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覆画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9:15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378

“在座的各位有不少都是古玩界的前辈,所以应该知道‘覆画’这种事情吧。”

  郑北见已经成功的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便指着那幅画,向众人微笑道:“覆画这种事情虽然并不常见,但是也并不是没有。这多半是为了躲避战乱,或者担心自己的珍藏被人觊觎而招来杀身之祸的一种办法。其做法无外乎是在一幅画的上面再覆盖上一层画,用来掩盖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只不过呢,想要鉴定出来这种覆画非常之难,因为其看起来就是一副没有价值的假画,有些经验的鉴定师都不会太花费力气去琢磨。即便是他们肯用心去看这幅画,但却无法穿过那层假画,看到其后的真正价值。”

  “所以,”郑北看着认真听着的众人,含笑道:“这种手段基本上是在躲避战乱的时候才会使用,覆画的作者会将这画的秘密告诉自己的亲人,等到战乱结束之后,或者是他,或者由他的后人将这幅画复原。不过也有意外,就是覆画的作者的后人不知道这幅画的真正价值,将之低价出售。”

  郑北这一席话有理有据,说得宴会厅内众人暗暗点头。郑北所说的“覆画”的手段因为太过少见,所以来宾里很多人压根就没听说过这种事情。现在听郑北讲来,让人颇有些大长见识的感觉。

  宴会厅里众人已经不再观看展品,转而将注意力都投向了郑北。

  “所以,为了避免上面这种情况的出现,有些使用了‘覆画’这种技术的人就会多留一手,将信息尽可能的留在画上,免得他横遭身死之后又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亲人或者后辈,徒增遗憾。”

  郑北指着画上写着年月日的一角,说道:“这种方法,就是将一幅画上的题名和印鉴抹去,然后随便书写点什么,使这幅画没有了作者和印鉴,在别人眼里看起来,这幅画虽然看起来很像是真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证明这幅画就是真的,所以就能让这幅画躲过许多觊觎者的手。”

  “而这样一来,这幅画上就遗留下来了足够多的信息。如果他的后辈有心的话,是可以在这幅画上找到其隐藏的东西的。这样一来,即便他横遭不测没有将这信息传达给其后辈,也不用担心不知情的后辈将这幅画视作垃圾。”

  “同样的。”

  郑北一边说着,一边向着一旁做了几个手势,他的心腹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快步离开准备去了:“这种在一幅画上的局部做手脚的技术要求极高,否则就非常有可能被有足够细心和耐心的人看出来破绽,所以在制作的时候作者会小心到极点,一般都极难看出。”

  说完,郑北不再说话,一脸得意的看着坐在不远处的郑铮。

  看着郑铮紧皱的眉头,郑北心里已经爽到了极点。

  一开始的时候,郑北并没有准备买下这幅画,他只是斗气似的想要将这幅画抬到一个比较高的价格,让郑铮下不来台而已。但是当郑铮一直加注,分明就是摆出了非要拿下这幅画的架势的时候,郑北心里的想法便悄悄的变了。

  郑铮的眼光如何郑北心里有数,如果说郑铮真的是个草包的话,他也不可能当两年的掌盘子。所以郑铮看准了的东西,就一定有它的价值所在,这一点郑北是相信的。

  但是郑北心里依旧有些不放心,他担心这是郑铮给自己设下的一个圈套,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相信这些,然后在自己出高价的时候不再出价,让自己好好的出次丑。

  想到这一点之后,郑北便谨慎了起来。而当他在那幅画上终于找到那一点细微之极,极难找到的破绽之后,郑北心里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可以确定,这幅画的作者姓名已经被覆盖了起来,只要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就可以将之恢复。

  与此同时,郑北可以肯定,郑铮绝对是真心实意的想要买下这幅画,只是因为自己的出价超过了它能够承受的限度,所以郑铮才不得不放弃。

  “钱真是个好东西啊……”郑北看着郑铮,心中冷笑道。这一次,是他在两人之间的争斗中第一次完全压制郑铮,这种成就感让郑北非常的享受。

  这时一旁走来一个提着箱子的年轻人,他向郑北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的小箱子递给了郑北。

  郑北将小箱子打开,一边挑选着工具,一边对众人说道:“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要将我说的验证一下才行。时间不会太长的,请大家耐心等待一下。”

  说着,郑北将画在桌子上铺开,然后取出一柄平口刀在那画上小心的划刻起来。

  “嗡……”

  郑铮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看了看来电号码,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电话接通,电话那端传来了郑永和的声音:“怎么了你这是?好家伙的,我刚一看手机看到好些个未接来电,什么事儿让你这么着急啊。”

  “没什么。”郑铮皱着眉说道。他声音不大,听起来很是疲倦:“刚才只是看到了有一件不错的东西,想拍下来但是钱不够,想跟你借点钱。”

  电话那端的郑永和显得很好奇:“什么东西啊,不是,我可跟你说啊,能摆在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被人看过不知道多少遍的。散货街里你还能检个漏,但是在这就没希望了。”

  “你刚才没看到?”郑铮问道。

  “没有啊,我刚才在外面跟几个人扯淡呢,怕他们对我印象不好,所以我把手机都静音了。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跟我说说?”

