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不合适的买主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7:0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480

“郑掌柜的眼光……果然犀利的很啊,我眼光差劲,还就真没看出来个什么妙处来,惭愧。”

  见郑铮询问,青年人虽然觉得这幅画差劲到了极点,但是却也不好把话说的太难听了。他说话之时不住的打量着郑铮的神色,言辞也相当小心,看起来还在照应着郑铮的面子。

  看青年人这么说,郑铮倒是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了。他一开始还以为这青年人是被郑北说动了来讽刺他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青年人来的也并没有什么恶意。

  郑铮笑笑,问道:“这幅画什么水平我心里有数,您也不用照顾我的面子……对了,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

  “我叫徐然。”青年人笑道。他看了看一旁坐着的郑北,眼珠转了转,走近郑铮身旁,压低了声音说道:“郑掌柜,咱平日里虽然没什么交情,但是也都是见面熟的人。您这幅画……说句不太好听的,收了这幅画确实有损您的招牌。那边坐着的那个人让我过来,我就过来看个热闹,也想提醒郑掌柜您一句。这东西……您可要妥善处置啊。”

  徐然这么说话,倒是让郑铮心里一暖。他知道徐然说这番话也是好意,但是现在却没法将这里面的事情全告诉他,于是郑铮微微摇头,说道:“我有一个难处,必须在这幅画上找个解决的办法,这件事情虽然看起来荒唐,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您的提点我记下了,心里实在是感激,但是现在事忙,也照应不了您。不如您就在这坐着等会,等我把这件事情弄完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我就是看在同在古董街的这份关系上,来提醒郑掌柜一声。既然郑掌柜有自己的原因,那我也就放心了。”

  徐然说完,向郑铮摆摆手,偷偷指了指一旁坐着的郑北,说道:“那位……我不知道他跟您是个什么关系,但是我看他在古玩街晃荡了好一阵子时间,估摸着也和其他古玩店的掌柜老板说了点什么。”

  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妈的,我们古玩街虽然都是在一起做生意的,算的上是冤家同行,但是这么一个外人来这搞风搞雨的算是怎么回事?这可落得是我们整个古玩街的面子。我得去和其他的认识的掌柜通个话,怎么的也不能让他们帮了外人落我们自己人的面子。”

  “这……谢谢了。”郑铮这一声谢说的真心实意。郑北通知古玩街里的掌柜的,为的就是让他在所有人面前跌面子,徐然愿意从中调停,这对郑铮来说算是帮了大忙了。

  “别说谢,如果是古玩街里的其他人跟你卯上了,我或许还会在一边看个热闹。但是不管咱古玩街里怎么闹着玩,也是咱们爷们儿自己的事情,这个外人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来,这可不能忍。”

  徐然说完,冲郑铮摆摆手,离开了东来阁。

  郑北看着徐然离开,冷哼了一声,却并没有任何失望的表情。

  “难道这货还有其他的办法?啧啧……看起来这一次他确实很用心呐。”郑铮可以肯定,刚才他和徐然之间的对话郑北也听到了,但是看着郑北不为所动的样子,郑北显然还有其他可以依仗的办法。

  “老板,生意兴隆啊。”

  这时,一个中年人推门走进,环视店内一圈之后,向着柜台旁的郑铮打了个招呼。

  “您是……”看着这个陌生面孔,郑铮拿不准对方来意,迟疑问道。

  中年人嘿嘿一笑,却不理郑铮,转而向着坐在一旁的郑北堆笑道:“郑少爷,好久不见了。”

  “妈的,这老货看起来才是郑北请来的正主啊。”

  看着中年人和郑北十分熟稔的样子,郑铮心里顿时就明白过来了。郑北之所以不在乎徐然的离开,原来是联系了和他相熟的人过来。

  那中年人浑身上下穿戴的相当精致,看起来很有点家底和品味,不是郑北临时找过来充数的。郑铮心中暗骂一声:“还真够豁本的,为了打击我,郑北你还真是不遗余力。”

  “不知那幅画现在在哪儿?也好让我开开眼,看看这与众不同的《清明上河图》。”

  中年人和郑北寒暄客套了几句,说道。他一边说着话,双眼一边打量着郑铮,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讽之意。

  知道这是郑北的人,郑铮心里也明白,这个中年人过来之前郑北肯定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好了。见中年人妖看画,郑铮心里冷冷一笑,脸上却没有露出半分的不满来:“画就在这里,您请自便。”

  高同扫了一眼放在柜台上的画,却不急着去看,转而向郑铮说道:“这位是郑掌柜的吧?年纪轻轻就能在这古董店里掌柜,还真是年少有为啊。我叫高同,郑掌柜的叫我老高就行了。”

  他话说的虽然好听,但是说话时高同却重重的咬着“年纪轻轻”这四个字,语气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不屑。

  古董行是最看资历和经验的行业,年轻人在这个行业里基本上得不到重视。这也不能说是偏见,只是那些刚入行的年轻人确实缺少一些经验和长年累月鉴定古玩熏陶出来的眼光。

  所以在古董行里排资论辈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看各人年纪大小,再看入行多长时间,这方法虽然有些粗陋,但是多数时候都是靠谱的。

  高同一见郑铮,心里便很有些轻视的意思。

  郑铮在郑家大宅出了不小的风头,这事情他倒是也知道,但是高同心里还是觉得,郑铮不过是运气好了一些而已,论及鉴定古玩的眼光和经验,他怎么能比得上浸淫此道数年的自己?而当他一听郑北说郑铮要售卖一副假的不能再假的《清明上河图》的时候,高同立刻就赶了过来。

  他来意很简单,一是为了落一落郑铮的面子,摆摆自己老资格的架子,让他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二是交好一下郑家的郑北郑大少,好让自己能够进入郑家的视线中。

  高同虽然入行二三十年,也算是老资格,但是在郑家眼里却还没什么分量,所以之前郑家老爷子寿辰的时候,高同并没有接到邀请。

  而现在,高同已经将之视为自己被郑北重视,进入郑家视线的最好机会了。所以他今天一来,就憋足了劲儿,准备好好的折辱郑铮一番,顺了郑北的意。

  “老高是吧?”知道对方来意到底是怎么回事,郑铮也犯不着和这个高同客气,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看你和郑北关系不错,但是怎么没在老爷子寿辰的时候见过你?郑北这么倚重你,那天怎么没见到他身边带着你?”

  郑铮这一番话却正戳中高同的痛处,他的脸色登时便有些不自然了。即便是在一旁坐着的郑北此刻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件事情圆过去。

  郑铮见两人脸上都是尴尬,心知已经杀了高同的锐气,倒也不穷追猛打,只是冷笑两声,便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嘿……嘿嘿。”

  高同干笑两声,心里对郑铮更是恼恨。他这次前来本就没抱着什么好心思,郑铮这一番话弄的他脸上无光,更让高同心里窝火。他心里暗骂了郑铮两声,走到了柜台旁,仔细的看起那副《清明上河图》来。

  “啧啧,郑掌柜的,你这幅画还真是有点意思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