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百万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1:17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224

一边说着,周启一边从怀里摸那笔记本来,翻开之后递给郑铮,说道:“我想买下这个印戳儿,价钱绝对不会亏了小兄弟你的,就是不知道小兄弟你愿意不愿意。”

  “这个?”

  郑铮看了看笔记本上鲜红的印记,他根本就没把这回事放在心上,现在见周启跟他说这件事情,郑铮一时间有些想不通。他将笔记本递还给周启,疑惑道:“这东西……还要买?”

  “当然要买,当然要买,不然那就跟偷没什么区别了。”周启耐心的为郑铮解答:“印章有人收藏,这种印戳儿也有人收藏。别说是这种原印印记,就算是复印出来的,也照样有人收藏。小兄弟你不做这个,自然不知道了。”

  周启见郑铮还没弄明白,也不再和郑铮过多解释,很是干脆的说道:“这个原印印戳我出一万块买下,只是三个月之内,还请郑小兄弟不要把原印印戳再卖给别人,三个月之后就随便郑小兄弟你怎么办。”

  “当然,还有一点要麻烦郑小兄弟,那就是我还得给这两方印拍几张照片,这样才能证明这印戳是从哪里出来的。”

  “你就是郑铮?”

  郑铮正被周启说的迷迷糊糊的,身后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平和而有磁性,听的郑铮精神为之一振。他转过身去,看看身后的女人,点头道:“我是。”

  看着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分长发女人,郑铮心中迅速的做出了一个评价:“滚圆翘顺,不可多得。”

  这倒不是郑铮下流,这个一身黑色小西装,穿着一条西装短裤的女人正符合这个评价。她身上的小西装将她的曲线表现的淋漓尽致,曲线优美而让人富有想象力。

  而自西装短裤下延伸出来的黑色丝袜以及她脚上的黑色高跟鞋,则为她增添了几分言语不能尽述的诱惑和火辣。配合着这个女人不经意之间微微抬起的下巴时所流露出的骄傲,还有她身上不自觉的显现出来的凌人一等的气势,她丝毫不会让人联想到某种出卖色相的职业。

  这个女人显然已经习惯了被别人打量,脸上没有流露出半点不悦之情。她向着郑铮一点头,一边向他伸出手一边自我介绍道:“我叫王诏,想跟你谈点事情。”

  “呃……你好。”郑铮和她握了握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按理说跟一个女人打交道应该不是问题,但是这却正是郑铮的软肋所在。如果遇到的是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的话,郑铮还能嘻嘻哈哈的应付几句,但是在面对这种御姐型的气场强势的女人的时候,郑铮还就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王小姐也来了?王董还好么?”一旁的周启向王诏笑呵呵的说道。

  王诏向周启点了点头,微笑道:“承您关心,我爸爸最近很好。您有空的话,不妨来家里坐坐,我爸爸最想和您这种老朋友聊聊天。”

  “俗人多事,俗人多事,有空的话我一定会去拜访的。”周启哈哈笑道。他向身旁的郑铮递过去一张名片,笑呵呵的说道:“既然王小姐要和你谈事情,我就不多打扰了。有空的话给我打个电话,咱把今天的事情好好聊聊。”

  说完,周启向着王诏笑着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周启走后,王诏皱眉看了看周围,向着郑铮说道:“这里有点乱,如果你接下来没有什么想要买下的古玩的话,我们可以换个地方么?”

  不等郑铮说话,王诏指了指二楼的方向,说道:“这里的二楼有小包间,够清静,一起上去坐坐吧。”

  “气场这个东西果然不是纯属拿来忽悠人的。”看着走在前方的王诏,郑铮在心里嘟囔着。

  郑铮自认自己绝对不是见了女人就腿软的软骨头,但是在这个有一个霸气名字的御姐面前,郑铮却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来,这让郑铮多少有些无力感。

  二人一前一后走着,郑铮不去看身前的曼妙身姿,心里不住的嘀咕着:“刚一见面就被她掌握了主动权,以后要是有什么接触的话那还不是继续被压制?御姐这种类型的姑娘,如果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征服她,让她跪倒在牛仔裤下的话,那就只有远观的份了。嗯嗯……还是离远点好,离远点好啊。”

  郑铮心里正在嘀咕着,走在前面的王诏突然问道:“之前怎么没在宴会上见过你?第一次来?”

  “嗯,是的。”

  王诏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身后的郑铮一眼,问道:“你认识郑北?看起来和他关系还不怎么样?”

  “不错。”郑铮倒是有心敷衍过去,但是他清楚,这个女人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所以他干脆就坦然承认了。看着王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郑铮心里明白,这个女人这两句看似随意的问话,已经让她得到了她想得到的东西了。

  郑铮揉了揉脑门,觉得有点头疼。他心中暗暗摇头:“这种聪明还气场强势的女人,果然不好应付的很……”

  宴会厅的二楼很清净,除了两人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人在。王诏显然对这里熟门熟路,没费什么功夫便找到了一个清净的包间。

  这包间和酒店里的雅间差不多,摆设也不过是桌椅板凳而已,所以即便是郑铮和王诏这孤男寡女在这,倒也不显得暧昧。

  王诏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向着站在一旁的郑铮伸手一引,说道:“坐下聊聊吧。”

  “呃……你想聊点什么?”郑铮找了个离王诏挺远的位置坐下,顺手将手里一直拿着的青铜天平放在桌子上。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他现在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他在面对王诏的时候,有点紧张。

  “你的两块印,我想买下来,说个价钱吧。”

  听王诏这么说,郑铮立刻平静了下来。如果说和一个气场强大的女人打交道他没什么经验的话,那和别人谈生意郑铮早就熟练之极。他将口袋里的两枚田黄印取出放在桌子上,看着王诏笑道:“不如您出个价钱,让我听听?”

  这是最常见的试探,郑铮也想知道,这个看起来家世不错的女人,到底能够承受多少的价位。这是做生意的第一步,这一步能不能谈得拢直接关系到这生意能不能做得成。

  “周启不是估了个一百万的价格么,他的眼光我还是相信的。”

  王诏用一种让自己很放松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她向郑铮微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出一百万收购你的两枚印章。”

  一百万?

  一百万!

  一百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