  “……算了,回头再说吧。”郑铮苦笑着摇摇头,然后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正在小心的操作的郑北,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心中暗道:“郑北啊……你这次运气真不错。”

  “郑铮啊……你这次的运气真差劲。完完全全的,差劲到家了啊……”

  郑北舒心的呼出了一口气,心中暗道。

  他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一手拿起从画上剥离下来的一层薄纸向众人展示。

  循着那一点极难找到的画上的毛刺,郑北终于将这一层薄纸剥离了出来,这也证明了他的猜想没有出错:这幅画,确实是被人用“覆画”的手法掩盖起了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信息。

  “呼……”

  “好厉害。”

  “不错不错,精光精准啊。”

  郑北的展示令在场宾客一阵阵的赞叹,他们明白,郑北说的并没错,这幅画确实另有玄机。

  而将这幅画拿出来拍卖的原主人,此刻脸上已经是一片铁青,心里都后悔的滴血了。

  “这种覆画的手法,应该在被遮盖的部位上刷上一层蜡,然后将一层或者数层纸浆刷到画上来,这样一来既然能够遮住这一部分,还能最大限度的将被遮掩的部分保存完整。”

  郑北将手里带着墨迹的薄纸放下,说道:“现在这只是最表面的一层,下面应该还有几层纸浆形成的薄纸,请大家耐心等待一下。”

  说完,郑北意味深长的看了郑铮一眼,将他的得意不露声色但是又分毫不差的传递给了郑铮。

  郑铮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然后将手中的烟头狠狠摁灭。虽然已经在社会上历练了两年,但是郑铮依旧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虽然比同龄人要成熟老练,但是却也不缺争胜之心。今天被郑北赢回去一局,郑铮自然不爽头顶。

  不爽归不爽,郑铮却没立刻抽身离开。虽然这幅画现在已经落在了郑北手中,但是他也想等着郑北将这幅画的底细揭开,然后验证一下青铜天平的判断是否准确。

  ……

  “这个郑铮的眼光倒是不错么,是个可造之材。”

  二楼上,关注着一楼大厅内情况的老人含笑点头,向着对面坐着的中年人说道:“不过小北做的也不错,能看出来这种微小的痕迹,足以证明他的眼光了。”

  “不止这样。”中年人指了指坐在大厅里的郑铮,言语之间颇有赞叹之意:“我在散货街逛的时候遇到了这小子,有两件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就是这个小子帮我找出来的。他那天的表现才算得上是惊艳,所表现出来的独到眼光,不是今天可以相比的。”

  老人含笑看着中年人,问道:“当真?”

  “绝对不假,你要是不信的话,回头我把那两件东西给你拿过来看看,你一看就明白了。”

  “永和啊,平常我可没见过你这么推崇一个晚辈啊。”老人的手指一下下的敲着桌子,含笑说道:“不过么,你想的到底是什么我差不多也能猜到。等回头商量一下吧,如果有一个比较合适的机会的话,倒是可以让他进郑家的。”

  中年人——从拍卖开始就从郑铮身旁离开的郑永和摇了摇头,撇嘴道:“别说你想不想,也别说我想不想,这事儿还是得问问人家想不想。老爷子,你来说说看,他如果真的想要进郑家,这两年里什么时候不行?这小子随他父亲,脾气硬的很,还有和他父亲一样的傲气。两年前的那一出,估计这小子到现在还记着呢。即便是咱想让他进郑家,要是他不愿意,那就全都是空谈。”

  老人摇头苦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此刻,一楼宴会厅里,正在小心的在画上划刻的郑北,又揭下来一层薄纸。

  短短十来分钟内,郑北已经从画上剥离了数层薄纸,这次被剥离下来的薄纸,已经是最后几张之一了。被薄纸层层覆盖着的那一处,现在已经显现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墨痕,只要将这最后几张薄纸剥离下来,就能看到其真面目了。

  宴会厅内,人人屏息凝神,生怕打扰了郑北的动作。而眼看着大局已定,郑北已经越来越轻松。

  感受着众人都将视线投在自己身上,郑北心里异常的畅快:“只要将这幅画上覆盖着的薄纸完全剥离下来,证明这幅画的价值,我郑北就能一扫之前的不光彩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