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笑话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8:09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072

这是一台缩小型的、那种老式的俗称“大脑袋”的元青花电视机,更重要的是,它的屏幕上还写着CCAV!!!

  虽然郑北还没有完全拼完,但是在场的人眼光也都不弱,即便是差了一块,但是也都认出来了。只不过众人即便看出这根本不是元青花而是一件假货,但是却没有谁会笨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将这件事情点破。

  郑永和点上一支烟,摇着头说道:“这下完了,给自己造势没造成,反倒弄了这么一件事情出来。嘿嘿,不过这次他也算是真的出名了,只不过这个名声么……却不怎么好啊。”他顿了顿,似乎很是感慨的说道:“郑家的新一代要是都是这样的话,那郑家也就没多少年好风光了,顶多再有那么一两代人就要完了。”

  “……”郑永和说的虽然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但是郑铮却没有办法反驳他,因为郑永和说的的确是实情。

  郑铮已经能够想到,见证了今天这件事情的人在离开郑家之后,会怎样评价这件事情了;“郑家的那个郑北郑少爷啊,复原古玩的本事还是有的,但是鉴定古玩的本事就差多了,能把一台假的不能再假的元青花电视机当成宝贝,眼光真是差劲,充其量也就是个会复原古玩的匠人而已啊。”

  古玩行业里最看重的就是眼光,修复古玩虽然厉害,但是那也只能算是“匠人”而已,辨别古玩的眼光才是最为重要的。出了这次洋相的郑北估计会在极快的时间内成为古董圈内的笑料,他不知道要耗费多长时间,花上多大的力气,才能将这个污点洗刷掉。

  双手撑着桌子沉默不语的郑北,显然清楚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情况。

  正在这时,郑家家主郑渊站起身来,走到郑北身旁。他拿起郑北尚未拼完的“元青花瓷电视机”看了看,笑道:“把元青花瓷碎片结合到这么一个小玩意里,一定不容易吧?小北,你这想法很好玩,我很高兴。”

  郑渊将手里的青花瓷电视机放下,拍了拍郑北的肩膀,说道:“前两天我心情不太好,你能用这个方法逗我开心,不枉我这么疼你啊。”

  说完,郑渊转向众人,向着众人一拱手,说道:“为了我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大家估计饿得都是不轻,好了,开始吃饭吧。”

  “人老成精,这句话真是没说错半点。”

  看着郑渊三言两语就将这个尴尬场面揭过去,顺道还将“这件假货里确实有真正的元青花碎片”这件事情不露声色的点出来,替郑北挽回了一点面子,郑铮不得不叹服郑渊做事的手腕。他这一席话说出来,不仅给郑北找了个台阶下,还顺带的替郑北挽回了一些面子,把他说成了一个故意逗长辈开心的晚辈。这样一来,不管别人心里是怎么想,至少面子上郑北是要好看很多。

  郑渊一番话说完,宴会正式开始,不过在场的人心思大多不在宴会本身,他们在等宴会结束之后的戏码。作为今天的主办者的郑家,显然也清楚到场的人的心思,宴会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便结束了。

  宴会结束,吃吃喝喝了一个小时的众人兴致不减反增,他们知道,今天的压轴戏即将上演。

  郑永和点上一支饭后烟,十分舒坦的眯着眼对身旁的郑铮说道:“瞧着吧,拍卖会要开始了。”

  说是拍卖会,但是这毕竟不是一个正式的拍卖会,所以也就没有了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所有参加拍卖的古玩器物全都摆放在大厅里,任人把玩欣赏。如果在场的人相中了某一件器物,就可以将这件器物送到拍卖席上,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买家。如果没有其他的买家的话,那这就按照买主出的价格卖给买主。

  这和拍卖会的规则相差甚大,但是好处也明显的多,那就是在场的人可以随意把玩这些展出的物件,也可以和另外一个想要买物件的人进行竞争,同时,这也不会浪费在场宾客的时间,实在是一举多得。

  一楼的宴席短时间内就被收拾干净,一个个小展台也都搬到了宴会厅内,每个展台上都摆上了一件物件,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在一旁照应着。

  郑铮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拍卖会,觉得十分的新奇。不过按照郑永和的说法,郑家每年为家主贺寿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场拍卖会,规矩和这次的拍卖会完全一样,在场的人已经完全熟悉这个规矩了。也就是郑铮这种第一次参加这种拍卖会的菜鸟,才会感到十分的好奇。

  拍卖会开始之后,郑铮两人也不在楼上枯坐,来到了一楼。不过刚到一楼,郑永和就说自己和郑铮待在一起目标太大,两个生面孔同时出现容易引起别人的好奇,所以郑永和便一溜烟的跑开,让郑铮自己转悠。见识了这个大叔不少极品之处的郑铮已经习惯了他的做法,倒也乐得自己一个人到处看看。

  郑铮一个人在宴会厅里转了一阵,并没有什么收获。这些拿来拍卖的东西都很不错,但是价格也都不低,底价动辄十万以至于数十万,上百万的也并不稀罕,让郑铮看的直呲牙花子。这种价位的别说是拍卖,就算是底价郑铮都拿不出来。

  不过郑铮心态挺好,他一开始就没准备和这些家资最少数百万的人较劲,根本就是抱着长长见识的心态来的。所以这些东西定价虽然极高,但根本没准备买的郑铮却没什么压力。

  转了一阵之后,郑铮本准备找一个位子坐下休息一下,但正在这时,他眼角余光看到了一幅画。

  那是一副山水画,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但是这幅画受到的待遇明显不如其他的展品,关注者极少,几乎没有人对这幅画留意过。而这幅画的价格也很能说明问题:在动辄十万百万的拍卖会上,这幅画的标价只有五千块钱。很显然,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场众人对这幅画不怎么在意的原因之一了。

  “明代的?不过……怎么没有作者印鉴或者题名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