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踩脸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5:41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572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是郑铮正好听得清清楚楚。他停住脚步循声看过去,正看到一个蓄着小胡子的青年人,正一脸轻蔑的向他看过来。

  “怎么说话呢?”郑铮没说话,郑永和就不乐意了。他横着眼看了那青年人一眼,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说道:“是不是得教教你怎么做人呐?啊?”

  郑铮和郑永和聊了半晌,对郑永和的脾气也有了点了解。他先前被那摊主刁难的窘迫,只是因为他先摔坏了人家的东西,自觉理亏了一些,所以虽然明知道那个摊主是在讹诈他,他也没跟那个摊主较劲。但是这半晌的功夫接触下来,郑铮觉得这个大叔身上很是有点草莽气。

  青年人见郑永和言辞不善,心里就先虚了一分,不过他还不想就这么低了头,他嘴硬道:“我又没说你,你急什么啊。”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一旁围观的众人见状都自觉的站远了一点,也没人从中劝和,只等着看热闹。

  “你没说他那就是说我了吧?”郑铮递给郑永和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然后看着那个青年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个胯下带把儿的你就认了,别跟个娘们似的。”

  青年人也被激起了火气,他一梗脖子说道:“是我说的又怎么样,你想干嘛?”

  西都城的民风算是比较彪悍的那种的,这些话都撂出来之后,双方差不多就该动手了。众人都以为郑铮应该爆一句粗口然后向着这青年人冲过去糊他熊脸,但是郑铮却不急不躁的点点头,笑道:“是你说的就行,我还怕一会找不到主了呢。”

  青年人听的一愣,但是不等他说话,郑铮就不再搭理他,转而向着摊主说道:“老哥哥,借您的摊子用一下。”

  一边说着,郑铮就将手里的匣子打开,取出了那幅画,将它依旧铺在之前放的地方。

  “诶,兄弟,这个……”郑铮的举动看的摊主心里不太安生,他陪着笑说道:“这个这个……生意不是这么做的吧……”

  郑铮怎么会不明白这摊主心里想什么,他笑了笑说道:“放心,不是要还给你,就是借你这个地方用一下。”

  听郑铮这么一说,摊主就放下心来了。不过他心里立刻又好奇了起来,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要干嘛?

  郑铮将画铺好,却不急着做其他的。他看了看一旁的青年人,说道:“本来我是不想在这这么干的,因为这种事有点太装逼了,干出来了容易招人烦。”

  “不过呢,”郑铮从口袋里取出了那把瑞士军刀,他一边掰开瑞士军刀上的小剪子一边摇头道:“只不过我这个人最烦装逼的,特别是踩着我装逼的。遇到这种人,我就只能逮着他干他一顿了。”

  说完,郑铮又转过头看了那青年人一眼,他口中的“装逼的”显然说的就是他了。

  青年人当然知道郑铮是什么意思,想要发作,但是一旁站着的郑永和又让他十分估计,发作不得。

  郑铮不再看那青年人,他在画上仔细的找了一阵,终于在裱画的锦布上找到了一个略大一点的小破损。他将小剪子的刃口小心的贴住这处破损,然后将这点破损小心的剪开。

  这处破损被剪开了大概五厘米,但是被剪开处却没有出现什么异常。郑铮皱了皱眉,将这处破损放下不管,又将另一处破损剪开。

  一小会的功夫,裱画的锦布上的所有破损全都被郑铮剪开,但是这些被剪开的破损处却没有露出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

  青年人一开始还有点担心,但是现在他已经放下心来了。他看着皱眉不已的郑铮,冷笑道:“我说你了,你就是得服气,怎么着,你还想证明你自己不傻逼么?”

  “抓紧时间笑吧。”郑铮不去看他,冷冷的回应了一句之后,将手中瑞士军刀的刀刃打开。

  沿着画纸和锦布之间的交界处,郑铮小心的将刀尖刺了进去。

  “小兄弟!你这是要干嘛?这画如果破了,可就不值三千了!”一边的摊主看的清楚,急忙劝阻道。

  一旁的郑永和面有讶色的看了一眼那幅画,然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粗瓷小碗,摇头笑了两声。

  看着好心劝阻自己的摊主,郑铮笑了笑,手中却没停下来,在画纸上轻轻的一划,带起了刺啦一声轻响。

  这一刀划下来,旁边的摊主都看的一闭眼。郑铮这一刀将画纸开了一道大口子,这幅画的品相便因此直线下降,即便是有买家愿意收这幅画,那也绝对卖不到三千块了。

  “哈哈。”

  众人见郑铮一刀毁了这幅画,都还在为那三千块钱惋惜,而正在这时,郑铮笑了几声,一手扯开了被割破的画纸!

  “刺啦”一声响,郑铮手中就多了一张巴掌大小的残缺画纸。

  “这下完了……”摊主在一旁看的直摇头,这幅画被扯烂之后,只能当成古董里的废品出售了,能卖三百块钱就算是赚了。

  “傻……”出言挑衅的青年人见状,冷笑数声之后刚要说话,却被郑铮打断了话头。

  将手里的画纸残片毫不在乎的丢到一旁,郑铮指着在地上摊开的画,看着青年人冷笑道:“好好看看吧。”

  青年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但是双眼还是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青年人面上的得意之色登时凝结。

  “这……”

  离这画最近的摊主向这画定睛看去,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中震惊无比。

  在被郑铮扯破的画纸下并没有露出画纸下的锦布,反而露出了另一张画纸!

  “来,再笑两声让我听听?”

  郑铮冷笑着看了那目瞪口呆的青年人一眼,然后转过身去,小心的将已经破损的画纸一点点撕开,露出这张画纸之下的画纸来。

  周围围观众人呼啦啦的围了过来,谁都没有说话,一个个的目不转睛的看着郑铮的动作。

  不一会的功夫,郑铮已经将表面的那一层画纸全部除去,被画纸遮掩了不知多久的第二层画终于全部显露出来。

  这是一副山水画,画上重山叠嶂,山势险峻,画师用笔锋利,不见丝毫拖泥带水之处,画工十分的精妙。画的左下角留白处有数枚朱红印记,显然是被不少藏家珍藏过。在这数枚印记的一旁,是画作作者的题名。

  “甲子二十三年夏月,不醉斋主人。”

  郑铮把这题名清楚的念出来,然后看着一旁面色难看的青年人,笑道:“甲子二十三年……如果我没算错的话,这应该是清朝康熙年间的东西。这个不醉斋主人我倒是不知道是谁,等回头容我翻翻书看看吧。”

  “不过不管这个不醉斋主人是谁,这都是货真价实的清朝字画。”郑铮看着他,冷笑道:“三千块钱买回来,我怎么都不觉得我亏了。”

  郑铮很轻松的点着一支烟,笑着问道:“现在谁是傻逼,嗯?”

  “你这就是蒙的!这他妈就是巧合!”青年人脸上火辣辣的,想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一时间口不择言。

  郑永和冷哼了一声,拿起手中的粗瓷小碗说道:“这个碗中藏碗的古玩,就是我这兄弟给我看出来的。就算是运气好能瞎蒙一次,但是他还能连着蒙对两次么?”他看着颜面尽失的青年人不屑的一笑,冷哼道:“傻逼。”

  “你……”青年人咬牙切齿。

  “怎么着?”郑永和横眉冷对,丝毫不俱。

  正在俩人抬杠的同时,郑铮口袋里放着的手机传来一阵震动。他看清手机号之后,不去管那青年人,也不去管放在地上的画卷,转身走出了吵闹的人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