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漏?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4:05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07

左思右想之后,郑铮将店里收拾了一下,关上了东来阁的大门,带着青铜天平就直奔散货街。

  古玩街虽然被称为“街”,但却不是只有这么一处地方,这是两条街道的统称。

  东来阁所在的那一道街算是店铺街,两边都是开古玩店的。而在这条街旁边另有一道街,那里被称为散货街。

  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固定店面,在这里摆摊卖货收货的商人聚集的地方,在这铺上一块布,摆上自己的东西,这就算是一个摊位了。

  这里平常倒是没多少人,每到每个星期的星期二星期五,这里才会有南来北往的古董商人过来摆摊收货,这也算是一个不算规律的规律。

  今天正好是星期二,散货街摆摊收货卖货的古董商人不少,在这里逛摊子的也不少,不过大多都是来瞧个稀罕,买东西的并不多。

  郑铮虽然有心实验一下青铜天平的真正力量,但是散货街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他心里有数,这里并不是说没有真东西,只不过真东西太少了,剩下的基本上都是鱼目混珠的假货,只能用来哄骗一下外行人而已。不过这也正中郑铮此行的本意,他就是要在这种假货遍地的地界来实验一下青铜天平。

  一手提着青铜天平,郑铮粗略的看了两三个摊子之后,他心里暗暗摇头。那些摊子上的东西虽然一个个看起来古意盎然,但是却全都是假的,一件真东西都没有。用这种显而易见的假货来验证青铜天平,还不够费劲呢。

  正当郑铮在这暗自摇头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摊位传来了争吵声,郑铮心里好奇,便向着那摊位走了过去。

  那摊位旁边站了不少人,有看东西的,也有被争吵声吸引过来看热闹的。

  人堆中间,是两个正在不断争论的中年人,两人面红耳赤的,争论不休。

  其中一个中年人看起来是摊主,他手里拿着一个粗瓷小碗,正不依不饶的和另一个中年人争论。而那个中年人则一脸的冤枉,不断的为自己辩解。

  郑铮听了一阵却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他向身旁的一个青年人递了支烟,笑着问道:“哥们儿,这怎么回事儿啊?”

  青年人接过了烟点上,虽然不认识郑铮,但也乐得跟郑铮说道说道:“嗨,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么。那个人是来买东西的,但是拿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磕住了那个粗瓷小碗,好像磕出来了一道裂痕吧。这老板不依不饶的,非要他买下来不可,不过价格开的确实不低,非要他拿两千块钱出来不可。”

  看看四下里没人注意俩人,青年人压低了声音对郑铮说道:“这不是明着讹人么?一个粗瓷小碗就算年头久一点,但这玩意儿收的人少,不跟玉石瓷器似的能稳稳涨价,这么个物件五六百块钱也就拿下了。两千块钱……这价钱可不厚道。”

  郑铮听这个青年人说话的同时,他看了看那摊主手里的粗瓷小碗。凭着他的经验郑铮可以确定,这粗瓷小碗应该就是明清之间的东西。

  虽然年头不短了,但是这粗瓷小碗不是什么上台面的东西,就是古时候家里常用的物件而已,所以五六百块的价格也就顶了天。

  古董行里最怕这种交易的时候摔坏东西的情况出现,这种情况一旦出现,主动权就全然不在顾客手里了,不管你是想买还是不想买,这东西你都得买走。而这价格怎么定也得看卖家的心情,反正这已经是钉死了的生意,谁不想多赚一点、

  眼看着那中年人被摊主刁难的十分窘迫,郑铮心中一动:“来散货街就是找东西实验一下青铜天平的,现在这机会不就正在这里么?”

  想到这里,郑铮也不犹豫。他从人堆里走出去,站在正喋喋不休的摊主面前笑了笑说道:“老哥,这东西我能看看么?”

  “你谁啊你?小孩子一边玩去。”

  中年人眼见着自己的生意就要做成,却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一个年轻人,他心里顿觉不爽,说话的时候也相当的不客气。

  “我叫郑铮,就在离这不远的那条街里开店。”郑铮也不生气,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句话一说,中年人顿时就不说话了。

  有本事开店的和得在街上摆摊的,这之间的高下一眼就能看的出来。虽然中年人也疑心郑铮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他反复打量郑铮,却没发现郑铮有半点的不安,一身气度从容沉稳,看来是见多了这种场面。

  “你看这个干嘛?”中年人语气也软了下来,但也没就此低头:“我这做着生意呢,你来这横插一杠这可不是规矩。”

