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漏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4:30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801

中年人话没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郑铮和这个摊主是不是一伙的,故意来当托坑自己来的。

  被这中年人质疑,郑铮倒是不慌。他微笑道:“这位老哥,我叫郑铮,是古玩街东来阁里的,刚入这行没多久,您可能没听说过我,这是我的名片。”

  一边说着,郑铮一边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这个中年人。他也算是东来阁的实质上的掌柜的,名片也是随身带着的。

  “东来阁的郑铮……”中年人接过名片,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郑铮一遍,神色有些异样,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郑铮点点头,然后说道:“这东西我是想买下来的,但是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您要是有的话,那您就现在掏钱买了这个小瓷碗,绝对不会让您亏了。不过您要是身上没带够钱的话,那就算了,我自己回店里取了钱再过来买下来。”

  “你姓郑,我也姓郑,咱算是一家人呐。”

  中年人收起了名片,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满脸笑容的说道:“我看见小兄弟你就觉得可靠,绝对不会坑了我。行,就按你说的办。”

  郑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中年人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热情,但是他还是带着笑点头应付了几声。不过现在他心里也是悬着的,要是这粗瓷小碗确实不值这个价钱的话,赔人家钱这还是轻的,关键是东来阁的名声就算是折了。这种走眼的事一旦传出去,那就是一辈子的污点。

  那中年人干脆利落,从钱包里点出了两千块钱现金递给了摊主。那个摊主见自己这生意做的这么顺畅,心里暗爽的很。他看着一边正在皱着眉头的郑铮,心中冷笑了几声,暗暗想道:“小孩儿,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知道什么叫做走眼。”

  钱到了摊主手里,粗瓷小碗归了中年人,这件事看起来已经了结了,但是周围围观的人却没有离开,反而更有兴趣了。

  刚才郑铮已经说了,这个价钱买下这粗瓷小碗绝不会亏了,而这些围观的人眼光也都足够,看出来这粗瓷小碗到底价值多少。他们此刻就等着郑铮说话,看他怎么把这件事给圆上。

  “小兄弟,现在东西买下来了,你倒是跟我说说看,这物件怎么就值两千块钱了?”中年人一手拿着那粗瓷小碗,笑着问道。

  郑铮笑笑没说话,从中年人手里取过了那粗瓷小碗,另一只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多功能瑞士军刀。

  众目睽睽之下,郑铮面上不显,但是心里是悬着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对的,但是按照青铜天平上的判断来看,这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样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按照自己的想法往下走了。

  郑铮一手拿着这粗瓷小碗,在上面找了一会之后,终于找到了被中年人摔出来的那一道裂痕。他轻轻的呼了口气,然后用瑞士军刀的刀尖轻轻的刺入了这一道裂缝中。

  这粗瓷小碗绝对不值两千块钱,但是青铜天平却显示它远超这个价格,如果青铜天平判断的没有错误的话,那这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在众人惊讶的视线中,郑铮手上用力,瑞士军刀刀尖轻挑,沿着这道裂痕挑开了差不多米粒大小的一块破损。

  “疯了?”

  “有病吧这是?”

  “嗨,估计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呢。”

  郑铮这举动看在围观的人的眼里就是在故弄玄虚,一边的摊主也抱着肩膀冷笑着看着郑铮的举动,想要看郑铮丢个脸。唯一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质疑的,倒是买下这个瓷碗的中年人,他倒是一脸微笑的看着郑铮的动作,没有什么表示。

  旁人议论纷纷,但是郑铮却全不在意,从这一点米粒大小的破损中看到的东西,已经让郑铮心里有底了。

  他动作虽然轻柔但也不慢,一小会的功夫,这粗瓷小碗就被他用瑞士军刀挑开了差不多食指大小的一道破损。

  郑铮停下动作,将瑞士军刀收回,然后将这粗瓷小碗递给了中年人:“总算是没有走眼,您看看吧。”

