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真正的价值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0:39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281

将手中的画纸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之后,郑铮暗暗摇头,将手中的画纸放到了一旁。

  在接触到这些画纸碎片之前,郑铮以为这幅画很有可能就像是散货街里的那幅画一样,在这幅画之后另藏着另一幅画。但是在仔细看过这幅画的碎片之后,郑铮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他将画纸放到一旁,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手边的青铜天平,青铜天平上显示的情形与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直至现在,郑铮仍不能完全确认青铜天平是否一直能够保证准确无误,青铜天平的力量他才刚刚使用过两三回,对青铜天平的唯一一点了解也是自己揣摩出来的,根本谈不上了解,所以他现在心里也是没底。不过正因为如此,他才要用这幅画来验证一下青铜天平的准确性。如果青铜天平能够保持百分之百的准确性,这自然是一件利器。但是如果青铜天平时灵时不灵,对于郑铮而言,这青铜天平也就可有可无了。

  “画纸是单层的,从画纸上是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难道是这锦布背衬里面有夹层?”

  想到这里,郑铮取过裱画的锦布背衬仔细的观察起来。他用手在这锦布背衬上拂过一遍,却没有发现哪里薄厚不一,找不到任何存在夹层的痕迹。

  郑铮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他看着手里的锦布背衬,一时间没了思绪。

  一副被装裱好的画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画的主题,也就是那一张薄薄的画纸;第二部分,就是裱画的主体,也就是承载着画纸的锦布背衬;而第三部分,就是锦布背衬两端的画轴,有了这画轴,就更利于收卷和悬挂。

  而现在这幅被青铜天平认定为价值百万以上的画,其画纸以及锦布背衬都被郑铮看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如果再要找下去的话,郑铮就只能在画轴上下功夫了。

  “画轴……”郑铮拿起画轴其中的一个,掂量了一下之后,郑铮心里便止不住的苦笑。从这画轴的重量来看,这画轴压根就是实心木做的,这里面根本就藏不下什么东西。

  “郑铮,你找到没有啊?”

  看着郑铮眉头紧皱的样子,郑北心里暗爽,冷笑着问道:“这么多人可都在等着你自己呢,你最好快一点说出个结果来,我也好把这堆垃圾一把火烧了,免得放在这里烦心。”

  “皇上不急,急死太监。”郑铮知道郑北是存心挑衅,他看都不看郑北一眼,淡淡的说道。

  “哼……哼哼。”

  郑北被这句话呛的不轻,但是有不能立马发作,只能冷哼几声,不再说话,冷眼看着郑铮的一举一动。

  ……

  “这走眼走的,有些冤枉啊。”

  二楼上,郑渊看着郑铮的举动,摇头道:“小北看走了眼那还情有可原,如果在场的是我的话,我也有可能看走了眼,这种连环套毕竟少见。但是郑铮现在这做的……你来说说看,他在琢磨什么呢?”

  郑永和正皱着眉看一楼的情景,听老人这么问他,他微微摇头道:“我也说不准,不过我还是比较相信他的。我看出来了,这小子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只有看准了才会出手。这次的举动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太靠谱,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有他的理由,不是为了一时斗气。”

  “就这么信他?”郑渊捋着胡子,含笑问道。

  郑永和很干脆的点点头,说道:“我都没看出来一点破绽的东西,他愣是能看出来,这眼光我比不了。既然他眼光比我强,我干嘛不信他呢。”

  ……

  宴会厅一楼。

  郑铮将手中的画轴翻来覆去看了数遍,却没在这画轴上看出来一点痕迹。别说这实心木料做的画轴里面是不是另有暗格,这画轴上就算是一点裂缝都没有,让郑铮根本无从下手。

  “不行就算了吧,啊,别在这浪费我的时间了。”郑北看着郑铮不死心的翻来覆去的琢磨手里的画轴,很是不屑的说道。他心中暗道:“你在这琢磨个什么劲?再琢磨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难道你一直看着这画轴就能看出花来?扯淡。”

  郑铮不去搭理这个话茬,将手中的画轴放下,然后拿起了锦布背衬另一端的画轴。

  画轴一入手,郑铮面上神色登时一变。

  见郑铮神色变得有些古怪,郑北更加的得意:“你看,是不是说你心坎里了?别闹腾了郑铮,你……”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郑铮淡淡的一句话打断了话音。

  “你之前说的什么,你自己还记得么?”郑铮掂量着手里的画轴,双眼紧盯着郑北。

  “什么?”郑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郑铮轻轻的抛动着手里的画轴,面色沉静。他沉声说道:“你之前说的,不管在这幅画里面找到什么东西,你都绝对不会向我索要,找到东西归我所有。这句话,你还记得么?现在还算数么?”

  “……”

  听郑铮这么问,郑北心里猛地打个突,他看着郑铮如水一般平静的神色,心中暗暗觉得有些不妙:“难道……”

  虽然从郑铮问的这句话里差距出来了一些不对,但是郑北却也没那么厚的脸皮,能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件事情抵赖过去。他沉默了片刻,然后点头道:“是,我是这么说过。你不用担心我反悔,郑家的人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

  “好,这就好。”

  郑铮点点头,不再说话。他抛了抛手中这支要比另外一支略重一些的画轴,一手从衣袋里取出了随身带着的瑞士军刀。

  展开刀刃,郑铮将手中的瑞士军刀沿着锦布背衬包裹着画轴的针脚处刺入,一点点的挑开这些针脚,将画轴和包裹着画轴的锦布背衬分离开来。

  随后,郑铮微微闭上双眼,一手拿着画轴,一手握住瑞士军刀,用刀刃在这画轴上轻轻刮动。

  “装神弄鬼……”郑北冷眼看着郑铮的动作,不屑的低声说道。

  感觉到手中的瑞士军刀的刀锋上传来的微微的一顿,郑铮满意的笑了。他睁开双眼看向郑北,在和他目光交错的瞬间,郑铮向郑北冷冷的一笑。

  郑北咬了咬牙,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郑铮这意味不同寻常的一笑,确实让郑北有些头皮发紧。

  郑铮低下头,一手握住瑞士军刀,在画轴上划刻着,口中淡淡的说道:“郑北,这幅画确实有价值。但是你并不知道,这幅画的真正价值到底在哪里。”

  “我现在,就让你看看这幅画的价值到底在哪里。”

  郑铮放下手里的瑞士军刀,双手握住画轴。他看着脸色不太自然的郑北笑笑,双手用力,将画轴向着两边拉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