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再斗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8:27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874

郑铮一时好奇,凑到那幅画跟前,和守着这幅画的人打了个招呼,便低头看了起来。一看之下,郑铮心里颇觉疑惑,但是这幅画定价为什么如此之低的问题也同时有了答案:这幅画上并没有印鉴或者作画者的题名,只有一个年份和月份,除了能够确定这是明朝时期的作品之外,根本无法确定这是谁的作品。

  古画上的题名和印鉴十分重要,一幅画如果有题名印鉴,而作者又正好在当时有点名气的话,这幅画的价值自然就水涨船高。但是一副没有题名印鉴的画,其地位是相当尴尬的,因为根本无法证明其价值所在。即便是一幅画上所呈现出来的笔法、风格、意境都是某位名家的特点,但只要是没有题名印鉴,任谁都不能说这是那位高手的作品。

  “怪不得定价只有五千还没人乐意要,原来是因为这样。”郑铮一看之下心里了然,他心中暗暗说道。如果一幅画不能证明原作者是谁,即便是有些年头,但是其价值也不高,更没有太大的升值意义和收藏价值。在场的众人显然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这幅画即便标价五千,却没人太上心。

  郑铮将这幅画放下,就近找了一个位子做了下来,心中暗道:“五千块钱买下来的话,这算不上是赚了,但是也不会亏。拿回去放在店里吓唬一下那些暴发户,用来镇镇场子还是可以的。”

  刚一坐下去,郑铮觉得自己腰间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摸,却摸到了之前放在西装内兜里的青铜天平。

  “差点把这宝贝给忘了,不过今天这宝贝派不上什么用场喽。”郑铮将青铜天平随手放在桌子上,心中想道。

  今天能够摆放在这里的东西,事先都是经过仔细的鉴定的,假货是绝对不会有,但是想在这里检漏也绝对不可能。

  郑铮虽然明白,但是他将青铜天平取出之后,还是习惯性的眯着眼看了青铜天平一眼。

  “郑铮,原来你在这啊。”

  郑铮正眯眼看着青铜天平,郑北却带着一脸怒气走了过来。他看见郑铮旁若无事的坐在那,牙根恨得直发痒,但是旁边还有这么多人在场,郑北也无法发作。他走近郑铮,咬牙道:“你,很好,很好。”

  郑北出了那么大的一个洋相,心里自然有气。他虽然知道这件事情是他自己走了眼,怨不得郑铮,但是郑北依旧将这件事情归结到了郑铮头上。也就是这里人多,郑北不好发作,否则郑北非要和郑铮打一架才能稍微的宣泄一下自己心里的怒气。

  郑铮将视线从青铜天平上移开,他看着郑北,淡淡说道:“郑少爷,招呼你已经跟我打过了,不用再来跟我打招呼了,您要是没事就请去忙您的吧,我这边也挺忙的。”

  说完,郑铮看都不看身旁的郑北一眼。他拿起桌子上的青铜天平,径直走到了那幅山水画的展位前。

  “郑铮,我告诉你,这件事咱俩没完!”郑北跟在郑铮身旁,咬着牙一字一顿说道。

  郑铮冷哼一声,斜眼看着怒气冲头的郑北,说道:“我鉴定的那几块碎片的确是元青花瓷,这点不假吧?当时你也确认了,那就是元青花瓷。这一点上我坑你吧?至于后来的价格……哼,我说了要十万块钱,你也照样买了,这能怨得了谁?难道我还逼着你非得买了?还是说我拍了胸脯跟你保证,那所有的碎片全都是元青花瓷瓶上的碎片了?”

  这一番话说的郑北哑口无言,他没有半点能够反驳郑铮的地方。

  郑铮原本也不想和郑北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但是他也不是唾面自干的圣人。郑北非得跳出来说这件事情就是怪他,那郑铮也乐得抽一下郑北的脸。

  看着郑北一时间哑口无言,郑铮也不再多说。他向着看管着那幅山水画的人笑了笑,说道:“这幅画是定价五千块钱对吧?我买下来了。”

