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糟糠猪猡

更新时间:2017-11-18 13:52:56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36

叶三妞白了一眼,“哼。”了一声,得意道:“我告诉你,赵家公子已经托关系救我娘了,过几天我娘就会回来。”

  说完,就得意洋洋的往旁屋走去。

  叶秀深吸一口气,转头,双眼微眯,朝着赵家方向,凝视了好一会。

  第二天一早,县大人坐马车离去,和押司队伍并没有同行。

  押司就押着赵氏前往县城,途径半路,路过一座山间小路时,突然好些个山贼,骑着马,嘴里“乎乎……”的叫唤着,冲下来。

  片刻的时间,就将押司队伍劫走。

  直至七天后。

  赵公子身边的小厮终于赶来叶家,一清早,直接闯入叶家的正屋。

  叶三妞一看,吓了一跳,急忙说:“我们出去说。”

  “三姐,什么事非要出去说啊?爷爷奶奶都在呢。”叶二妞也来了脾气,直接拦住他们的去路,然后看了一眼爷爷。

  “丫头,这事,你们家人都要知道。我告诉你啊,押司队伍去县城的路上,被半山腰的山贼给抢走了。你娘也被抢了去,信,也是今天一早传到我家公子手里的。”小厮慌张的说着。

  “你说啥?”叶三妞瞪大眼珠子,不敢相信。

  “行了,我家公子让我来告诉你一声,我就先走了。”小厮说完,就急忙离去。

  叶三妞犹如晴天霹雳,直接瘫坐在地。

  叶二妞知道山贼的可怕,听闻后,连忙放下筷子:“爷爷奶奶,我吃饱了,我出去干活了。”说着,撩开帘子,慌忙冲出自家门口。

  这几天,叶秀一直跟随拓跋文清住在赵家,叶二妞来赵家找到叶秀后,将事情告知。

  叶秀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因为,她今天一早,从赵家就听说了。

  转过身,看向拓跋文清。

  拓跋文清思考片刻:“去吧。”

  “多谢。”

  “等一下,让他们跟着。”拓跋文清示意了一下身后的护卫。

  叶秀点点头。

  叶秀和叶二妞回了家。

  在芦村意外的高山上,住着山贼,谁都知道那伙山贼从不抢百姓,可行为依旧恶劣,叶秀并不打算去山贼那里救人。

  叶秀让叶二妞去干活。

  可她一直没有找到叶三妞,奇怪之下,来到正屋,发现叶三妞整个人像一只木偶一样,愣愣的坐在地上。

  苦笑一声:“你不是说,没几天,你娘就出来了吗?”叶秀狐疑问。

  叶三妞双眼瞪得溜圆,充满红血丝。

  叶秀弯腰:“我带你去找你娘,你可想去?”

  叶三妞立即站起身。

  “看来,你很想去。跟我走吧。”叶秀转身,出了门时,对两名护卫,谦卑道,“两位壮实,就请你们多帮帮忙了。”

  “呵呵,我叫无痕,他叫无青。姑娘放心,公子吩咐的,我们自当效劳。”无痕回答。

  双胞胎?难怪看上去那么像。

  “谢谢了。”叶秀以武者方式,抱拳以示感激。

  无情和无痕相继点头。

  步行将近三个时辰,才到达村外的高山脚下,走到半山腰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无痕抬手示意停下,几人立即躲在树后面。

  不一会,两个人抬着一个用席子包裹的人出来。

  叶秀仔仔细细的看过去。

  那两个人突然一个不小心,人的头从席子中露了出来,叶三妞定睛一看,被包裹的女人正是赵氏,情急之下站起身叫了一句:“娘!唔……”

  声音刚刚发出一半,就被叶秀堵住了嘴巴,狠狠朝着叶三妞瞪了一眼。

  “就扔在这吧,这里也没人来。”

  “得嘞。”

  那两个人说完话,顺势将人丢在了深沟中。

  当他们离去时,无痕才起身道:“没事了。”

  叶三妞一口咬在叶秀的手背上,挣脱出她的手掌,拼命的往深沟跑去,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崴了脚。却依旧不肯罢休,蹬着地面,往下爬去。

  叶秀等人也跟了上去。

  到达深沟,叶三妞将席子打开,顿时惶恐的睁大双眼。

  无痕和无青立即转身背过去。

  叶三妞抱着赵氏的头,哽咽的叫着:“娘。”

  叶秀顺势扫向赵氏。

  一丝不挂,全身上下被摧残的遍体鳞伤,紫青淤痕清晰可见,大片大片的淤血覆盖全身,长发凌乱,稀少,好似被人硬生生扯过,头皮外翻,即便是死了,嘴巴依旧张得老大。

  而最醒目的,便是赵氏的下身,大腿内侧,被鲜血染红。

  宛若糟糠猪猡。

  “娘……”叶三妞哭的不能自已,精神几乎快要崩溃。

  对于赵氏的下场,叶秀从未想过她会这么惨,而此刻,也没有一丝怜悯之意,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世道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忽然,无痕碰了碰叶秀,低头瞧去,无痕的外衣依然在自己的臂弯中,长叹一口气,走向赵氏身前,缓缓蹲下,将外衣盖在赵氏的身上。

  “你滚。”叶三妞用力推开叶秀,紧紧护着赵氏,“我娘已经死了,你还想怎样?”

  猝不及防,导致叶秀没有反应过来,跌坐在地。

  目光浅薄,撑起身子。

  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转过身去,双手紧握:“没有让你娘尸骨无存,就已经不错了!”

  叶三妞沉浸在哭泣中。

  之后,他们将赵氏的尸体,在黄昏之际,带回了芦村,还未进村时,叶秀就提醒:“找个山头把你娘埋了吧,咱爷不会同意你将赵氏埋葬在祖坟的。”

  叶三妞也知道。

  便找了个山头将赵氏埋葬。

  她执意守着赵氏的坟。

  叶秀让无痕和无青两个人先回去,她一个人往山下行走,到了村头,意识有些恍惚,还没进入村子,脚下一软,身子向前倾去。

  手还来不及找东西搀扶,就跌落一个温暖的怀抱。

  抬头瞧去,拓跋文清眉目中的心疼,让她有些嫌恶,猛地推开他,靠在村口的木门上,以作支撑:“你怎么在这里。”

  拓跋文清眉眼闪过一抹无奈。

  “怎么说呢,赵氏虽然作恶多端,可看你向来无事一身轻的性子,看到她的下场,心里终究会有些过不去。”

  这种话,拓跋文清说着总觉得别扭,毕竟,他还不如叶秀,大仇未报,就先入了仇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