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开始布局

更新时间:2017-11-14 18:10:05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93

片刻,赵氏察觉自己有些冒失,可难得的好东西,可不想就这么还回去,“哎哟。”一声,一边臭美一边说,“五妞,你这没动过的胭脂,让我给用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叶秀手搭在赵氏的肩膀上:“我还小,用不着这种东西。”说着,估计提高声音,“再者说,我本来就是想将胭脂送给后娘的。”

  赵氏更加得意的涂着胭脂。

  叶秀凑近,好奇问:“后娘,我看你这几天总是出门,明天是不是还要出门啊?”

  “明天不出门,三天后黄昏的时候,我要出去一趟。”赵氏对着镜子臭美,一时间说漏了嘴,急忙看向叶秀,嘿嘿一笑:“我,我出门是要去给大户人家做刺绣,没嫁入叶家之前,我家是刺绣商家落寞的,所以……”

  “后娘,你慌什么啊?”叶秀打断她的话。

  赵氏哑口无言,哈哈一笑:“我,有什么可慌的?”

  曾经,赵氏也过过几天好日子,仅仅几天,因为家里被人骗,她不得不找个乡下人嫁了。开始适应不了,后来,从一个有模有样的姑娘,变成地地道道的乡下妇女。

  冬天穿着大棉袄,夏天穿着补丁衣服,围着围巾下地。

  即便不甘愿,也无可奈何。

  “就是说啊,后娘,你有刺绣的本事,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呢。给大户人家做刺绣,更是好事,还能赚钱给六弟。”叶秀就是要将赵氏捧上天。

  不过,刺绣商家的姑娘,沦落成乡下妇女,也是一个可怜人。

  可以和叶秀重生后的那种心境相比了。

  “对,对啊。”赵氏依旧没有摆脱心虚的感觉。

  叶秀眼珠子一转,凑近赵氏:“后娘,我在安老爷家,和那些婢女学了不少的新东西,最近正在学习女人如何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要不这样,三天后,我来给你拾到拾到,让你漂漂亮亮的出门,万一那家人瞧你好看,多给你些刺绣,岂不是赚钱的好机会吗?”

  “你真的会给我拾到好看了?”赵氏眼睛放光。

  要是能和小姑娘一样好看,让赵财主的儿子看上,娶进门的话,不是正室,做一个妾或者奴仆,也比在叶家享受啊。

  她可就凭着这个不显老的脸蛋,拼一份生活呢。

  “后娘,你本就是娃娃脸,显年轻,我一定给你拾到的比小姑娘还水灵。”叶秀自信道。

  她有着现代的化妆手法,稍微画一画,就能让赵氏换一张脸。

  “得嘞,那三天后,你别忘了回来啊。”赵氏的心已经飘飘然了,早就忘了自己不喜欢叶秀这一点。

  要是叶秀真能给她拾到的好看,估计她还会喜欢上叶秀呢。

  “恩,放心吧,我这几天在外伺候贵客,可以找时间就回家来,那后娘,你好好歇息,我回去了。女人好好睡觉,才能滋养。”说着,离去。

  叶秀关上门后,透过门的窟窿往里看去,见洋洋得意的赵氏,叶秀锐利眸子微微眯起,闪过一抹诡异光芒。

  窟窿大小正好和她的杏眼差不多,看上去,森寒无比。

  轻轻眨眼,转身出了门,旁边离去的身影,叶秀并没有忽略。

  毕竟,她来里屋的话,叶三妞一定会跟来,而她,也故意让叶三妞跟着。

  到了旁屋,叶秀在炕梢,靠着柜子。

  乡下的东西有限,叶秀从棉袄里掏出几块棉花来,弹成片后,放在枕头底下。

  随即睡下。

  次日清晨。

  叶秀一早起身,对早起干活的叶二妞说:“二姐,我先走了,这几天可能要在外头,三天后我还会回来的。”

  “恩,注意身子啊。”叶二妞交代。

  叶秀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门去,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走到赵财主家门口,她并不打算进去,却也没想到,自己被门口的家丁,拦截下来。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叶秀不怒反笑:“这位大哥,麻烦你通知一下在赵老爷家留宿的,拓跋文清。就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一早下霜,可以更好的查看土壤。”

  一看叶秀认识拓跋文清,家丁立即应允。

  等了半盏茶的时间,拓跋文清便从里面走出来。

  明明是贵家公子,却没有慵懒模样,反而好似是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性,脸上充满阳光正气,甚至,那刚健的身板,宛若是经常训练才会有的。

  曾经教叶秀跆拳道的师傅说过,这只有练武之人才能有的身材。

  “秀儿姑娘,你很早啊。”拓跋文清走上前来。

  “公子,走吧。”叶秀冷眼相待。

  拓跋文清眨眨眼,许久,没有人这样称呼过他“咯咯”一笑,跟随上,两人并肩前行,身后的两名护卫也是警惕万分。

  清晨的空气甚是清爽,四月的天,早晚还是很凉,导致白天融化的地面,结成一层霜,踏在乡间小路,抬眼看向山脚下。

  视野很开阔。

  “秀儿姑娘,昨天晚上,你去赵家后门做什么?”拓跋文清斜眼瞧着叶秀。

  叶秀眨眨眼:“你看见了?”

  “偶然路过,瞧见的。”拓跋文清回答。

  “我的事,你不需要管。”叶秀冷峻回答。

  拓跋文清挑眉,不再说话。

  有前行了一段距离,叶秀也忍不住问:“昨天,李伯是不是去过赵家?”

  “不清楚。”拓跋文清说的是实话。

  叶秀奇怪,昨天明明看见李伯从赵家出来,难道那个时候,恰巧拓跋文清不在吗?算起时间来,很有可能。

  两人忽然沉默下来。

  到达山脚下的一处农田后,叶秀走到垄沟处,狠狠地踩了两脚,却没有任何效果。

  身后的一名护卫,抽出腰间佩剑,猛地刺向地面,用力一番,土壤瞬间被翻了开来。护卫收回剑,冲叶秀不好意思笑笑。

  叶秀嘴角抽动,想不到古代人的武功,真是厉害。

  可她奇怪的是,拓跋文清从来不佩戴剑,总是赤手空拳。

  不过上一次交手,即便拓跋文清赤手空拳,却胜过利刃的攻击。

  对于拓跋文清,叶秀谈不上喜欢,相比之下,叶秀心里虽然察觉他的身份不一般,虽然是个未知数,但和皇朝,绝对有着脱不了的关系,当代乱世,打着皇朝旗号欺负百姓的人最令人嫌恶。

  叶秀眼睛死死的盯着拓跋文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