?我上次不是拿回来好几件新衣裳呢吗?你看你身上的衣服都脏了,快回去换一件的,万一对方要是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去晚了,岂不是有失礼貌?”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氏果真放下了手,立即回屋去换衣裳。

  叶秀拉着叶二妞回到旁屋,一盏茶后,站在窗户前,悄悄地把窗户掀起一条缝隙,往外看去。

  见赵氏换了一身新衣裳,一边扭着腰肢,一边抚摸自己的发鬓,脸上带着异常笑容出了门去。

  叶秀眼神一闪,转身爬上炕头,拉住叶二妞的手:“二姐,刚刚你和后娘怎么打起来了?”

  叶二妞拿起炕上的箩筐,脱下衣服道:“喏,我这衣服,被三妹用剪子剪坏了,我就这一件能穿的衣服,趁着三妹上山了,我见后娘穿着那么好看,就管她要衣裳,谁知道,她上来就要打我,我就推了她一下。”

  叶秀手托下巴。

  原来是这样。

  眸光闪过一抹精芒:“那二姐,你知道后娘要去哪吗?”

  叶二妞拿出箩筐里的针线,摇头:“不知道。”一边缝衣服,一边说,“不过,自从你上次走了之后,后娘每次把新衣裳换着穿,有一次,我下山回来,看后娘去的方向,好像是赵财主家。想来,应该又是为了赚钱,去找什么生意吧。”

  生意!

  这话听上去,好像青楼女子一样。

  “那后娘每天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啊?”

  “挺晚的了。”

  叶秀总觉得没有二姐说的那么简单,嘴角一勾:“哦,这样啊。”随即,往叶二妞身前凑了凑,依偎在她怀里。

  叶二妞“咯咯”一笑:“五妹,你干嘛啊?”

  “想你了呗。”叶秀笑的灿烂。

  叶二妞向来对自己的胆小怕事很是讨厌,可是,自从大姐死后,一股责任由心而生,放下针线活,摸了摸叶秀的脸蛋:“虽然二姐没什么能耐,可是你放心,以后二姐一定尽我所能保护你周全。”

  叶秀杏眼圆整。

  点点头。

  随即,眉眼闪过一抹坏坏的笑容,骚着叶二妞的痒痒,两人笑的不亦乐乎。

  疯够了。

  叶秀神秘的凑近叶二妞,挑眉道:“二姐,今晚,我带你去抓鬼,好不好?”

  “鬼?咦……五妹,二姐怕什么你不知道啊?再说了,咱们芦村,就没闹过鬼。”叶二妞浑身寒颤。

  叶秀摆摆手指:“此鬼非彼鬼。”

  因为在叶秀那个年代,这个“鬼”称“轨”

  叶二妞歪着脑袋瓜。

  啊……叶秀都忘了,这里,除了她,估计没有几个女人有学问。

  咯咯一笑:“总之,二姐,你就陪我去吧。”

  叶二妞吞了一口口水,点头:“好吧。”

  叶秀嘿嘿一笑。

  虽然只是猜测,不过,十有八九。

  黄昏过后,叶秀帮叶二妞把活计都干完,才出了门,直接来到赵财主家的后门。

  “五妹,你不是说抓鬼吗?不去乱葬岗,怎么来赵财主家了?还是后门!”叶二妞小心翼翼地跟随着叶秀,轻声细语。

  哼,抓鬼,当然要从后门抓。

  叶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打算和叶二妞说些什么,谁知,一转头,恰巧看见李伯从赵财主家出来的路上,奇怪的眯起双眼。

  李伯来做什么?

  一阵脚步声,拉回叶秀的思绪,急忙拉着叶二妞退到一旁的树下躲着,抻着脖子往前看去。

  赵氏整理着衣服,和一个老婆子说了几句话,手里颠了两下银两,特意四下看看,才离去。

  芦村中,赵氏虽说生了几个孩子,不过,却一点也不显老,算是数一数二的寡妇。

  别说有钱人家的财主,就是年轻小伙,也会多看她几眼。

  当赵氏身影消失后,叶秀小猫一样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叶二妞跟随其后。

  当四下无人,叶秀立即跑上前,冲着后门敲了两下。

  “怎么又回来了?”

  一句不耐烦的声音传来,门一打开,老婆子眼里展现出奇怪的目光,犹疑的看着叶秀:“你是什么人?”

  叶秀脑筋一转。

  嘴角一扯:“我是赵氏的女儿,刚刚我娘说,她忘了下次的时间,让我来问问。”

  老婆子眼里有显而易见的惊讶。

  嫌弃笑了笑:“没想到,你娘把这事都和你说了?”随即,不耐道,“不是说好了,三天后同样的时辰吗?我们少爷也不是只看中她这么一个女人,还是个寡妇,真不知道我们少爷哪只眼睛瞧上了你娘!”

  瞎猫碰死耗子,还真让叶秀给碰上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