  穿着一身干净西服的年轻人其职责就是看管好眼前的展品,然后在有人要买下展品的时候将这消息告诉拍卖师。这幅画摆放在这却无人问津,年轻人也是有些无聊。现在看见终于有人问这件展品,年轻人顿时来了精神。他向着郑铮微微的一鞠躬,含笑问道:“请您稍等,我要通知……”

  “不用通知了,一万块,我买下来。”

  那年轻人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郑北就将他冷冷的打断了。他甩出一张银行卡,向那年轻人说道:“别人我不管,但是不管他出多少,我都加码。”他凑近面色不怎么好看的郑铮,低声说道:“郑铮,我就是跟你杠上了。”

  “妈的……”郑铮冷冷的看了身旁的郑北一眼,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年轻人见状,从怀里掏出了对讲机低声说了几句,不一会,一个中年人赶了过来。

  “郑少爷。”中年人认识郑北,他向郑北打了个招呼,然后向着一旁的郑铮笑道:“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我叫郑铮。”郑铮向着中年人一点头,说道。

  中年人笑呵呵的点点头,然后向着两人问道:“两位都想买下这幅画,是么?”

  “对。”

  “没错。”

  郑铮和郑北两人同时回答,然后二人对视一眼,各自冷笑了一声。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明显的不是很融洽,但是拍卖师见惯了这种斗气的事情,也不觉得出奇。他向两人一点头,笑道:“请两位找个位置稍坐一会,这个拍卖的流程还是要走一走的。”

  说完话,中年人小心的收起那幅画,然后走向了拍卖师所在的席位。郑铮就近找了一个座位坐下,一旁的郑北看着他冷笑一声,在他身边不远处找了个座位坐下,正好正对着郑铮。

  郑铮看都没看郑北一眼,他心里飞快的计算了一下之后,咬了咬牙,拨出了郑永和的电话。不过电话虽然能打的过去,郑永和却一直没有接电话。

  连着四五个电话打过去依旧没人接,郑铮皱眉想了一阵,拨出了东来阁老板王谦的电话。

  这件事情他虽然不想惊动王谦,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操。”

  挂断电话,郑铮咬着牙,在心里怒骂了一声。

  郑铮看了看不远处一脸冷笑的郑北,心中烦闷之极。他相信,郑北绝对没有仔细的去看那画一眼,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和他斗气,非得要赢郑铮一局而已。

  但是这一次……

  郑铮将视线转到青铜天平上,青铜天平的两个秤盘上,一边是那副山水画的投影,一边是十来个叠加在一起的、每一个都代表着“十万块”单位的砝码。

  郑铮咬着牙。

  郑北和他的这一次斗气……真的赌对了。

  郑铮点上一支烟,皱着眉头抽上了一口,他听着拍卖师做着关于那幅画的讲解,太阳穴一阵阵的发紧。

  他很头疼,非常非常的头疼。

  郑铮可以肯定,在场的人不会对这幅画有太大的兴趣,他们不会因为这幅画有人购买而临时起意参与竞拍,即便是有人参与了竞拍,也不会太过坚持,因为这幅画展现出来的价值,并不值得他们画上太大的价钱。只要郑铮愿意坚持一下,他有极大的可能能够拿到这幅画。

  如果事情按照这样的发展的话,那自然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但是郑北的出现,却成了郑铮最大的阻碍。

  这个一心想要扳回一局,打定了主意要和郑铮斗气的年轻人,绝不会让郑铮这么轻易得手。郑铮能够肯定,如果自己想要买下这幅画,郑北一定会将这幅画抬到一个极高的价钱,然后放弃,再让自己买下。

  如果拍卖的是其他的价值不高的东西,郑铮可以在和郑北争夺的时候将价钱抬高,直到这个价钱超过物品本身的价值,然后郑铮再从容放弃,让郑北吃点苦头。

  但是这幅画……按照青铜天平的判断来看,这幅画价值大概在一百万以上,绝不会低于这个价格。而郑铮同时也相信,郑北不会将价格抬的这么高,如果自己一路跟着增加价码的话,那么他大概会在三十万到五十万之间的时候就放弃对这幅画的竞拍,让郑铮掏钱来买这幅画。

  这样一来,这幅画最后也落到了郑铮的手里。虽然郑铮付出了不低的价钱,但还是有利可图的。

  只是,这里面有一个最简单的同时也是最麻烦的问题!!!!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