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毒辣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3:53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55

“怎么会……怎么会……”郑铮大口的喘息,心中不断的默念着。

  这种情况……完全是没有可能的啊!

  郑铮清楚的记得自己将这玉镯收拾起来的每一个步骤,这其中的任何一个步骤都没有出问题,他为了保险起见,甚至在关上保险柜的门的时候还打开盒子看了一眼,那个时候的玉镯还是完整无缺的。

  怎么就在一夜之间,这玉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郑铮下意识的抬起头,眼角余光却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郑北,以及郑北嘴角尚未收起的那一抹刺眼的冷笑。

  是……郑北?!

  看到郑北的表情的瞬间,郑铮猛的打了一个激灵,瞬间从焦虑不安中清醒了过来。他又看了一眼盒子里四分五裂的玉镯,然后便直勾勾的盯着郑北。

  虽然他不知道郑北是用什么方法进入的东来阁,并且打开了这个只有他知道密码的保险柜的,但是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就是郑北做的这件事情!

  因为,那玉镯碎开的方式太奇怪了一些。这玉镯碎成了整齐的六段,虽然这六段碎片大小各不相同,但是这盒子里面却没有半点玉渣。正常碎裂的玉器都会在断口处崩裂下来一些玉渣,但是这盒子里面,却找不到半点玉渣的痕迹。

  “郑北,就是你做的这件事情!”

  郑铮死死的盯着郑北,心中默念着。

  郑铮的怀疑自有他的道理。首先一点,就是这玉镯碎裂的方式太过奇怪了一些,似乎是小心翼翼的弄成了这种样子,为的就是能够好好修复起来;其次,王诏之前无意的透露过,郑北曾经追求过她但是被她拒绝了,从现在的样子来看,郑北对王诏依旧没有死心;再其次,从王诏的表现来看,这玉镯对她而言意义重大,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玉镯那么简单。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郑北有能力也有经验,能够修复这碎裂的玉镯。

  郑铮将这些事情来回梳理了一遍,心中暗道:“如果郑北能够将这玉镯修复完全,那么不用说,王诏再怎么不喜欢郑北,也会因为这次的事情对他改观不少。而且郑北还能够利用这件事情好好的打击一下我,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玉镯碎成这个样子对于我和王诏而言不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对郑北而言十分的有利,修复古玩对他而言完全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根本没有任何损失,就能既打击我又讨好王诏。”

  郑铮虽然已经能够肯定这件事情就是郑北策划的,但是他也清楚,这只不过是他的想法而已,他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就是郑北做的这件事情。所以郑铮并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郑北的举动。

  “这……”

  郑北看着盒子里碎裂的玉镯,心底为自己的安排暗暗的叫了一声好,但是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半点,那一脸的诧异和惋惜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看着盒子里的碎片摇了摇头,然后一脸愤怒的望着郑铮--他这愤怒的表情用不着费劲去装--郑北厉声道:“郑铮!你是怎么回事?小诏把这东西给你暂时保管这是信得过你,可你呢?你干的这叫什么事情?!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件东西对小诏意义有多大!”

  “哼,这件东西是怎么碎的还不好说,我不清楚,你或许就知道一点内情。”

  郑铮点上一支烟,眯起的双眼透过烟雾盯着郑北:“再说了,即便这东西碎了,那也是我和王诏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着急的跳出来,是不是想做点什么?”

  郑北一时语塞,他确实想做点什么,但是现在却不是他预想中的好时机。他顿了顿,说道:“你说这是你和小诏之间的事情?好,那就算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现在交易还没有完成,那这玉镯暂时就算是你的,我倒是想看看,你准备怎么给小诏一个交代。”

  “哈。”郑铮轻笑了一声,用手中的烟卷指点着郑北,说道:“你郑家郑大少在这里站着,难道还修复不了这个玉镯了?只要你乐意伸手的话,这玉镯被你恢复如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还是说你不想帮王小姐做这件事情呢?”

