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打脸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9:35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892

之前的元青花电视机可以说让郑北在所有人面前闹了个笑话,让他本来在众人面前扬名的计算落了个空。但是万幸的是,郑北在这个窘迫关头发现了这幅画。

  只要能够将这幅画复原并且证明这幅画的价值,那么在座的人都不会再记住他之前的失败,他们只会记得郑家郑北,在这个不可能捡漏的地方,凭借自己超人一等的眼光找到了一件珍宝。

  随着他的动作,郑北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一层覆盖在画上的薄纸,现在被薄纸覆盖着的字迹已经越来越清晰了。

  郑北将手中的薄纸放到一旁,眼角余光看到坐在不远处紧皱眉头的郑铮,他心中冷笑道:“郑铮,这次我还真是要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一定会对这幅画有兴趣。不过可惜啊,你的眼光虽然不错,但是运气却不如我。”

  片刻之后,又一层薄纸被郑北成功剥离下来,被层层薄纸掩盖着的字迹,终于显露了出来。

  郑北将手中的薄纸向众人展示了一下,然后放松的出了一口气,他含笑扫视众人,说道:“现在这幅画上面覆盖着的纸浆已经被完全剥离下来了,我们现在可以看看,这幅画的署名到底是谁了。”

  感受着众人期待的目光,郑北向着众人点头一笑,一边将视线投到画上,一边说道:“这幅画的作者,就是……”

  看着映入眼帘的墨字,郑北的话音突然断了,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看起来相当的诡异。

  “怎么会……”看着画卷上清晰的墨字,郑北在心里不可置信的反复默念着:“怎么会……怎么可能……”

  看着郑北一时无言,好奇心已经被挑动起来的宾客们不免有些议论,任谁也不知道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

  郑铮看郑北面色不对,心中立即就明白了七八分。他心中暗道:“难道出错了?不会吧。”

  郑铮将视线投向桌子上的青铜天平。青铜天平的两个秤盘上,一边依旧摆放着十来个代表十万金额的砝码,另一边依旧是那副山水画,和之前完全一模一样。

  再看看郑北脸上明显不是惊喜的表情,郑铮心中疑惑万分:“难道说青铜天平……并不是完全正确的?难道这个青铜天平也会判断出错?”

  想到这一点,郑铮的心陡然提了起来。他将青铜天平拿在手里把玩着,双眼紧紧盯着郑北,等待着郑北的答案。

  “哈……哈哈。”

  正当所有人都等待着郑北的答案的时候,郑北却无端端的笑了起来,笑声干涩勉强,听不出半点喜悦之意。

  他笑了一阵,然后收起笑声,手掌轻拍着放在桌子上的画卷,声音嘶哑的说道:“造假界还真是代代有能人啊……嘿嘿,这幅画,很有意思。”

  “这是一副……”郑北看着画上的墨字,只觉得那几个字无比的刺眼。他深吸了一口气,说话时似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这是一副民国三年夏月所做的画,至于作者是谁,不得而知。”

  听他这么说,众人顿时哗然。

  “原来是这样么……”郑铮不去看郑北,也不去听一旁的人现在在说什么,他心中已经将这幅画上的手脚猜了出来:“这幅画的第一层,看起来是不知道作者是谁的古玩画卷,但是作假者却在第一层上留下一点痕迹,故意用来吸引有一定眼光的藏家。藏家看到这一点痕迹之后,自然会认为这是一副使用了‘覆画’这种手法的真货,然后花一个高价将之买下。然后在买家将这幅画打开之后,就会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拣着漏,反而被坑了一道。”

  “换言之,这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有一定眼光的,想要捡漏的收藏者的,真是厉害。”

  郑铮将这件事情捋清楚了来龙去脉,但是却并未轻松分毫。他看着手中的青铜天平,心中的疑惑依旧没有得到解答:“难道说青铜天平也会被蒙蔽?不对,之前在散货街里找到那两件古玩的时候,青铜天平的判断根本没有出错,这几层纸应该蒙蔽不了青铜天平的力量。”

  “难道说,这一层假画下面,还另有玄机?”

