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赌约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5:33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473

“不说用墨的手段如何了,那不是特别容易鉴定的,我们就说说这纸张。这幅画所用的纸张虽然细密柔韧,但是正因为这一点,这不会是什么有年头的纸张,离现在顶多也就是个七八十年。这还是简单看看得出来的结果,谁知道这是不是故意做旧的。”

  “至于这幅画上,嘿嘿。”

  郑北的手指在画中一个牌匾上划了一划,然后说道:“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这幅画是真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么唯一能够让这幅画有价值的,就是这幅画是某位名家的临摹之作。但是你也不看看这幅画上的文字,这些文字用的可都是简体字的写法。”

  “更要命的一点是,这些字的顺序竟然还是从左至右,而不是古代的从右至左的读写顺序。这能说明什么?这就说明这幅画即便是临摹之作,也是一个根本没有半点常识的画匠,临摹了一副建国之后才被造出的有错的假画而已。”

  “真迹的临摹品如果出自名家之手,也能值个价钱,但是这出自无名小辈手中的错画假画,还能值什么价钱?就算是拿去烧火也都嫌纸灰大。”

  “至于这辆自行车……”郑北指点着那辆安静的停在画的一角处的自行车,忍不住笑了一声:“如果说其他的还能遮掩过去,还能隐瞒的住,但是这幅自行车该怎么跟买主解释?郑铮,其他的地方你没看出来我也就不说你了,但是这么明显的错误你都没能看出来……你可真是有点超常发挥啊。”

  郑铮等着郑北不再说话了,这才问道:“说完了?”

  “啊……”郑北看着郑铮一脸的泰然自若,丝毫不见他有什么惊惶悔恨,郑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发怔。

  郑铮摇了摇头,走向柜台,一边收起柜台上的《清明上河图》,一边向着背后的郑北说道:“你都能看出来的问题,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郑北,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你……”郑北一时语塞。

  将《清明上河图》卷起,郑铮转过身来看着郑北,摇头道:“既然这幅画都假成这样了,我还敢让他放在店里售卖,你难道还没看出来这幅画里面的好处么?”

  郑北被郑铮一番话堵的够呛,过了好一阵子郑北才勉强憋出来一句话:“死鸭子嘴硬而已。”

  “哼。”

  郑铮冷哼一声,摇摇头,将手中的《清明上河图》妥善放好,放进了柜台下的玻璃橱窗里。

  初见这幅画的时候,郑铮想的和郑北是一模一样的,他根本不觉得这幅画能卖出个什么价钱。这种假的不能再假的画,就算是当做工艺品出售也没人会要,更不要说当成古董去售卖了。

  但是当郑铮看到青铜天平对这幅画的反应之后,郑铮便不再坚持自己的这个想法了。

  当时他无意之间看了青铜天平一眼,下意识的眯眼一看,却看到青铜天平上出现了《清明上河图》的投影,而另一边的秤盘上,则是数个不停变换的筹码。

  之前青铜天平但凡是对一件物品做出了价值的判断,其判断都是固定的,一开始显示的是几枚筹码,后来显示的也是几枚筹码,从来没说有过什么波动。但是在青铜天平对这幅画进行判断时,郑铮发现青铜天平上的筹码竟然不断的变幻消散,或多或少,其判断的价格竟然没有一刻是平稳的。

  筹码最多的时候,筹码加起来所代表的价格能超过两百万,而筹码最少的时候,这上面的筹码加起来的代表的价格只有十三四万。

  这种情况从来没出现过,郑铮当时就多看了两眼。而青铜天平上筹码变化中的一个细节,吸引了他的注意:虽然那些筹码变幻不定,但是在那秤盘上,有一个代表“十万”的筹码从来都没有消失飘散过,稳稳的停在青铜天平上。

  这也就是说,这幅画的价值并不好确定,最高或许能卖到一两百万去,但是最低最低,这幅画的价值也不会低于十万。

  虽然还没弄清楚青铜天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青铜天平的这种表现已经让郑铮吃了一颗定心丸。

  既然这幅画最低也有十万块的价值,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不过即便如此,郑铮心里还是加了个小心,青铜天平这次的表现太过奇怪了一些,由不得他不多注意一点。也正是因为这份小心,郑铮才没有冒冒失失的将这幅画收下,而是和那个中年人签订了这么一份约定。虽然青铜天平估出了一个最低十万的价格,但是这幅画……看着那辆十分扎眼的自行车,郑铮还真不知道这幅画能不能卖得出去。

  此时郑北挑衅,郑铮却也不能将青铜天平的事情说出来,只能以这种方法轻描淡写的回击一下。其实在他心中,也并非没有担忧。

  “话可不要说的太满了,郑大少爷。”

  将《清明上河图》收拾好了,郑铮转过身来看着郑北,面带嘲弄的说道:“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最好还是在心里想想比较好。要是我真的将这幅画卖出去了,到时候郑大少你脸上或许就不太好看了吧?”

  “哼,我敢跟你打赌,你这幅画绝对卖不出去。”

  见郑铮这么说,郑北心里的火气立刻就上来了,说话很是不客气。、

  在郑铮手里吃过这么多次亏,郑北说话做事的时候也加了几个心眼,不再像一开始那么莽撞了。如果说是其他的玉器古玩之类的东西,郑铮或许能看出来更有价值的地方,将之顺利卖出盈利。但是这幅画可绝对不是什么古董,这一点郑北心里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

  如果这幅画换做其他的东西,郑北吃过这么多次亏之后或许还要加点小心,但是这么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清明上河图》,让郑北说话的时候信心满满。

  “打赌?抱歉,这幅画我就算是卖出去了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又跟你做的什么赌局?”

  说到这里,郑铮摊了摊手,说道:“再说了,我现在可没什么能拿得上台面的赌注,没法跟你打这个赌。”

  “听你这么说,你是很有信心卖出这幅画了?”郑北听出了郑铮话里的意思,挑了挑眉毛问道。

  郑铮点头道:“让我好好看看这幅画的话,这幅画我还真不怕卖不出去。”

  “好啊。”

  看郑铮说的利落,郑北眼珠子抓了几转,心里便浮现出一个想法来。他向着郑铮呲牙一笑,说道:“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就跟你打个赌,就赌你卖不卖的出去这幅画。至于赌注么……”

  郑北心里早就为郑铮准备好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赌注,现在说出来顺畅之极:“如果你愿意和我赌一把的话,我先前和你提的要求就宣告作废。如果你真的能把这幅画卖出去的话,那我就愿意无偿帮助你修复小诏的玉镯;如果你没有卖出去这幅画的话……嘿嘿,你之前答应我的事情,现在正好可以来当做你的赌注啊。这样一来,你摔眼镜砸算盘的事情不也名正言顺了么。”

  说完,郑北看着面露讶异之色的郑铮冷笑不语,等待着郑铮的回答。

  “你说的当真?只要我能将这幅画卖出去,你就修复小诏的玉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