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扩散宣扬

更新时间:2017-11-16 16:08:02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97

情急之下,叶三妞一把将手挡在门上,夹到了手,疼得龇牙咧嘴。

  “老妈妈,你要是不带我去见,我就大声叫了。”叶三妞杵眉横眼。

  这大半夜的,要是叫起来,还不得把左邻右舍都叫来啊?原本少爷和赵氏那个寡妇的事,就两家知道,让外人知道,还得了?

  那可是要伏法的。

  老婆子立即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行了,你跟我来。”说着,带着叶三妞来到赵公子的房间门口,小心交代着,“公子正在气头上呢,你可小心着点啊,说话注意分寸。”

  “谢谢你。”叶三妞欣喜。

  老婆子不耐的离开。

  叶三妞敲了两下门,没有声音,突然,许是没关严,门不受力,开了来,她小猫一样的步伐进去。刚踏进去一步,迎面扑来一个茶杯,摔在脚下。

  “都他妈给我滚出去。”

  一声怒喝,叶三妞吓了一跳,看见前面摔东西的赵公子后,立即跪在地上:“赵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娘。”

  赵公子察觉声音不对劲,转身看去。

  他虽然风流,可是难得喜欢一个女人,那赵氏,虽是个寡妇,可是在床上,比小姑娘都让他高兴,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我都被我爹禁足了,怎么救你娘?”

  叶三妞跪着向前,拉住赵公子的裤腿:“赵公子,我娘被关在柴房,我爷爷又去了县里,这等大事,县官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要是县官的人把我娘带走,只有你能就我娘了,赵公子,我求求你了。”

  赵公子“哎呀”一声,甩开叶三妞的手。

  不过仔细想想,要是把赵氏救了出来,就能把她留在身边,就能多多享受。

  运气好了,眼前这个水灵丫头也一并收了。

  那可真是天伦之乐啊。

  想到县官,好在赵公子认识那位县大人,神秘一笑:“行了,我知道了。从芦村到县里,没有马车,没有马,怎么也要半月的脚程,你放心,我一定救出你娘,回去等消息吧。”

  “谢谢赵公子,谢谢赵公子。”叶三妞喜极而泣,立马转身,准备回家告诉娘这个好消息。

  待叶三妞走后,赵公子叫了一个小厮进来,写了一封信交给他:“去村头买一匹马,快马加鞭送到县大人手里,我要三天之内,收到回信。”

  “是。”小厮点头。

  赵公子得意的笑着。

  叶三妞回到家里,将事情告诉赵氏后,就回到旁屋去了,一进门,看见叶秀和叶二妞在那里聊天,想起赵公子的许诺,她立即高兴起来。

  爬上炕头,哼哼一笑:“你们别得意,过几天我娘就能没事了。”

  叶秀眉头一紧。

  冷哼:“你这是赶鸭子上架吧?”

  “才不是。”叶三妞趾高气昂,脑筋一转,嘿嘿笑道:“赵公子喜欢我娘,他答应了要救我娘,等我娘没事,我们就可以去赵公子家生活,到时候,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叶二妞慌张的看了一眼叶秀。

  叶秀只是笑笑,拉着叶二妞躺下睡觉。

  然!叶秀却有一股不安,毕竟,赵家她此刻没有能力去正面交锋。

  叶三妞的话也不像是开玩笑。

  要是真把赵氏救出来,叶秀岂不是白忙活了吗?

  只好见机行事了。

  三天后,鸡鸣时。

  赵家后院,小厮拿着回信,慌忙跑进赵公子的屋子:“公子,县大人回信了。”

  赵公子从床上爬起来,立即接过信封,打开来看,信上只有“此事需面谈。”几个大字,立即抬头问:“县大人可说了什么?”

  “说了,县大人说,叶家老爷子已经到了,再等三天,县大人会亲自过来处理,到时候与您面谈。能请县大人亲自出动,不愧是公子啊。”小厮如实回答。

  那叶老爷子三天就到了县里?

  看来是因为着急,不惜花钱买了马车吧。

  “行,我知道了,你去告诉昨天那丫头一声,让她放心。”赵公子挑眉。

  小厮立即明白意思,坏笑一下:“公子,你还真是专挑好货啊。”

  “啧……出去。”赵公子眼睛严肃,嘴上却笑着。

  “得嘞。”小厮吆喝着离去。

  ——

  一早,叶二妞和叶三妞都出去干活的时候,叶秀经过昨晚的折腾,赖了一会才起来,穿好衣服出门时,恰巧看见叶三妞和小厮说话。

  那个小厮有点脸熟,昨晚见过。

  他们两个嘀嘀咕咕说了什么,叶秀听不清楚,只见小厮嬉皮笑脸的在叶三妞的脸上撩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叶三妞回身时,正好对上叶秀的眼睛。

  哼笑一声:“瞧见没?赵公子身边的人来给我报信了,过几天县官来,就能让我娘没事了,你就等着瞧吧。”

  看着叶三妞得意洋洋的离去,叶秀觉得很好笑。

  手托腮。

  不能让赵氏有机可乘,她也要琢磨一番才行。

  整理一下衣服,特意拿了一条围巾将脸蒙住,弓腰缩脖,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她,来到村子中央,春播前,不少农夫和妇女坐在中央的石磨旁边,讨论今年哪家财主给的工钱多的问题。

  叶秀故意凑近人堆。

  趁着所有人在聊天的时候,她嘟囔了一句:“哎,昨天叶家和赵家,闹得可真是厉害,真没想到叶家赵氏,竟然那么胆大妄为,和赵财主的儿子勾搭上。”

  声音虽小,却足以让身边的几个妇女听见。

  说完后,趁着妇女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退出人群。

  靠在石磨上,悄然听着。

  “刚才是你说话吗?”龅牙妇女问。

  “不是啊。”小个子妇女摇头。

  “那是谁啊。”龅牙妇女好奇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心翼翼的拉拢着妇女凑近,“不过,昨天晚上,我家老头子去赵家要去年的工钱,我就去找我家老头子,没想到,还真撞上了叶家赵氏,里面吵吵嚷嚷的,我虽然没听清楚,不过那个赵氏,可是被衣衫不整的拖出来的。”

  “哎哟,那这事是真的啊?”小个子妇女睁大眼睛。

  其他人也凑近仔细听着。

  叶秀深吸一口气,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一堆女人在一起,不出半天,整个芦村的家家户户,都会知道赵氏和赵公子的事情。

  唾沫就能把人淹死。

  嘴角一扬,抬腿要走,却迎面看见拓跋文清。

  眉眼一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