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精心巧扮

更新时间:2017-11-15 16:11:47 作者:馨小月 字数:2126

拓跋文清蹲下来,伸手抓起一把土,冰凉冰凉的,狠狠一捏,点点头道:“嗯,今年的几场大雪不是白下的,看农田的土壤,开春之后,湿润程度一定很不错。”

  叶秀回过神来。

  “土壤孕育着百姓的吃食,这样一来,今年的丰收,一定会很好。”叶秀对土壤颇有研究,这里处在山脚下,恰巧与水库距离很近,不会犯愁水道的问题。

  拓跋文清将手中土壤丢掉,用帕子擦擦手后,双手背后的看向高山:“我看安老爷的田地,大多数都在山脚下,山脉上的树木会吸食养分,即便丰收,估计也不会大丰收。”

  说着,看向对面:“相比之下,赵老爷家的田地,都在水库大坝之下,地点要比这里好。看来,丰收时,又要出现一片穷人和富人了。”

  叶秀明白拓跋文清的意思。

  丰收者,不愁吃,未丰收者,则会和叶家现有的生活一样。

  “土壤,种子,枝变而成的新品种,在种子如此丰富的地方,稍微动一动脑子,就可以成功,加上引渠,施肥的方法,今年,我一定会让安老爷家,大丰收。”叶秀及其自信。

  拓跋文清好奇的问:“你熟知地理?我看你刚刚说话的语气,似乎对农田颇有研究啊?”

  废话,植物学,理工科博士,不是白叫了那么多年的。

  对土壤自然也会有一定了解。

  叶秀心里那么想,却没有那么说:“公子不是也对地理有研究吗?”

  拓跋文清愕然,愁苦一笑:“我娘,就是乡下出身,生前在家中后院,开辟了一大片园子,我都是从我母亲那里学来的,都是皮毛而已。”

  叶秀本有些嘲讽之意,然,对上他那双眼睛时,稍作一愣。

  他眼中充满着数不清道不尽的浮华,悠然深邃的眼底,似乎又埋藏着一条地雷一般的线,沉着,锐利。

  “你呢?为什么对地理这么有研究?”拓跋文清又问。

  叶秀“额。”了一声,摆摆手,转过身子,不屑道:“我本就是农家娃,会种地,对田地有研究,很奇怪吗?”

  拓跋文清无奈一笑:“不奇怪。”

  可其中差别之处,拓跋文清还是看的出来的,毕竟就算种了一辈子地的人,也不会知道枝变品种的法子。

  就连皇宫培植花苗的宫人,最近也才刚刚发现芽变植物。

  这么好的土壤,这么好的地点,周围四面环山,地势高达且隐蔽,真的是一块好地方。

  “就是不知道,你能否有机会帮安老爷家大丰收了。”拓跋文清意味深长道。

  叶秀眉头猝然皱起,狐疑的看向拓跋文清,总觉得他话里有意:“你此话,何意?”

  拓跋文清转身往下走去:“没事,天地就告一段落了。有些饿了,我们去吃些东西吧。”

  叶秀奇怪的跟随而上。

  之后的三天。

  自从拓跋文清看过土壤之后,叶秀不是陪着拓跋文清吃遍农家菜,就是爬山涉水,观察地形,即便拓跋文清什么也不说,叶秀心里,依旧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一丝不安。

  三天后。

  叶秀经过拓跋文清的同意,在黄昏之前,回到家中。

  直接回到旁屋,将那天枕头底下的棉花片拿出来,又来到厨房,掏出不少锅底灰,放在纸张上碾成粉末,拿着两样东西,立即去了赵氏的房里。

  赵氏已经穿好新衣裳坐在铜镜前。

  “你怎么才来啊?快给我拾到,今天我要提前一点过去。”

  叶秀“哦。”了一声上前,想起之前老婆子的话,看来那赵老爷家的少爷,也是个不折不扣,风流的混球,想来,赵氏是想早点去,省的赵老爷家的少爷看上别的女人,不待见她吧。

  “后娘,胭脂呢?”叶秀问。

  “这呢。”赵氏从怀里拿出来。

  还真当成宝贝了?

  叶秀将胭脂拿出来,用手掏出一大块,放在桌上将胭脂粉铺垫的平滑,这下给赵氏心疼坏了,小心翼翼,不敢碰:“你干什么啊?这不是糟蹋东西吗?”

  叶秀不理她,将弄好的棉花片,放在上面左右沾了几下,还一边说:“有钱人家姑娘,都有胭脂纸,咱们穷人家没有,我就想了这个法子。”

  说着,将殷红殷红的棉花片拿起来:“弄好了。后娘,你张开嘴巴,然后在棉花片上抿一下。”

  赵氏虽然以前过过几天好日子,可从来没有用过好的化妆品,点点头,新奇的在棉花片上抿了抿,随即看向铜镜,欣喜:“哎哟,嘴唇红红的了。”

  叶秀微微一笑,拿起胭脂说:“后娘,你别动,我给你涂胭脂。”

  “好。”赵氏点点头。

  所谓胭脂,就是腮红罢了,叶秀轻轻给赵氏抹了抹,稍微能看出白里透红就够了。

  好在赵氏的皮肤很白。

  随即,拿出纸张上的锅底灰,用手沾着,朝着赵氏伸过去。

  赵氏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这是要往我脸上抹灰吗?”

  “后娘,你就别动了,相信我吧,时间快来不及了。”叶秀有些不耐烦,毕竟,给赵氏拾到完,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安排呢。

  赵氏勉为其难的将手放下去。

  没有眉黛,不用锅底灰描眉,还能用什么?

  小心翼翼地给赵氏描眉。

  弄好后,赵氏摸着自己的脸:“真好看啊。”

  这算什么,叶秀神秘一笑,站到身后,给她弄着头发,古代的盼头,叶秀不是很会,索性往一侧编了一条鞭子,垂在赵氏的胸前。

  然后将自己头上的发带拿下来,系在辫子上,笑道:“这是赵老爷家一个丫头给我的,很漂亮吧?后娘,你真的和变了个人一样呢。”

  赵氏都不敢相信铜镜里的是自己。

  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外面打了一盆水,对着水盆照着,更加清楚的看见了,还真像一个小姑娘一样。

  叶秀撩开帘子出来,眉眼立即换了一副神色:“后娘,直接去吧,绝对让人眼前一亮。”

  后面两个字,叶秀咬得极重。

  赵氏点点头,走了两步后,故意扭起屁股来,叶秀跟了一段时间,那赵氏,见人一夸她,更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之后,叶秀立即去了赵老爷家的后门,看见老婆子后,给了她不少钱,让她黄昏之后,给留个门。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安老爷赏给叶秀的银两,她都给了老婆子。

  办好后,才回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