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家传秘技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7:31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417

“嘿嘿,这叫高科技你懂么?”郑永和手里拿着从怀里掏出来的小型单筒望远镜,冲着郑铮晃了晃:“有这玩意儿,再远咱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今天正好多带了一个,来,拿着。”

  一边说着,郑永和又从怀里掏出一支小型单筒望远镜,递给了郑铮。

  “……”郑铮看着手里的望远镜,一阵阵的发呆。

  郑家大宅宴会厅,一楼是来宾送上准备的贺礼,为郑家家主贺寿,而在二楼的一个角落里,郑铮和郑永和人手一支望远镜,如同偷窥女厕所的猥琐男一样,全神贯注的看着一楼的情形。

  郑永和不单单看着,还时不时的发表一点评论,不过他也不在乎郑铮会不会回应他,只是在一边自言自语。

  郑铮也通过望远镜看着宾客送的贺礼,不过他看了一阵子之后就没了兴趣。这些宾客送的东西价值也都不低,价值最少的都在十万块钱以上。但是这种价位的东西从他手里过了也有十来件,他早已见多不怪,实在是打不起精神来。

  差不多二十来分钟过去,再无送礼的宾客。而这个时候,一直安安静静坐着的郑北站了起来。

  郑铮心中一动,意识到重头戏即将上演。那些青花瓷碎片虽然是他卖给郑北的,但是他也没见过郑家修复古玩的手法,现在终于有机会一睹其真面目,郑铮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

  “各位长辈,晚辈是郑家郑北。”

  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郑北站起身来,向着周围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说道:“今天是祖父寿辰,晚辈也备下了一份薄礼送给祖父,聊表晚辈寸心。”

  言毕,郑北见视线视线投向郑永明身上,见郑永明微微点头并无异议之后,郑北向着已经准备好的亲信示意了一下,随后离开坐位,走到了宴会厅的一处空地上去。

  随后,一行人抬着各种物件极有秩序的走入宴会厅,将一应物件都摆放在郑北身旁。宴会厅内的众人一时间还看不出来底细,彼此之间低声交谈议论,猜测着郑北的意图。

  “哟呵,这是要玩大啊。”郑永和看着众人的举动,低声笑道。

  郑铮看着那些被摆放起来的东西,心里已经猜到了个七七八八。

  不一会的功夫,那些东西已经摆放完毕。此刻郑北站在一个小桌子后面,左手边是一台投影仪,右手边是一个类似于工具架的台子,上面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在郑北背后不远处,是一面已经挂好的银幕。

  “这小子挺厉害的啊。”郑永和放下望远镜,揉了揉眼睛之后说道。

  郑铮点了点头,眼睛却没有离开望远镜:“虽然我不喜欢郑北,但是我也承认,他这一步确实高明。只要是他复原青花瓷没有出什么问题,那他的名声就随着这次寿宴打出来了。”

  郑铮很清楚郑北要干什么:他就是要用这种方法,在所有人面前将一件已经碎成碎片的古董复原,然后将之送给郑家家主郑渊作为贺礼。只要郑铮复原古董复原的到位,那么不管这件古董到底价值多少,单是他年纪轻轻就掌握了这项秘技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他扬名了。

  “这些碎片是元青花瓷碎片,”郑北清了清嗓子,将一个小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轻轻打开。宴会厅内的宾客通过投影仪投影的银幕,可以清楚的看到小盒子内的青花瓷碎片。

  郑北将盒子里的青花瓷碎片摆放在桌子上,口中一边说道:“这是我之前无意之间收来的,价钱并不高,只花了十万块钱就得到了这些元青花瓷残片。”

  这话一出,在场宾客们顿时哗然。

  元青花碎片绝对不值这个价钱,但是当这些碎片到了有复原古董的能力的郑家手里之后,这十万块钱就是一个极低的低价,跟白捡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位朋友今天好像也来了,能不能示意我一下?”

  说完,郑北双眼扫视全场,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说道:“郑铮,你在么?”

  “啧……”坐在二楼的郑铮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手指一下下的敲着桌子。郑永和在一旁担心的看着他,生怕他一时气极就站出来,那样的话他就再也藏不住了。

  不过万幸郑铮没有因为这一两句话被激出来,他看着站在一楼的郑北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一边的郑永和这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看起来这位朋友提前离开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接下来还请大家耐心等待一下,我将在现场复原这件元代青花瓷。”

  说完,郑北便取过一旁的工具,开始做第一步的准备工作。

  他脸上带笑的准备着,心里却是在冷笑:“郑铮,你小子看起来也不笨嘛,跑的倒是快。不过这就可惜了我安排的聚光灯了,本来还想在人群里将你找出来之后,就给你打上个聚光灯,让你好好的出个风头,现在看起来倒是浪费了我的准备了。”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

  郑北将略大一些的青花瓷碎片放在一起,用准备好的工具小心剔去了其边缘的泥土和灰尘之后,又从那一堆瓶瓶罐罐里面取出一支刷子,沿着这些碎片的边缘小心涂抹。

  “郑铮啊……”

  手上略微用力,郑北将两块已经清理干净了的碎片拼在一起,然后将其缝隙之间溢出的粘合料小心的刮去。

  “即便你的父亲之前在郑家是被长辈重视的骄子,那又如何?”

  郑北手里动作飞快,碎片被他脸上平静,心里却在狂笑:“你,还是一个不在家族里的旁系,而我……”

  修复古玩这种事情对于郑北而言,已经不新鲜了,该从哪里入手,该怎样判断……这种事情他闭着眼都能做的出来。他虽然手里在忙活着,但是关注点却全不在手里的瓷片上。

  此刻的郑北,已经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了:“……而我,在这一次寿宴之后,已经正式扬名了!”

  “不管父辈之间如何,在我们两个的较量中,你已经输了!”

  他手中动作飞快,从清理碎片到粘合碎片这一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停滞之处,看的出来,他对古玩和瓷器的理解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了。

  “从此以后,别人想起郑家,就会想到我这个在寿宴上一鸣惊人的郑家少爷郑北。”

  稍小一些的碎片已经三三两两的粘在了一起,虽然还没有完全完工,但是就在这一小会的功夫里,复原这件瓷器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多半了。

  “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在古董店里打工的无名小卒而已!”

  郑北将已经装好的碎片飞快的拼接在一起,他心里在狂笑:“你,身为旁系,就该是一个无名小卒!”

  “郑家……终究是我的,我的!”

  眼看着瓷瓶的复原即将走到最后一步,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的郑北,也在这时回过了神。

  “不……不对……”

  看着自己手下被逐渐复原的青花瓷碎片,郑北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元青花瓷瓶……绝对不该是由这么一堆东西构建起来的。

  “不对劲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