  “我刚才听说,您准备把这个物件卖两千块钱?我有点兴趣。让我看看吧,如果合适的话我就买了。”郑铮微笑着说道。

  一旁和摊主争执了不短时间的中年人,现在总算是有个喘息的时间了。他擦了擦脸上的汗,向着郑铮很是感激的笑了笑。

  中年摊主心里暗骂了一声晦气,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能把这件事情做的太露骨。他一边脸色不善的将手里的粗瓷小碗递给郑铮,心里一边做下了决定,不管郑铮能说出个什么来,他都咬定这个两千块钱的价格,非得让这个中年人买了不可。

  这摊子说是摊子,其实就是一块布铺在地上,然后摆放上东西而已。郑铮接过这粗瓷小碗之后没急着看,而是蹲下身来,将另一只手中拿着的青铜天平放在了地上。

  这是郑铮计划好的。如果拿着青铜天平去别人店里看古玩,怎么说都得被人觉得有点古怪,但是拿着青铜天平在散货街转悠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实验青铜天平的时候还可以顺理成章的将青铜天平好好的摆放着,比起去别人店里要方便许多。

  在别人眼里,郑铮是捧着这个粗瓷小碗眯着眼不断的打量,但是只有郑铮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地方。

  青铜天平上,郑铮手中的粗瓷小碗一点不差的被投影在右边的秤盘上,而左边的秤盘上,一个小砝码缓缓的生成。

  这个砝码要比之前的砝码小上许多,之前的那个代表价值十万的砝码差不多有一个核桃那么大,而现在这个砝码就只有之前的那个砝码十分之一大小。

  “不对吧这个。”郑铮心里暗暗想道。倒不是这个砝码太小了,而是这个砝码现在看起来太大了一些。

  现在这个砝码差不多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大小,这也就是差不多一万块钱了。但是郑铮心里清楚,就他手里现在拿着的这个粗瓷小碗别说一万块钱,能卖到一千块钱都算是遇到了不懂行的门外汉了。

  “难道这个青铜天平出故障了?”郑铮心中拿捏不定,但是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半分痕迹。正在琢磨着的时候,他眼角扫过这摊子上的一个玉牌。

  这玉牌看起来雕工不错,但是郑铮却看的出来,这玉牌基本上就是流水线式的生产出来的玩意儿,顶多当个小挂件玩,连工艺品都算不上,论起价钱来,百十块钱也就顶了天了。

  郑铮将手中的粗瓷小碗轻轻放下,然后拿起了那个玉牌,在手里把玩了一会之后,郑铮眯着眼望向青铜天平。

  青铜天平上,那已经变得相当之小的砝码缩水了数倍。那砝码之前虽然说小了点,但好歹也有模有样。但是现在放在青铜天平上的砝码已经变得极小,顶多也就是一粒大米那么大而已。

  出现这种变化倒是在郑铮意料之中,但是这样一来,先前那个粗瓷小碗的问题不仅没有被解释,反而比之前更加难以解释了。

  叶初拿起这玉牌,就是为了验证一下青铜天平是不是出了什么故障。但是从青铜天平上的反馈来看,青铜天平对这块玉牌的判断是没有失误的。

  难道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粗瓷小碗,真的值一万块钱?自己难道看走眼了?

  郑铮再次拿起那粗瓷小碗,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在郑铮看这粗瓷小碗的这会功夫里,摊主又和那中年人争执了几句,不过还是和之前一样,双方各执一词,谁都说服不了谁。

  “你看完了没?看完了就还给我,想要的话就拿钱来。”

  摊主看着郑铮将这粗瓷小碗放下又拿起的来回看,心里不爽的很,也担心郑铮将这东西的真正价值说破,所以便催促了郑铮几句,想要赶紧将这件事情了结了。

  没听这几句催促之前郑铮还没拿下主意,这几句催促听在耳朵里,倒是让郑铮一咬牙做下了决定:“反正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实验一下青铜天平的能力的,既然青铜天平上是这样显示的,那我就相信青铜天平算了。”

  想到这里,郑铮不再犹豫。他将粗瓷小碗递还给摊主,然后笑呵呵的说道:“您先别着急,等我跟这位老哥说几句话。”

  说完,郑铮也不等摊主说话,自顾自的对身旁的中年人说道:“老哥,这东西值两千块钱,您不如就买下吧。”

  “什么?”中年人一听这话脸上顿时变色,他皱眉道:“小兄弟,你既然是开古玩店的,你难道看不出来?还是说你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