  “嚯……”中年人接过粗瓷小碗,看了一眼之后低声叫了一声。他惊讶的看着面色轻松的郑铮,双眼中是毫不作假的赞叹:“好小子,真有你的。”

  离两个人近的人都看的清楚,在这个粗瓷小碗被挑开的这道破损下,露出的并不是发黑的粗瓷,而是一道白润透亮的颜色。

  如果没错的话,那这就说明这看似貌不惊人的粗瓷小碗里,包裹着一个玉碗。

  就算这玉碗的用料不好,但是这可是明清的时候的古玩,价值和那粗瓷小碗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两千块钱买到这么个物件,真是捡了一个大漏!

  “我……我不卖了!”

  摊主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自己花了一百块钱不到收来的小碗里面,里面竟然内有乾坤。眼看着两千块钱就把这个价值破万的小碗卖了出去,摊主心里都在滴血。心绪不定之下,这句完全没道理的话便脱口而出。

  郑铮看着气急败坏的摊主,冷笑道:“之前咱可是说好了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在生意做成了,你眼看着这东西能卖出高价就不想卖了?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吧。”

  “我……”摊主也知道自己那话说错了,他还想再说点什么,给自己找个台阶缓和一下。但是他却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此时此刻,不管他说什么都没用了。从此之后他在这个散货街就算是出了名,谁都会知道他今天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以后想要在这里在做生意就难了。

  “小兄弟,别跟他较劲了,走吧。”

  中年人拉了拉郑铮,笑着说道:“这东西已经买下了,还跟他说这么多干嘛。走吧,咱去逛逛其他的摊子去。”

  “行。”看着满脸不忿而尴尬的摊主正在收拾摊子准备离开,郑铮也没了和他继续纠缠的意思。他冲着中年人一点头,拿起青铜天平,两个人转身走出了人群。

  “我叫郑永和,小兄弟,咱可算是一家人啊。”中年人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小碗,一边对郑铮说道。

  “郑永和……”郑铮语气奇怪的低声念叨着。

  看着郑铮脸上在努力憋笑的古怪表情,中年颇为尴尬的说道:“你想笑就笑吧,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之前没有那家豆浆店的时候我说我的名字还没人笑,现在是不行了,第一次认识我的总觉得我家老爷子特别喜欢那豆浆店,要不然不能这么给我起名字。”

  “这个名字取的是和气生财的意思,之前我家老爷子还准备让我叫郑和,但是一想这名字虽然响亮但是却有点那啥,所以就取了这么个名字,谁他妈知道半路上又杀出来个豆浆店,算是毁了我这一世英名了。”

  “这么说起来的话,你的名字跟我家老爷子的名字倒还真有点相似。”郑铮笑着说道:“我家老爷子叫郑永平,和你就只有一字之差。”

  “是么,还真是一字之差啊。”郑永和低声点头道。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有一抹古怪一闪而过,一直在四处打量的郑铮并没有察觉。

  两个人边走边聊,聊的相当投机。郑永和虽然要比郑铮大上个二十来岁,但是却一点都不端着自己的年长的架子,而郑铮说话做事也没有同龄人的幼稚浮夸,两个人很能聊到一块去。

  “前面那又是一堆人?怎么回事啊今天,人都喜欢扎堆还是怎么着?”

  两人正在散货街里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看过去,郑永和忽然看到远处有一个摊位边上有不少人站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难道今天打破人家瓷器的都聚到一起来了?”郑铮远远的看了一眼,嘟囔道。

  郑永和在一边听得直翻白眼,他摇头道:“你小,我让着你,我犯不上和你这个跟我儿子差不多一般大的小家伙斗气。”

  俩人一边互损着一边走了过去,仔细在一旁听了一阵之后才发现,事情和之前所想的并不一样。

  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并不是说这摊主和顾客有了什么纠纷,也不是这摊子上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宝贝,而是因为这摊子上,有件假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