  郑北清了清嗓子,他看了一眼身旁看着碎裂的玉镯沉默不语,只是静静流泪的王诏,然后对郑铮说道:“你自己说的,这是你和小诏之间的事情,现在交易没有完成,这东西还不能算是小诏的,只能算是你的。如果是小诏需要我帮助,我当然很乐意出手。但是帮你?郑铮,没这么便宜的事情。”

  “说说你的条件吧郑北,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谈的。”

  郑铮早料到郑北会跟他唱这么一出了,所以他并不着急,语调很是平缓的说道。

  “把这一百五十万还给小诏,将那两方田黄印送给小诏,算是你对她的补偿。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补全这玉镯。当然了,补全之后的玉镯也要归小诏所有。”

  郑北心里早就想好了,这次做这么一件事情即便不能打垮郑铮,那也要让郑铮将那两块田黄印吐出来。郑北他自己能不能落着这两块田黄印他并不关心,但是他就是接受不了这两块田黄印在郑铮手里,更无法容忍郑铮因此获利。

  郑铮正要说话,却听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王诏低声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王诏双眼无神,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她将柜台上的盒子盖好,然后将这盒子拿起来,脚步踉踉跄请的往店外走去。

  “等等!”郑铮和郑北异口同声叫道,但王诏如若未闻,只是继续往店外走去。

  “啧……”

  郑铮“啧”了一声,转身从柜台后走出,三步两步走到王诏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王诏抬起头,已经哭的红通通的双眼直直的望着郑铮。

  她的眼神看的郑铮心里一揪。能让这个女王范的御姐哭的梨花带雨,并且毫不掩饰自己小女人的一面的,一定是对她极为重要的事情。看着这眼神,郑铮心里无端端的觉得有些愧疚。

  “请先等等,请先等等。”

  鬼使神差的,郑铮伸出手来,轻轻的擦干了王诏的眼泪。王诏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却也没有明显的抗拒。

  一旁的郑北看着王诏的样子,目瞪口呆。

  郑铮的语气极其的温柔:“我不知道这个玉镯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它对你而言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弄坏了它,对不起。”

  王诏如同未闻,身子一动,准备从郑铮身旁走过。

  “你给我好好听着!”

  郑铮心中不知怎么的生出一股豪气来,他用力的抓住王诏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郑铮沉声说道:“看着我,好好听我说。”

  这一声似乎有莫大的魔力,失魂落魄的王诏竟听话的抬起头望着郑铮。

  “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更不能欠一个女人的。弄坏了你的东西,责任在我,这件事情由我负责。我会将这玉镯修复的完完整整,然后再交给你。”

  郑铮的双眼没有丝毫躲闪的和王诏的双眼对视,语气坚定:“先在这里等等,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相信我,我可以做到。”

  看着王诏沉默不语,郑铮暂时松了一口气,他柔声说道:“现在,先坐在那边休息一下,等我和郑北谈谈。”

  王诏看着郑铮的双眼,郑铮没有丝毫退缩,坦荡的与之对视。片刻之后,王诏轻轻的闭上眼,叹了一口气,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她向着郑铮轻轻点了点头。

  看着王诏在一旁的椅子缓缓坐下,郑铮心中一定。他转身走向柜台,走过郑北身旁时,郑铮咬牙低声道:“干的好啊,郑北。”

  “什么干的好?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郑北冷笑着低声说道。

  “不说这个了,来聊聊吧,说说你的条件。”

  郑铮冷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和郑北在这些旁枝末节上较劲,他走回柜台,看着郑北说道。

  他现在虽然很想生撕了郑北,但是郑铮心里清楚,复原玉镯这件事情现在只有找郑北才行,其他人根本没法指望。即便是自己直接去郑家大宅找郑家人帮忙,但是有郑北从中作梗,这件事情九成九都得泡汤。

  “条件还是刚才的条件,这一点是不变的。不过我刚才想到了一点有意思的,你要不要听听看?”

  郑北眼见着将郑铮逼到了这个地步,心里舒爽之极。他心里清楚,现在主动权在他手里握着,他说的条件郑铮只有接受这一条路可走,所以郑北就再没什么顾忌了。

  “说说看。”

  就如同郑北所想的一样,郑铮根本没有反驳。他看着郑铮,无比灿烂的笑了笑,说道:“我要你在整个古玩街的店主面前摔眼镜砸算盘,并且……”

  郑北顿了顿,说道:“在这之后,我要你继续留在这个东来阁里,继续做你的掌盘子。”

  “够狠的啊郑北。”郑铮死死的盯着郑北,双眼都几乎喷出火来。

  郑北淡然一笑:“人不狠站不稳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