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突变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3:30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691

郑家大宅,郑北皱眉坐在书房里。他面前摊开了一本书,但是他的注意力却全不在书上,而是盯着放在一旁的手机。他的手指一下下的敲击着桌子,显得有些焦虑。

  “叮铃铃……”

  正在这时,郑北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面色一喜,将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按下了接通键。

  郑北清了清嗓子,低声问道:“事情办成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有些得意和献媚:“办成了,今天正好赶上他出门,所以我找的那个人很轻松的就进去了,把那个物件弄成了和您说的差不多的模样。”

  “有没有人看到他进去?”郑北面上一喜,但仍旧不放心的问道。

  “您放心,他做的很谨慎,没人知道这件事情。就算是以后追查起来有什么问题的话,也绝对找不到您身上来。”

  “这样就好。”郑北松了一口气,说道:“找个合适的时间,我会把剩下的钱给你。你告诉那个人,让他最好离开西都城一段时间,他在西都城里我有些不放心。”

  “行,就按您说的办,您就放心吧。”

  郑北挂断电话,双眼微微眯起,嘴角挂着一丝目的达成之后的冷笑。

  ……

  一顿饭吃完,郑铮也不再多留,和王诏说定了明天进行交易之后便回到了古玩街。看看时间也不早了,郑铮也不开门做生意,打开后门,直接去了二楼。

  古玩街的楼房是统一规划的,整条古玩街都是清一色的两层楼,临着街道的是门面房,后面则是一个独院。东来阁的二楼之前是用来存放杂物的,平常也没什么大用处,郑铮接管了东来阁之后索性就住在了二楼,图个方便。

  简单收拾了一下,郑铮也没什么去处打发时间,干脆就冲了个澡直接睡觉。

  一夜无话,郑铮翻来覆去的睡到了九点钟,洗漱了一下便打开了东来阁的大门。这一夜郑铮没睡好,醒来的时候俩眼里全都是血丝,没办法,一想到一觉睡过去之后自己就要立刻就能身家百万,郑铮怎么也沉不下心来。

  上午十点钟,郑铮正坐在店里吃早餐,王诏推门走了进来。

  郑铮谨慎的看了看王诏身后,见方静没有跟来,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拿着手中的油条向着王诏示意了一下,说道:“吃过了么?要是还没吃过饭的话那就将就着吃点,味道还不错。”

  王诏看看郑铮手里有些发黑的油条,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郑铮,直把郑铮看的有些发毛。郑铮看看手里的油条,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不知道王诏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奇怪:“不想吃油条的话,那要不喝碗豆浆?”

  看着那白花花的豆浆和黑乎乎的油条,王诏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在一个劲的蹦着。要知道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之后,可是能够联想到另外一种东西的。特别是当这种对话发生在男女之间的时候,这个原本很平常的话题就变得有些异样了。

  盯着郑铮看了一阵之后,见郑铮神色依旧,王诏也不在这个事情上深究。她摇摇头说道:“钱我带过来了,我的玉镯呢?”一边说着,王诏取出一张支票放在了柜台上。

  “哦……哦哦哦。”

  郑铮看着眼前的支票愣了愣神,等他回过来神之后,他随便擦了擦手便拿起了柜台上的支票。

  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

  看着支票清晰的“15”以及后面的五个“0”,即便是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此刻郑铮依旧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

  “这可是一百五十万呐……”郑铮心里默念道。

  在如今的时代,有个一两百万的存款也算不上是大富,但是这对于郑铮而言依旧是一笔巨款,一个天文数字。

  “本来是想用银行卡的,但是想想还是用支票更有观赏性。怎么样,有没有视觉上的冲击感?”看着郑铮的模样,王诏好笑的问道。

  “确实很有冲击感。”郑铮毫不掩饰的点头说道,他看着手里的支票,摇了摇头说道:“本来我还以为我能装出来一个是钱财如粪土的世外高人的模样呢,但是看着这一百五十万才知道,想装出来那种高人形象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郑铮将手中的支票放下,转身走向保险柜,准备将王诏抵押在这里的玉镯取出。

  “郑铮……哎呦,小诏你也在这里啊,真是凑巧。”

  郑北走进东来阁,一脸惊喜的和王诏打着招呼。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郑铮停下了动作,转身看看郑北,说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当然是看看你这里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准备让你赚点钱了。”郑北微笑着回答道,他随后转向王诏,笑问道:“小诏你今天是干嘛来了?”

  “完成那两方田黄印的交易,跟你没什么关系吧?”王诏冷冷说道。

  郑北脸上神色变得有些古怪,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便就恢复如常,他向着王诏干笑了两声,点了点头。

  “我看你这满眼血丝,昨晚应该是没睡好吧?也难怪,换成是我我估计跳井的心都有了。”郑铮可不给郑北留面子,适时的补上一句话,狠狠的戳中了郑北的痛处。

  “郑铮,你现在猖狂个什么意思?能笑到最后的才算是赢家。”

  郑北被郑铮说到了痛处,面色当即一变,不过他咬了咬牙,终究是没有发作。郑北心中暗道:“我当然是满眼血丝了,我今天早上七点钟就过来等着,只等着你开张。”

  郑北偷眼看看旁边的王诏,然后收回目光,心中暗暗想道:“只不过没想到小诏竟然今天就来完成交易了,哼,这还真是上天助我。郑铮,你就笑吧,等会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笑得出来。那件东西对小诏的意义有多大你根本就不知道,哼哼……我倒要看看,今天如果你不求我的话,你该怎么收场。”

  此时的郑北,已经是胜券在握。

  “让你久等了。”

  郑铮不去搭郑北的话茬,转身走到保险柜旁,从中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他拿到王诏的玉镯之后生怕这玉镯出现了什么破损,便就找了个盒子将那玉镯装了起来,然后才放在保险柜里去。这一切郑铮都做的十分谨慎,自信是不会出现什么差错的。

  郑铮将桌子上的支票拿起来,然后对王诏笑着说道:“你检查一下你的玉镯吧,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算是正式完成交易了。”

  郑北看了那盒子一眼,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冷笑。

  “应该是没问题的……”

  王诏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那放着她的玉镯的盒子。而她的话音在打开盒子之后,便硬生生的停住了。

  “难道……?”

  郑铮看情况不对,心中一沉的同时,急忙探过身往盒子里面看去。

  东来阁内,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站在柜台附近,柜台上是一个被打开的垫着软垫内衬的盒子,柜台旁边是面色惨白的一男一女,在二人身侧,是一个笑容诡异的斯文年轻人。

  内趁着软垫的盒子里,是一枚已经四分五裂的玉镯。

  王诏面色惨白的看着盒子里的玉镯,双眼似乎在看到玉镯的一瞬间便失去了焦点,整个人都显得恍恍惚惚。她伸手碰了碰盒子里已经碎裂的玉镯,然后闪电般的收回了手,不由自主的踉跄着退后两步。

  她的双眼逐渐恢复了焦点,显然是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就在她回神的同时,王诏那一双漂亮的眼睛顷刻间便红了眼眶。

  王诏下意识的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但是她的哽咽声依旧清晰的从指缝中传了出来。一双眼睛中,早已经是波光盈盈,泪水在眼眶里滴溜溜的打着转。

  而郑铮在看到盒子里的情景之后,登时便如同被重锤敲了一记一样,脑袋里“轰”的炸响了一声。

  一种巨大的无力感和落差感霎时间涌上心头,让郑铮下意识的跌坐在了椅子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