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挡箭牌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2:12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284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王小姐,请他听我说完。”

  郑铮将手中的玉镯放下,微笑道:“我可以很明白的说,您的这个玉镯价值比这两方印更高。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所以我不会占这个便宜。我是想和您商量一个折中的方案,就是将这玉镯暂时先放在我这里,这两块印章您拿走,那一百五十万我可以给您时间去筹备,我相信这对您而言不是一件难事。”

  “筹钱需要多长时间,您可以告诉我。在这个期限内您把钱交给我,那这玉镯我就交还给您。如果在这个期限内您没有筹到钱或者不想收购这两枚印章,那印章就还给我,我原物奉还您的玉镯。”

  “您看……”郑铮站起身,一边将玉镯递还给王诏一边笑着问道:“这样可以么?”

  王诏接过玉镯,却不急着戴上。她看着面带微笑的郑铮,摇头道:“这么好的事情?恐怕你话还没说完吧。我可以先告诉你,这一百五十万最多一个月我就可以给你,现在说说你没说完的话吧。”

  郑铮点点头,坦然道:“您是明白人。我的要求就是,如果您在这一个月之后没有收购这两枚印章的话,您需要付给我十五万的违约金。您应该也是知道的,一百五十万这个价格不算高,如果我将这个印章放到世面上去的话,会有不少人乐于接受这个价格的。”

  “远的不说,就说今天的参与者吧。他们之间可能就会有人在明天找到我,想要收购我手里的印章,一石双印的田黄石印章毕竟少见,可以说我并不发愁出售这两枚印章。只不过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能有一个靠谱的买家的话,我是很乐意省事一些的。”

  说完,郑铮便不再说话。他将两方印章放在桌子上的玻璃转盘上,然后微笑着看着王诏,等待着她的回答。

  郑铮说的不尽真实,但却也没说假话,他可以确定会有很多人来收购这两枚印章,这一点是肯定的。只是郑铮在古玩界里做生意久了,也知道古董行里进行交易是怎么一个情况,求购者里多半都是逐利者。既然是逐利者,那么他们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压价,甚至还会有好几个求购者串通在一起同时压价,可以说是让人不胜其烦,最后即便是能顺利出手,但是价格八成也不如人意。

  现在有一个干脆利落,并且有能力收购这两枚印章的买主,郑铮还就真不想去费那个劲。

  王诏颇有些不舍的抚摸了一下手中的玉镯,然后将玉镯放上了旋转桌面。郑铮向她点头一笑,轻轻转动桌面,那玉镯便到了他面前。

  “叮铃铃……叮铃铃……”

  王诏正要说些什么,但是刚一张口,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向郑铮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然后取出了手机。

  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之后,王诏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毛,显然她并不是很喜欢这个来电。不过片刻之后,王诏还是接通了电话。

  一开始郑铮还很有点自觉的准备离开一小会避避嫌,但是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并没有这么做的必要了——电话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王诏便将电话挂断了,而她从头到尾也不过只说了一句“好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避嫌的。

  “您既然有事,那我们就快一点结束这件事情。”等王诏挂断了电话,郑铮微笑着说道。

  王诏摇头笑了笑,她向郑铮摇了摇手机,说道:“这个人你也认识。”

  “嗯?”郑铮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疑惑道:“我也认识?难道是周启?”

  “咚咚,咚咚。”

  王诏还没说话,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她向着郑铮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低低的应了一声:“进来吧。”

  “小柔……啊不,小云……不不不,也不对也不对。”

  来人推开门,一脸喜色的向王诏打着招呼,不过他两个称呼说出来却让王诏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来人意识到了不妥之处,急忙改口道:“小诏,好久不见了。”

  “嗯。”王诏脸色稍稍缓和,她点了点头,低低的“嗯”了一声,就算是打过了招呼。

  “今天晚上不知道你……”来人正一脸殷勤的和王诏说话,但是当他眼角余光看到一旁坐着的郑铮的时候,他脸色马上便坏到了极点。他冷哼一声,双眼紧紧盯着郑铮,冷冷问道:“你怎么也在这?”

  郑铮看着一脸阴沉,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郑北,摸了摸鼻子说道:“我是来打酱油的。”

  看着面色不怎么样的王诏和对王诏一脸殷勤的郑北,郑铮只能感叹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这两个人竟然也认识。看着两人见面时的表情,再看看郑北现在一脸的怒气和醋意,郑铮心里也能猜出来个七七八八,这八成就是一个追求者以及一个不愿意被追求的被追求者之间的狗血故事。

  这样来说的话,和郑北算是有点恩怨的郑铮在两人之间,还真算是一个打酱油的。

  “你什么意思郑铮?逗我玩呢?”