  郑铮心里还没琢磨清楚,一旁众人的惊呼却打断了他的思绪。

  “刺啦……”

  随着这声轻响,郑北将那幅画从装裱的锦布上一把扯下。

  他将裱画的锦布背衬连同画轴扔在地上,然后将手中的画纸一点点撕碎开来,瞬间将之撕扯的七零八落。在众人的惊呼中,郑北笑的很勉强:“今天算是长了个见识,这十五万也算是物有所值。不过作为一个藏家,我是不会收藏一件假货的。”

  “这幅画……”郑北咬着牙,将手里的画纸又撕了几次,将碎片毫不怜惜的扔在了地上:“……这就是这幅画的最好的归宿了。”

  郑北很想发火,他很想将自己心中的愤怒全都发泄出来。但是暴怒中的郑北心里也清楚,现在发火的话,这只会让他更加丢脸,对他没有分毫的益处。所以郑北只能将自己心里的不满和愤怒压住,争取用这种方式,让自己不那么的难堪。

  众人面面相觑,宴会厅里一时间倒是显得格外的安静。

  在这诡异的安静中,郑铮站起身来,走到郑北身旁。

  他向郑北点了点头,却不说话,反而蹲下了身子。他一手拿着青铜天平,一手将郑北撕碎的画纸捡起一部分,用锦布背衬包好,然后看着不明所以的郑北说道:“这些,可以卖给我么?”

  “哈……哈哈。”

  郑北看着郑铮一脸认真的表情,怒极反笑:“郑铮,你什么意思?”他向着郑铮走近几步,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要是想用这种方法让我出丑,你就错了。”

  “这幅画你不想要,而且现在他对你已经没有价值了,我只是想买过来而已。”郑铮一脸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哈。”

  郑北心里知道,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两个人身上,所以他就无法发作。他干笑了数声之后,说道:“我不喜欢的东西,哪怕是当垃圾扔了也绝对不会卖掉。这堆东西对于我而言就是一堆垃圾,我会扔掉,但是我不会卖掉。”

  他顿了顿,看着郑铮冷笑着说道:“如果你想要的话,可以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去垃圾桶里翻翻看,兴许能找得到。不过我也说不定我会怎么处理这一堆垃圾,兴许有可能一把火把这堆垃圾烧掉。”

  郑铮想了想,倒也不再坚持。他掏出钱包,抽出来三百块钱递向郑北,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三百块钱不是买你的画的,是买我从这幅画上找到的东西的。不管我能不能从这幅画里找到我要的东西,这三百块钱都是你的。但是有一点我要事先说明,不管我找到了什么东西,那都算是我用这三百块钱买过来的。”

  “郑铮啊郑铮……”郑北没有去接那三百块,他咬着牙看着一本正经的郑铮,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你还想从这堆垃圾里找到点什么东西?你的意思是说我撕的还不够碎是么?这三百块钱你收着,我不缺你这三百块钱。你的要求,我答应你。”

  说到这里,郑北向众人扬声说道:“请大家做个见证,等会,不管这位郑铮郑先生——”郑北指着郑铮,一脸嘲弄的说道:“不管他从这幅画里找到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都属于他,我绝对不会向他索要。”

  “放心了么?”郑北看着郑铮冷冷一笑,伸手一引,说道:“请吧郑先生,我们都等着你找到一件了不得的东西呢。”

  说完,郑北退到一旁,一脸冷笑的看着郑铮。如果说这幅画还保持完整的话,在郑铮这种要求下,郑北自然会要多想一些。但是现在这幅画已经被郑北撕成了碎片,只剩下了锦布背衬还保持完整,郑北就是不信,郑铮还能从这些东西里找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郑铮,这是你自己非要出丑,怨不得我。”看着将锦布背衬和画纸碎片放在桌子上的郑铮,郑北心中冷笑道。

  郑铮将手中的东西连同青铜天平全都放在身前的桌子上,并没有去看宴会厅内一干人等的表情。不用看他也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在用一种看热闹的表情看着他。被这么多人这么看着,饶是郑铮自觉心理素质相当过硬,现在也有些消受不了。

  深吸了一口气,郑铮将这些抛之脑后,开始仔细观察手边的画纸碎片。

  “不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