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伦理罪责

更新时间:2017-11-15 16:12:25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82

回到后娘待的屋子,见六弟很安静的睡着,虽然有些不地道,还有些不忍心,但是,她只能这样做。

  都说熟睡的孩子,没睡好就被闹醒的话,会很闹腾。

  六弟年龄刚过五岁。

  还是个痴傻。

  一定会更加闹腾。

  叶秀碰了碰六弟,见没反应,又碰了碰,当看见六弟脸上狰狞不堪,揉着眼睛要哭的时候,急忙从窗户爬出去,返回旁屋。

  “哇,哇!娘……奶奶……”

  六弟哭闹的声响真是震耳,叶秀在旁屋忍了一会,拉住叶二妞的手:“二姐,今天我们就可以看鬼出丑了。”

  说着,拉着叶二妞往外走。

  一进里屋,刘秀梅就坐在床上,抱着六弟哄着:“哎哟,我的大孙子,怎么哭了?”

  “都这么半天过去了,那女人跑哪去了?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了?”爷爷在一旁数落着。

  “爷爷奶奶,你们别慌,我去找娘回来。”叶三妞跑了出去。

  叶秀瞄了一眼叶三妞跑出去的模样,想必上次叶秀故意让叶三妞知道赵氏,这几天经常出门的事情,叶三妞那么机灵,一定会去询问赵氏。

  想必,赵氏已经告诉过她,去赵老爷家的事情。

  叶秀嘴角一扬,走进里屋,眼里的光芒说是得意不如说是异常的冷静,嘴唇喃喃开口:“爷爷奶奶,家里出了丑,你们不会当做看不见吧?”

  “什么丑?”刘秀梅问。

  “后娘和赵财主的儿子,有苟且。”叶秀毫不客气的说。

  “放屁!”爷爷怒吼。

  “五妞,在安老爷家待了两个月,长本事了是不是?”刘秀梅严肃。

  叶秀早就想到他们会是这样的反应,嘴角一勾:“爷爷奶奶,你们不会是打算眼不见心为净吧?我说的是不是真的,跟我来不就得了?”

  说着,叶秀转身就走,到达门口,宛若狼眸一般回顾:“若是你们不来,我将事情捅出来,叶家,可真的就没脸在芦村待了。”

  语毕,拉着叶二妞执拗的前行。

  屋里的两个老人相互看了一眼,抱着六弟跟了出去。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叶秀加快了脚步,毕竟叶三妞已经跑去赵老爷家。

  不过有一点,叶秀说谎了。

  即便爷爷奶奶跟来,她也要将事情闹大。

  她要这一家子看看,害死大姐的后果。

  要让爷爷奶奶,亲眼看见自家儿媳妇的丑事。

  来到赵老爷家后门时,叶秀拉住叶二妞:“二姐,等一会。”说着,往后看了看,见爷爷奶奶跟上来后,才走进去。

  对于赵老爷家的地形,叶秀并不熟悉。

  从老婆子嘴里打听到,赵老爷的儿子住在正院左侧,穿越一条小拱门,不远处的房子。

  叶秀摸索着前行。

  赵老爷家的构造和安老爷家天壤地别,四处拐角的地方很多,砖瓦也是上等,颇有富家风范。

  当看到小拱门时,叶秀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小厮的眼睛,探头看去,位于高处有一座厢房,屋里亮着灯。

  叶秀拉着叶二妞蹲了下来,看向跟上来的爷爷奶奶,指了指屋子里头。

  爷爷和奶奶相互看了一眼。

  六弟许是看见了好看的景色,莫名的安静下来。

  爷爷眼里尽是犹疑,他走上台阶时有些犹豫。却依旧上前来,耳朵贴在门上,周围异常的安静,里面打情骂俏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叶秀明显看见爷爷面部的深情越发的紧蹙。

  “都说寡妇骚,说的就是你吧?”

  “公子,你真坏。”

  里面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叶秀发现爷爷紧皱的眉头又严肃了几分,大手掌贴在门上,猛地将其打开。

  叶秀拉着叶二妞站在门口。

  厢房正面,可以容下两人的榻子上,赵氏穿着灯笼裤,上身仅有一件红肚兜,正坐在年纪二十三四的男人腿上。

  想必那就是赵家公子了。

  一副小白脸样。

  而且,赵氏白嫩的手臂,正缠绕在赵家公子的脖子上。

  “哎哟,我的天哟。”奶奶抱着六弟上来,看见这样的景色,顿时喊天。

  叶秀顺势瞄了一眼爷爷,见他老怂的眉目紧了几分。

  突发事件,让赵氏一时三刻没有反应过来,当清清楚楚看见门口的人时,慌乱之下,从赵家公子身上跳下来,直接摔下榻子,跪在地上。

  她对老爷子的秉性熟知。

  虽然平时老爷子对她虐待叶秀等人不吭一声,可若是生气起来,那可是连一头牛都能一棒子打死的人。

  异常的安静,让赵氏流下一滴冷汗。

  “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赵家公子指着门口,嗔道。

  叶秀见爷爷已经气的发抖,嘴角一勾走上前去:“后娘,你可是有家的人。虽然我爹早早战死,就算你按耐不住寂寞,也不应该给自家脸上抹灰啊?”

  冷哼一声,嘲笑:“我真没想到,后娘你竟然如此浪荡。”

  赵氏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叶秀,却不敢说一句话。

  小心翼翼地抬头,瞄向老爷子,小声唤了一声:“爹……”却被老爷子怒视的目光,赫然镇住,来不及解释什么,就看见老爷子四处寻找东西。

  眼睁睁的看着老爷子拿起门口的一盆花,朝她怒气冲冲走了过来。

  赵氏立马摇头:“爹,别。”

  话刚说完,头顶“轰隆”一声,花盆直接摔在了脑袋上,赵氏猛然天旋地转,趴在地上,用手摸着头,鲜血醒目。

  “敢在我这里撒野?来人,把她们给我轰出去。”赵家公子起身,呼喊着。

  “老头子,别闹出人命啊。”刘秀梅在后面,一边哄着六弟,一边恐惧的说着。

  外面好几个人拿着棍子冲过来。

  却个个都被爷爷的寒眸镇住,叶秀心里暗笑,不愧是男子主义的时代。

  吵闹声引来了赵老爷,跟随其后的则是拓跋文清。

  “老头子,我们自家事,回家解决,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咯。”刘秀梅示意着。

  赵老爷拥有比常人更加锐利的眼光,单凭这样的场景,加上听闻旁边丫头的告知,顿时觉得丢脸丢到了家。

  上前拎着赵家公子的耳朵:“你个败家子,你和女人搞在一起我什么时候管过你?可你也要看看人啊,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寡妇,你也喜欢?”

  这话,让赵氏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