  郑北浑然不顾一旁坐着的王诏,他咬着牙走近郑铮,一字一顿的问道。

  “你这个人怎么就听不出来个好赖话儿呢?毛病。”郑铮摇了摇头说道,他看着暴怒非常,捏紧了拳头的郑北笑了笑,将手中的烟蒂摁灭,然后斜眼看了郑北一眼,若有所指的说道:“想要重蹈覆辙么?”

  “你……”

  看着郑铮淡然的眼神,郑北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他牙缝里狠狠的崩出来一个“你”字之后,却再也没了下文。

  “郑铮是和我一起来的,我和他谈一个生意。”

  正当场面陷入尴尬之时,王诏的一句话算是给了郑北一个台阶。他不再去看郑铮,转而一脸笑容的对着王诏说道:“小诏,我知道你喜欢古玩,你要是想要什么的话跟我说就是了,但凡是我能给你找到的,我都能送给你。”

  王诏抬起头,盯着郑北看了片刻,直到将郑北看的有些不自然了,她才冷冷问道:“你觉得我很缺钱么?”

  “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想……”

  不等郑北说完,王诏便冷冷的将他打断:“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别来多管闲事,懂么?”

  “好好好,”郑北看起来早就习惯了王诏的这种反应,他满脸堆笑说道:“那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我们也好长时间没见过了吧,我想……”

  “没空。”

  王诏拿起面前的两枚印章,将郑北冷冷打断。她向着郑铮走过去几步,在一个郑北看不到的角度里向郑铮意味古怪的笑了笑。

  “要完了……”

  看到王诏的这种笑容,郑铮暗暗叫了一声苦,他心里第一时间便觉得有些不对。不过还不等他反应,王诏便已经自然而然的挽住了他的胳膊,一边还很是细心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玉镯和青铜天平放进了郑铮的口袋里。

  王诏向着脸色铁青一片的郑北嫣然一笑,说道:“我已经和郑铮约好了共进晚餐,不好意思。”

  “……好。”

  郑北看到王诏将那玉镯放进郑铮的口袋的时候,眼角便不自觉的抽搐了起来。等到他听王诏这么说,再看着王诏一手挽住郑铮的小鸟依人的模样,郑北顿时额头青筋暴跳。他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一个“好”字儿几乎是在牙缝里磨碎了才说出来的。

  王诏不再说话,她向着郑北点了点头,便挽着身旁的郑铮从容离开了包间。

  二人离开包间没过两分钟,包间内便传来了一阵阵的怒骂声,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噼里啪啦的玻璃碎裂的脆响声,某个还留在包间内的人显然已经陷入了狂怒状态不可自拔。

  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郑铮只觉得背后一阵阵的发凉。他相信,如果对一个的诅咒能够让人真的死掉的话,他现在不知道被郑北的怨恨和诅咒杀掉多少回了。

  走出宴会厅之后,王诏依旧挽着郑北的胳膊,并时不时的和迎面遇到的人打个招呼,站在王诏身旁的郑铮只觉得万分的不自在,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路走来的功夫,他被多少人有各种目光看过多少遍了。

  “我说,我只不过是要求你用现金结算而已,你犯得着这样坑我么?”好不容易等到旁边没了别人,郑铮向着身旁的王诏低声嘀咕道。

  王诏挽着郑北,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她凑近郑铮低声说道:“怎么?你怕他?我怎么没看出来?拍卖会上你扫他风头扫的很过瘾么,那个时候怎么没看见你害怕?”

  “我们那些可以统称为小过节,跟这个不是一个性质的。”

  郑铮一边说着,一边向一旁偏了偏身子。王诏个子不低,现在又在挽着他,所以说话的时候很容易就把呼吸之间的热气喷在他耳朵上,这让郑铮半截身子都起了鸡皮疙瘩。不过看王诏神情自若,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的动作极端的暧昧。

  “有两种仇可以说是不共戴天,一种就是杀父之仇,另外一种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了。”郑铮一脸苦笑的指了指王诏正挽着他的胳膊的手,说道:“我虽然不介意打击一下郑北,但是我们之前顶多算是有点过节,只不过今天之后,郑北估计要算我一个不共戴天的夺妻之恨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

  一边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出了郑家大宅的大门。王诏松开挽着郑北的手,摇头说道:“只是之前我玩古董的时候遇到了他,他帮我看了不少古董,所以也算是认识。可是后来他想追我,被我拒绝了。”

  “可惜啊……”

  “怎么可惜了?”王诏望向郑铮,挑了挑眉毛说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